公益阅读网

无广告免费公益阅读网

老枪——老兵最后的战斗 一OO、英雄父子

老枪——老兵最后的战斗 一OO、英雄父子封面

作者:匿名  日期:2020-07-05

选择坡上孤立的大树下为射击阵位,以为隐蔽,其实显眼;再加上自身伪装不够,胤龙低头看了看自己军装和军帽上的红五星和红领章……这些都是伏击、打冷枪的大忌。吸取首次射击的教训,胤龙深深体会到隐蔽的重要性,只有隐蔽和保全好自己,才能更多更好地杀伤敌人。他遮住了自己身上的红五星和领章,就地取材重新为自己和自己的枪支作了伪装,这才悄悄地来到山坡的另一面,这里长着接近一人高的茅草,非常利于隐蔽。这次,他学精了,每次只打一至两枪,然后就转移位置。

胤龙看得见敌人,敌人却无法发现茅草丛里的胤龙,高地上的越军被陆续打倒了一片,却始终没有找到打他们的人。胤龙打一两枪就换一个地方,一枪一个,几不落空,打得得心应手,就像训练时打移动靶一样轻松,直到山下的枪声渐渐平息,估计同志们都已经平安通过山谷,他才悄悄地滑下山坡,追赶部队去了。

半道上恰巧遇见那个敌人稍卡,想绕却又绕不过去,干脆就把它端了,免得他祸害咱们的后续部队。孙班长他们被越军追赶,陷入绝境时,胤龙听到枪声兴冲冲地赶来,以为是追上自己连队了,谁料却见到越军在欺负自己同志和伤员,于是便毫不客气地在越军的后面出手了。那十几名越军把注意力都集中在孙班长他们身上,满怀欣喜地以为可以将几个弹尽粮绝的掉队散兵和伤员手到擒来,去向他们的领导邀功请赏,没想到却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连是谁在他们背后开枪打他们都没看清楚就一个一个报销了……

由于部队打扫完战场后,就接到命令将阵地向后续部队移交,连队当天晚上即开拔继续接受新的战斗任务,所以没来得及详细向胤龙核实具体毙敌的数量,李连长当时颇为遗憾,在心里暗暗地说:只能等战后了。谁曾料到,这个遗憾却永远无法弥补。就在两天后的一次战斗行军中,胤龙同他们班的其他战士一起走在一条公路上,担负全连的尖兵。看到小家伙那么喜欢那个他自己缴获的苏制望远镜,李连长特准他暂时保留使用,待战后再上缴,谁知道就是这个决定让李连长悔恨终生。

那天,胤龙就是胸前挂着这副苏制望远镜走在全连的最前面。转过一个弯道后,突然从前方的密林里飞出一颗罪恶的子弹,子弹穿透了胤龙的胸膛。二班的战士们看见,胤龙捂着胸口回头深情地望了一眼身后的战友和远方的祖国,“轰”地倒下了,连一句话也没有留下。

全连的战士冲上前去,用愤怒的子弹扫荡匿藏在密林里的敌人。可是,我们的英雄却永远地闭上了他那双机灵而锐利的双眼,再也看不见战友们悲伤的泪水了。

“五十六名”――胤龙的歼敌数字是战后根据战友们的所见统计出来的,每一个都有据可查。事实上当天胤龙身上携带的一个基数一百二十发子弹差不多打完,以他的枪法实际歼敌数目应该大大超出这个数字。

但即使是这个数字,也是有据可查的我军士兵个人使用五六式半自动步枪的最大歼敌数字,至今仍未被打破。

战后,中央军委追授刘胤龙同志为“特级战斗英雄”,并专门授予其“虎胆英雄”光荣称号。

窗外的天空已经渐渐地泛起了绯红的朝霞,但是程诺却捧着电脑满脸的热泪,心绪澎湃。

这是多么可爱而可敬的英雄父子呀!他们为了共和国流血、流汗,甚至付出自己年轻的生命。

我们怎么能看着他们再次流血、流泪?

程诺擦干眼泪,拿起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