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阅读网

无广告免费公益阅读网

老枪——老兵最后的战斗 二十五、龙潭虎穴

老枪——老兵最后的战斗 二十五、龙潭虎穴封面

作者:匿名  日期:2020-07-05

桃花寨位于峡谷尽头悬崖顶部一块稍为平坦的台地上,原本只是不足十户人家的一条小山村,候老大看中了这里的险峻和隐蔽,占据后改名为“桃花寨”。原先雷队长跟老人们采药时也上过桃花坪,但自从土匪们盘踞后雷队长和附近的村民们就再也没有能上来过,这一见让雷队长有些惊讶:经土匪们这几年的修整,寨子的范围扩大了整一倍有余,并修筑了寨门、寨墙等防御工事,简直就是一个堡垒。

因为得到了半道上放哨土匪的通报,桃花寨的土匪们已经做好了准备,寨墙上站满了人,黑洞洞的枪口正瞄准寨门外的李团长等三人。

“候老大,别来无恙?兄弟李国柱今日特地登门造访。”

李团长洪亮的声音在山野里回响,传遍了小小的桃花寨。

在确认八路军在寨子外面只有李团长他们三人后,寨门打开了,一个土匪小头目出来传令请李团长他们进去。

寨子里多是些就地取材的低矮房子,从寨子的围墙到房屋的山墙都是石头砌就的,甚至连屋面也是石头,只是用于铺设屋面的石片较薄,整个桃花寨就是一个石头的城堡。寨门后面是一块约摸二、三百平方米稍为平整的土地,那就是土匪们的校场了。 “校场”后面有一座青瓦建成,戏台一般的独特建筑,戏台比“校场”地面高出几个台阶,在整个石头的城寨里显得鹤立鸡群,格外惹眼,那就是土匪们的“检阅台”、“聚义厅”了。“校场”上土匪们全体列队虎视眈眈地注视着李团长他们三位不速之客,几个匪首已经端坐在“聚义厅”上,中间那位戴黑毡帽、穿黑绸外衣的就是匪首候老大了。

望着刁老三被李团长他们三人绑着带到台前,候老大瞪大眼睛道:“李团长,这是怎么一回事儿?”

李团长不露声色道:“还是等刁老三自己回答候爷吧。”

“……”刁老三面有难色,望着二头目谢金荣支支吾吾地不敢作声。

李团长不急不躁,右手按着心口说:“候爷,这件事儿的是非曲直咱们心照,姑且放下不说,但那是怎么一回事?请候爷说明白。”

李团长指的是操场后面厢房关押着的那些青壮年男女村民,他一进寨门就瞟见了。那是谢金荣为增厚在鬼子那里的资本而带人这两天在谷外的几条村子掳回来的,男的编入队伍向鬼子充数,女的则准备赏给手下当老婆。

“难道候爷真的准备死心塌地当汉奸,鱼肉咱太行山的父老乡亲?”

“这……”候老大一脸的羞愧。

“姓李的,别血口喷人!他们可都是自愿加入我们桃花寨的。”

谢金荣“嚯”地从太师椅上跳了起来,目露凶光,手里的驳壳枪直指台下李团长等三人,恶狠狠地道:“大哥,一不做二不休,既然这三个八路主动送上门来,那咱们就不要客气,把他一块儿做了,刚好给武田少佐当见面礼。”

说着右手拇指打开了驳壳枪的机头……

“叭!”

枪响后,出乎在场的所有人意外的是――李团长、小李等三人依旧活生生地伫立在聚义厅前,反倒是匪首谢金荣从戏台上一头栽倒到台下。子弹正正从前额打进,后脑穿出,污血和脑浆迸了一地,当场就毙命了。

但是,操场和寨墙上的一百多双眼睛,谁也没有看清楚到底是谁开的枪。

“谁敢动?”

警卫员小李几乎在枪响的同时拔出两支驳壳枪同雷队长一道护在李团长面前,枪口直指面前的几名匪首。

“都不许开枪!”

候老大站起来大声喝止他的手下。他看得很清楚,这一枪不是眼前的这个小八路打的,也不是他的手下放的,甚至都不是在这座寨子里的人开枪打的。候老大完全看不上那个大个子土八路手里的老套筒,但是,对眼前这个小八路手中的枪他却很熟悉,右手那把是9毫米口径的“大号盒子”,左手的是7.6毫米的“小号盒子”,两把都是德国毛瑟厂的原装驳壳枪,装弹20发,射速每分钟900发。这位小八路握枪的手势是枪身放平,手心朝上,左手枪口向右前方,右手枪口向左前方。作为同样也是使惯此枪的老手,他当然明白这是解决此枪射击时枪口向上跳的唯一、最佳射击方式。眼前这个小八路如果真的把两只食指扣下去,他左手的枪将会自动向左弧形扫射,右手的枪则向右弧形扫射,这样的话不消一秒钟40发子弹将全部打在一个90度扇面内,也即是说即使面前这三个八路同时也会被自己的手下干掉,但包括自己在内在这戏台上的所有人应该都将同时变成筛子,双方同归于尽。

李团长依然面不改色,他端坐在匪首面前的椅子上,目光炯炯地盯着候老大说:“候爷,你不会也认为我就带两个人也敢上来替上、下坪和柳树村的乡亲向候爷讨说法吧?”

李团长一面说着,一面举手做出了个手势。

“当!”

突如其来,尖锐而响亮的声响让在场的所有人的心都不禁为止一颤,那是金属迸裂的声音――子弹击中了戏台檐口下悬挂着的、海碗般大小的铜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