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阅读网

无广告免费公益阅读网

老枪——老兵最后的战斗 九十二、最漫长的一天

老枪——老兵最后的战斗 九十二、最漫长的一天封面

作者:匿名  日期:2020-07-05

十五日,天色转晴,天空中厚厚的云层开始消散,久违的阳光透过云层的间隙撒在龙渊川两侧的山峦上,整个龙渊里袒露在耀眼的阳光下。这对参加龙渊里战斗的红一连及配属部队来说,却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儿,陈鹏飞的眉头都快愁成了结。

果然,一早,从三八线以南机场和海面上舰艇起飞的美军飞机就飞临龙渊里上空。鉴于在龙渊里村的阵地已经足足坚守了一个下午,严重迟滞了敌人的进攻,为主阵地抢修、加固工事争取了宝贵的时间和空间,已经完成预定目标;再者,参战的几十名战士已经伤亡近半,弹药也几乎消耗殆尽。于是,陈鹏飞在昨天沉夜色率领战士们撤回无名高地的主阵地上。

敌机贴着树梢飞过,肚皮里大大小小的各种炸弹像大鸟拉屎一般鱼贯落下,顿时山崩地裂,整个大地都在颤撼,小小的龙渊里完全被漫天的烟尘和火海所笼罩。炸弹和炮弹虽然比机步枪子弹厉害,但它爆炸时产生的冲击波和碎片是还有死角的,只要不是被直接命中,战斗经验丰富的红一连战士们用卧倒、低姿运动等方式就可以减少被杀伤的概率。可凝固汽油弹则完全不同,它爆炸后释放出来的高温油液可以可融化钢铁,流到那儿便烧到那儿,哪怕是溅到钢铁、枪炮和石头上也会燃烧,所至之处顿时一片火海,但凡在这范围内的所有生物,绝难存活。为了对付敌人的燃烧弹,战士们除了加固、加深工事外,还挖了很多的沟,以期尽可能地隔绝这死神一样的液体在阵地上肆虐。但是即便如此,处身爆炸核心区内的志愿军官兵们还是难以幸免。阵地上原本茂密的树木连同战士们精心敷设的伪装荡然无存,袒露在面前的只有一片焦土;烈士们有的紧抱着树干,有的被烧得成地上蜷曲为一团……,他们的浑身上下都被焚烧成黑色的焦炭。这触目惊心的一幕是包括陈鹏飞在内、有着国内多年浴血奋战经历的红一连官兵都不曾见过的情景。

战争的残酷远远地超出了所有人的想像!

可当敌人登上已经被炮火和烈焰肆虐得面目全非的志愿军阵地时,眼前所见的一幕却让他们目瞪口呆――这片被烧灼成焦黑一片的土地里竟然还会突然冒出一群衣衫褴褛的人,手中的轻武器同他们的双眼一样都向他们喷射着血红的怒火。

这到底是一群人还是一群鬼魂?

他们实在无法想像地球上竟然还有生物能够在这样的高温灼烤下生存下来。吓破了胆的敌人就这样被红一连战士的子弹和手榴弹一次次地赶了下来。此时此刻,陈鹏飞终于明白了牺牲和奉献精神正是这支英雄的连队得以传承和延续的缘由。他的眼睛湿润了,他为拥有这样的战士而自豪,更为自己能成为其中的一员而骄傲!

但是,经过不久前所谓的“白马山大捷”后,梦想成为“白马部队第二”的南朝鲜军像打过鸡血一样,不计伤亡,在美国飞机、大炮的掩护下对龙渊里我军阵地发动了一次又一次集团冲锋,企图打通道路,增援前方被我分割、包围的部队,恢复风火山、月风山等一线阵地。战至午后,敌人在上峰的一再催促和源源不断的后援兵力补充下,南朝鲜军竟然同我军打起了人海战术,整营整营地发起了自杀性冲锋,以致南朝鲜军的尸体层层累籍,几乎填平了整个龙渊里山谷,战斗打得异常残酷。

这是红一连自诞生以来最漫长的一天。

六子、以及红一连所有的指战员们,在战斗的空隙不时地抬头仰望着头顶那耀眼的太阳,盼望着夜幕的降临。可是,那天的太阳就像被人被钉在天上一样,迟迟不肯往下挪移。

凝固汽油弹烧蚀了六子的军装和皮肤,他衣不裹体一面变换着位置,一面不停地向涌上山头的敌人射击。他最尊敬和仰慕的陈科长在刚刚的一次反冲击中和战士们一道冲出战壕,同涌上阵地的敌人展开殊死肉搏,不幸中弹牺牲,连一句话也没有留下。六子悔恨自己没有保护好陈科长,将子弹狠狠地射向那些同自己一样杀红了眼的敌人。他已经不知道自己到底打倒了多少敌人,也不记得接连打坏了几支步枪,眼看着身边的战友同弹药一样,越来越少,最后连负伤后一直坐在地上为自己压子弹的一班长也没有了回应,而敌人却依旧如马蜂一般越聚越多。

可是,六子没有感到丝毫的孤单和恐惧。

是时候了!

六子的脑海里浮现出老张头、老崔班长和小李等许多牺牲战友的模样,他们的音容样貌,以及同他们在一起战斗和生活的点点滴滴。六子平静地从已经停止了呼吸的一班长手里拿过步枪,将他未曾装填好的最后两颗子弹压进弹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