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阅读网

无广告免费公益阅读网

苍狼惊世录 第三章

苍狼惊世录 第三章封面

作者:匿名  日期:2020-07-05

赫连天刃刚想说什么,远处马蹄声又起,十余匹战马向着赫连天刃狂奔而来,马上骑士手持弓箭,为首那人大喝:“奉霜卫城主薛麟将军之命,捉拿朔北奸细,旁人速退!”说罢右手一松弓弦,羽箭离弦而出,直取赫连天刃眉心!

“铛!”一声轻响,羽箭在赫连天刃身前三尺处被挡下,那老人缓缓收起连鞘的重剑,眉宇间满是轻蔑。

“大胆!竟敢阻碍捉拿要犯,给我杀!”为首骑士大怒。十余支羽箭射向老人。

老人没有躲闪,反而策动坐下白马向着羽箭奔去,“小心!”赫连天刃大惊。

老人笑了,一拉缰绳,白马腾空而起,向前跃出丈余,老人在半空中挥出重剑,青铜色的光芒瞬间暴涨,白马落地,羽箭全部射空,重剑横扫,两名骑兵身首异处,其余的骑兵抽出刀剑,将老人围在中间,白马没有动,静静地站在中间,老人横剑身前,如山峰一般屹立。

白马忽然动了,来自草原深处的神骏向前跃出一步,然后人立而起,用两只碗大的前蹄将面前那匹马踢倒,老人侧身挥出重剑,将另一名骑兵斩于马下,其余的骑兵同时驱动战马,刀剑齐举向老人砍来,老人向后一仰,顺势躺在马背上,重剑自下而上斜挥,封住了刀剑的进攻,然后手臂猛然发力将刀剑全部推开。老人猛然坐起,松开马镫,左手在马鞍上用力一撑,而后如大鹰一般从马上跃起,回身一剑将身后的三名士兵连同他们的武器一同斩为两段。剩下的骑兵被这一幕吓呆了,就在他们愣神的时候,老人再次策马上前斩下了六颗头颅。剩下的三名骑兵看到这一幕早已忘记了任务,调转马头就要逃跑,却被队长持刀拦下:“孬种,都不许跑,他只是一个糟老头,大伙儿一起上,杀了那老不死的!”剩下的骑兵迫于队长的威胁,战战兢兢地冲了上去。老人轻蔑一笑:“明知道必死无疑却还是要冲上来,愚蠢。”说完催动白马,重剑自上而下劈出,一名骑兵从肩到腰出现了一道裂痕,接着重剑去势不减,上挑直刺,一名骑兵被穿在了剑刃上,一名骑兵挥刀向老人砍来,老人重剑平斩,将穿在剑上的尸体砍开,长剑余力不减,斩下了那名骑兵的头颅,剩下的骑兵队长见状大惊,再也没有了刚才的勇气,调转马头狂奔,被老人追上一剑结果。

赫连天刃目睹了这一切,老人回到他面前,缓缓把重剑收回鞘中:“孩子,他们为什么追你?”

“实不相瞒,我是朔北世子赤那思•苏木尔,两个月前霜卫城主薛麟支持我叔叔苏和叛乱,杀死了我父汗占领了金帐,我逃到霜卫城,却被薛麟手下的魂术师用锢魂术禁锢了力量关进了地牢,后来被一个老人救出,那个老人让我到凤鸣谷找无为派唯一的魂术师明子虚先生帮我解除禁锢,我一路上都在躲避这群人,没想到还是被他们发现了。”

“明子虚?”老人喃喃自语,“‘无为天清’明子虚?”

“老人家,难道您认识明子虚先生?”

“十年前我和明子虚有过一面之缘,那时候世上还有一些无为魂术师,想不到仅仅十年,就只剩下一个了。”

“老人家,那您知道凤鸣谷在哪儿吗?”

“凤鸣谷啊,那是一个桃源般的地方,离这儿向南大概十天路程。”

“多谢老人家。”赫连天刃躬身行礼,就要转身离去。

“孩子,等一下。”老人把他叫住。

“老人家,还有什么事吗?”

“孩子,我和你一起去吧。”

“不用麻烦了。”赫连天刃准备拒绝。

“呵呵,反正我也是个闲人,就陪你走一趟,顺便见见老朋友。”老人爽朗的笑了。

“既然如此,那就麻烦您了。”赫连天刃再次行礼。

夕阳里,一老、一少、一马。

霜卫城,青云阁。

“啪”一只名贵的青瓷茶杯被重重的摔在地上,飞溅的碎片全部打在半跪于地的黑衣人身上,黑衣人没有躲闪,只是低着头。

黑衣人面前十步的地方,摆着一张紫檀书几,书几后坐着一个身着天青色长袍的独眼男人,正满面怒容的看着黑衣人:“废物,全是废物!几百人追一个小孩儿居然一无所获?笑话!”

“城主息怒,我们还有一只小队没有回来。”黑衣人说。

这是一名身穿铜甲的传令兵跑进青云阁,半跪在地:“城主,三天前有一支轻骑小队被发现全军覆没于固原城南三十里的官道上。据飞鸽传书说是我们拍去追朔北世子的人。”

“混账!”薛麟一掌拍在书几上,一张紫檀书几被拍得粉碎。

“城主,那只小队的尸体在固原城南,就说明赤那思是在一直向南走,我们在派出人马向南追,一定可以追上!”黑衣人说。

“也罢,姜云霆,就派你带领三百星海铁骑即刻南下,务必把那个小杂种的人头带回来!”薛麟对黑衣人说。

“是!”黑衣人转身离开青云阁。

烈元城,喾帝国的皇城。

伴随着悠长的铜号声,高达七丈的城门缓缓打开,一支庞大的队伍慢慢走近。

街道两旁早已站满了人,每隔五步就有一名身披铜甲的士兵将人群拦在街道两旁。

两千名身披薄钢甲的御林军骑兵出现在街道的尽头,沉重的磨砂头盔上插着三支白色的羽毛,每个骑兵手中都高高擎着一面大旗,金丝编织的旗面上绣着三支白羽,那是喾帝国皇族秦氏的黄金白羽旗,骑兵们骑乘的马匹高度都是同样的七尺,那些披着钢制链甲的白马踏着若隐若现的鼓点缓缓走出城门。

骑兵之后是一万两千名御林军步兵,身穿沉重钢甲的士兵们被淹没在骑兵带起的沙尘里,但是他们手中的长枪重盾和背后的硬弩利箭依然闪着耀眼的光芒。之后出现的是数百辆大车,那些金属大车每一辆都被五头公牛拉着,车上满载盔甲、长枪、重盾、弩矢,驾车的驭手挥动着长鞭驱赶着公牛前进。

御林前锋营之后的是数百名身穿锦袍、手持笏板的人,他们是烈元城里的公卿望族,平时都是高高在上的人物,而现在却都一个个表情严肃恭敬。

铜号又一次响起,“咚、咚、咚、咚”低沉的鼓点清晰地传入每个人的耳朵,远处出现了四驾马车,每辆车由四匹驭马拉车,驭马分青、红、皂、白四种颜色,都是戴着皮制面甲,马头上插着三支白羽,每辆马车上都立着一丈三尺高的木架,木架上放着一面巨大的铜鼓,每一面厚达五尺的铜鼓由两名**着上身的力士敲击。

整齐的脚步声传来,一万名身穿金甲的长门卫出现了,士兵们手持黄金铸造的瓜、钺、斧、戟,一尺长的白色盔缨飘扬在脑后,每个士兵的胸甲上都描绘着三支白羽。一万名士兵排列成圆阵,将一辆马车拱卫在中间。

那辆马车长一丈,高八尺,由九匹白色驭马驾车,驭马高八尺,身披金色马衣,头插三支白羽,车身通体由黄金打造,雕刻着九条盘旋缠绕的飞龙、镶嵌着不计其数的宝石,车身四面嵌着四面由钻石打磨而成的镜子,在阳光下反射着耀眼的光,车顶飞檐的四角上插着四面黄金白羽旗,车身四周用白色锦缎围成一圈锦幛,八名长门卫手持长戟站在车身四周。在车的两旁有八名皇宫内侍举着八柄曲柄伞。

之后又有一万名长门卫护卫着一辆特殊的马车。那是一辆黑色的马车,车身没有任何装饰,驾车的九匹黑马也是身披黑色马衣,整辆车都好像包裹在一团黑雾中一样。车上装有一个硕大的青铜鼎,鼎内熊熊燃烧着一堆火焰,用一万精锐护卫一堆火,这看起来有些匪夷所思。一千七百年前,喾帝国始祖喾元帝秦昊登基之后下旨在皇宫中搭起一座高台,命名为“薪火台”在台上放置了一座火鼎,鼎内终年燃烧着一堆火,象征秦氏子孙万世不竭,从此历代皇帝出巡之时都会带上这座火鼎,久而久之,这座火鼎就成了皇室的象征。

庞大的队伍末尾是数量众多的皇宫内侍和辎重粮草。

当长门卫护卫的帝辇经过城门的时候,整支队伍缓缓停下了。两名长门卫单膝跪下打开车门,掀起车内的金色纱帐,一个身影站了起来,缓缓走出马车。那是个清瘦的年轻人,两道细长的眉毛如墨线般勾勒在他脸上,一双星目透出如流水般的清澈,嘴角微微上扬,黑色长发用一顶盘龙黄金冠高束在头顶,一件金色的九龙袍穿在他身上似乎显得有些臃肿,他双手笼在袖中,腰间玉带闪烁,一柄细剑悬于腰侧。他一出现,所有人都立刻跪下,山呼“万岁”,那年轻人就是喾帝国地二十四代皇帝秦蹇之。

年轻的皇帝俯视着拜倒在地的人群:“朕自登基以来,恪守先祖遗训,励精图治,富国强兵,方造就如此盛世,尔等众人生于兹世,当以忠君为先”皇帝转过头,对着跪在他车辇右边的老臣吕靖“朕今日南巡,太傅当用心监国,一应大小事务俱当用心办理,是百姓安居、士绅乐业。”

吕靖直起上身,仰视着皇帝:“臣当鞠躬尽瘁,继之以死。”

“如此,朕心甚慰”皇帝微微点头,然后转身走入车内,左手一抬,车门关闭,整支队伍继续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