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阅读网

无广告免费公益阅读网

苍狼惊世录 第六章

苍狼惊世录 第六章封面

作者:匿名  日期:2020-07-05

“家主,前面六十里就是九方山”山下黑色队5里一名老人说。

“六十里,‘夜影’的斥候从来都是放到一百五十里外,想来他们已经有所准备”瞻台子羽幽幽地说。

“家主,敌人已有准备,我们怎么办,强攻吗?”另一名年轻的魂术师说。

“不急,看看再说”

众人便不再说话。

“砰!”突然出现的响声打破了沉寂,不远处两名魂术师带着一名黑衣人来到瞻台子羽面前:“宗主,我们抓到敌方斥候。”

瞻台子羽看着面前的黑衣人,那是个年轻的男子,面罩已被拿掉,两只琥珀色的瞳孔中没有任何感情,原本清秀的脸上满是各种伤痕,右手齐根断掉,伤口呈黑色。正看着,黑衣人突然张嘴,两道绿色的火光从他嘴里喷射而出!火光在瞻台子羽身前一尺的地方自己熄灭了,仿佛有一道屏障在保护着瞻台子羽,黑衣人脸上满是惊讶。瞻台子羽笑了:“‘蝎火’,看来你在‘夜影’中呆的时间也不短了,已经可以使用‘蝎火’,也罢,既然你一心求死,我便成全你。”说完,瞻台子羽左手在胸前结印,然后食指轻点,黑衣人瞬间全身冰凉,像是被冻住了一般,原本在左右架着黑衣人的两名魂术师此刻也都感觉寒气入体,连忙向两边分开。就在黑衣人的身体被冻结的一刹那,赤色的火焰从他体内燃起,黑衣人全身被笼罩在冰与火之中,场面说不出的诡异。

“这......这是‘逆术’,传说‘逆术’是和噬魂九术一同在阳河大战中遗失的秘术”黑衣老人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没错,‘逆术’确实是在阳河大战中被遗失,但是我在锻造弑神杖时,从六祖的魂魄里重新学会了‘逆术’”

“宗主,既然地方已将斥候派到我们眼皮底下,那我们是不是也应该做些什么,毕竟来而不往非礼也。”一名中年魂术师说。

“嗯,命前卫结‘残月阵’。”

“是!”

魂术师前卫

“传宗主令,结残月大阵!”

两千名魂术师举起右手手杖,左手呈火焰状在胸前结印,面朝西方开始祝祷:“残月西极,光照残躯,月影西斜,无畏无惧。”同时双脚开始舞蹈,渐渐每个人脚下都出现了一个由脚印组成的月牙,有淡淡的蓝光从阵中升起。“‘残月阵,动!”负责指挥的魂术师突然大喝,蓝色光芒瞬间暴涨,同时在远处的九方山上凭空出现了一轮蓝色的月牙,蓝光慢慢开始蔓延,所到之处不断有人倒下,“大统领,山下的斥候几乎全军覆没,陷阱也都被破坏!”

“他妈的!”大统领骂了一句,随即恢复了冷静:“慕容,带两百‘魔影’跟我来,其他人等我的信号!”

“是!”

瞻台子烈问身边的黑衣人:“‘魔影’是什么?”

“‘魔影’是‘夜影’里最精锐的刺客,只有从来没失过手并且杀人数在千人以上的刺客才可以加入,如果一旦失手,就会立刻被剔出‘魔影’队5,一旦被剔出,将是无比的耻辱,每一个被剔出的人无一例外的都会选择自裁。”

“应该来了”瞻台子羽喃喃地说,“传令所有人做好准备。”

“是!”

两百名身穿黑色皮甲的身影悄悄靠近了魂术师们,他们的皮甲是用穿山甲的鳞片制作,轻便坚固。两百名顶级刺客从四面八方包围了两千名魂术师。

大统领左手微微抬起,他身后的几名刺客拿出竹制吹管,几声极其细微的响声后,数名担任警戒的魂术师命丧黄泉,接着两百名刺客同时发动,从各个匪夷所思的角落出现,往往只是一闪,或是一道银光,便有一名或几名魂术师倒下。

就在刺客们尽情施展自己精准的刺杀技巧时,魂术师们也开始了反击,无数的祝祷在阵中响起,各种魂术,开始施展,刺客们突然发现自己的动作开始变得迟滞,反应也开始下降,随着一名刺客被秘火烧成灰烬,‘魔影’第一次出现了伤亡。

“发信号!”大统领对身边的刺客说。

那刺客从腰间抽出一根细竹棒,随即用火石将其点燃,竹棒燃烧发出黄色的烟,分外显眼。

九方山上的刺客看见信号纷纷冲进魂术师阵中,开始了刺客和魂术师的最后交锋。

“来了!”瞻台子羽说。

“宗主,‘夜影’的刺客只有区区千人,我们可以轻松消灭他们。”

“不可轻敌,随我来。”

“当”大统领必杀的一刀被挡下,来者是浑身被黑色斗篷包裹的身影,一柄青铜色的七尺手杖横在胸前。

“来者何人!”大统领问道

身影摘下兜帽,露出一头灰色的长发:“在下苍南派瞻台子羽。”

“瞻台子羽!你就是瞻台子羽?”

“没错,想不到鼎鼎大名的‘夜影’大统领竟然会是个如此的年轻人,对吧,薛慕白?”

“你......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这你就不用知道了,你只用知道你就快是个死人了。”

“哼,就凭你,想杀我还嫩了点儿!”说罢薛慕白旋身而起,短刀“挽歌”势如奔雷,转眼便将两人的距离拉近三尺,瞻台子羽不敢轻视,右手铜杖挥出,想要封住短刀,没想到薛慕白却以极快的速度将短刀由刺换为横扫,直取瞻台子羽小腹,瞻台子羽大惊,左手结印,片刻之间“燃木之术”已然发出,薛慕白眼见火焰激射而来,竟凭空跃起丈余,堪堪躲过。“人说瞻台家魂术第一,没想到武术也如此不凡。”薛慕白平息了一下胸中气息,短刀交到左手倒握,刀柄在前刀刃在后,不等瞻台子羽吟诵密咒,右脚蹬地,短刀斜斩,取瞻台子羽面门!瞻台子羽一声长啸,迎着短刀来势,不躲反进,铜杖横扫,想要凭借兵刃的长度击碎薛慕白的头颅。没想到薛慕白这一下竟暗藏后招,左手拇指一按刀柄上的一个突起,整个刀身竟然飞出!原来“挽歌”短刀刀柄中空,刀身与刀柄有一条细铁链相连,只要一按刀柄上的突起,便可变为链子刀。瞻台子羽见刀势甚快,双手用力将铜杖有横扫变为上挑,“当”铜杖已经和链子刀缠在一起。薛慕白见不能取胜,右手向腰中一插,拔出时手上已套上铁爪,爪长三尺,带剧毒,沾者必死!薛慕白右手直刺,脚步丝毫未停,铁刺森森,取瞻台子羽左眼!

瞻台子羽见来势汹汹,急切之间咬破舌尖,一口鲜血喷到右手,右手跟着一挥一指,只见地上的尸体竟一个个站了起来!

“‘控尸术’!”薛慕白大惊脚下步伐减慢,瞻台子羽抓住机会完成了一次吟诵:“亡者未远,跪听我命!”以瞻台子羽为中心,百步之内的尸体都已站了起来!“尸武大阵”已然发动。

一名刺客刚刚砍下了一名魂术师的头,就看见失去了头颅的魂术师又站了起来,双手刺入刺客的胸膛,活生生的掏出了他的心脏!无数被操控的尸体用自己锋利的双手收割着战场上的每一个生命,不分敌我。几名年纪稍大的魂术师连忙拿出随身携带的硫粉和磷粉,将鳞粉洒在地上点燃,将硫粉抹在自己身上,活尸最惧怕的就是磷火和硫磺,其余的魂术师纷纷效仿,一时间战场上磷火点点硫磺冲天。

就在“夜影”的刺客们苦苦支撑的时候,北方传来了阵阵号角,瞻台子羽的脸色瞬间变了。

瞻台子羽抬起头,望着号角响起的方向:“所有人,结尸武大阵!”四千名魂术师同时喷出一口鲜血,接着整个战场的尸体全都站了起来,迈着僵硬的脚步走向号角响起的方向。而那些被打残的‘夜影’刺客此时也获得了喘息之机,退出战场,在山下列阵。

号角之后是模模糊糊的马蹄声,马蹄声渐渐清晰,如雷声一般的响起,无数身披链甲的战马带起一阵烟尘,马上骑士打着一面日月飞鹰的大旗,三万名星海铁骑手持骑枪出现在九方山后,在距魂术师五百步处列成楔形阵。接着一匹黑马突兀的出现在阵前,马上是一身黑甲的瞻台墨离:“瞻台子羽,现在该是你交还一切的时候了。”

“我的叔叔,别来无恙。”瞻台子羽微微躬身。

“子羽,我现在有三万铁骑,形势不如从前啊。”

“没错,我确实没想到你能以重骑兵一日一夜疾驰五百里的速度从霜卫城到这儿。”

“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说的?”

“你虽然有三万铁骑,但也不一定能冲破我这尸武大阵。”

瞻台墨离举起左手,三万铁骑慢慢策动战马,整个楔形阵开始缓缓移动。四百步,三百五十步,二百五十步,一百步......速度越来越快,那些带有朔北马血统的战马开始全速奔跑,最外层的骑士放平了手中一丈二尺的骑枪,整支骑兵如凿子般钉进了面前的尸阵中,数百具尸体被巨大的冲击力撞飞到半空中,尸阵出现了一个口子,但是那些没有感觉的尸体很快堵住了口子,干枯但仍然有力地的双手直接穿透了马匹的链甲,超过一百匹战马被放倒。楔形阵中的姜云霆长枪高举:“变雁行阵”,周围的传令兵用令旗传下将令,楔形阵后的骑兵向两边散开,呈雁形阵继续冲击着尸阵,但是很快,骑兵们发现骑枪的直接冲刺无法对尸体造成实质性伤害,那些被撞飞的尸体很快又站起来。“瞻台先生,怎么办,那些尸体杀不死!”瞻台墨离微微一笑:“他们本就是尸体,还怎么可能被杀死?”“那怎么办?”“想要杀死尸体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杀死控制尸体的人。”姜云霆想了片刻,大声下令:“第一队,投枪!”,整支大军仅仅只是停顿了一下,然后数千只骑枪被投掷出去,越过尸阵直接命中了尸阵后的魂术师,身穿布衣的魂术师对一切武器的抵御力为零,更不要提是星海铁骑的投枪,无数魂术师被骑枪直接贯穿,是真失去了控制者,大量尸体瘫倒在地。

“不愧是瞻台墨离。”瞻台子羽冷笑一声,铜杖高举,从杖首骷髅头的双眼中发出两道黑雾直射天空,黑雾到了半空中向周围散开,如同一个罩子一般渐渐把整个魂术师队5都包裹了起来,骑枪碰到黑雾都直接被融化。有了保护的魂术师纷纷割开手腕,那些原本瘫倒的尸体又站了起来,扑向星海骑军。

“都让开!”瞻台墨离大喝一声,咬破指尖,用血在半空中画下一个复杂的图案,然后右手银杖重重点在图案中心,一道红光从图案中心发出,直射那层黑雾,红光一接触到黑雾,立刻发出“滋滋”的声音并伴有火花,只见黑雾边缘慢慢变成红色,就如同一块被烧红的生铁一般,红色越来越亮,黑雾中开始出现龟裂纹,然后如同薄冰一样突然碎裂,黑雾消失后红光余力不减,直奔魂术师!被红光击中的魂术师浑身燃起大火,那火焰不想寻常火焰一样是呈放射状,而似乎是附着在身上一样。

“‘血炎’,厉害。”瞻台子羽说完一震铜杖,原本束在脑后的长发散开,竟然变成火焰状!

“‘死魂术’!姜将军,快撤!”说完瞻台墨离抓住姜云霆的腰带,低哧一句“遁!”和姜云霆一起遁出一百里。

“全军撤离!”

但是为时已晚,瞻台子羽猛地将铜杖插入地面,灰色的能量波及开来,竟然覆盖了整个战场!

能量过后,整个战场除了瞻台子羽其余的活物已经全部变成骷髅!半跪于地的瞻台子羽缓缓站起,看着凭借一己之力造成的杀戮,低低的笑了,笑声越来越大,渐渐变成了一种渗人的枭叫。

百里之外的高岗上,瞻台墨离和姜云霆看着超过五万具骷髅说不出话来,半晌,姜云霆问:“瞻台先生,这就是‘噬魂九术’中的‘死魂术’?”

“没错,死魂一出,百里之内人畜皆为骷髅。”

“那瞻台子羽岂不是要占领九方山?”

“他现在只有一个人,而且使用死魂术非常耗费魂力,此刻的他就连一个普通魂术师也打不过,更不用说什么占领九方山,姜将军,我们可以回去了”

“那在主公面前该怎么说?”

“就说我们与数万魂术师大战,最终瞻台子羽重伤逃遁,魂术师全军覆没。”

“这样也好,先生,我们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