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阅读网

无广告免费公益阅读网

老枪——老兵最后的战斗 四十二、狡猾的八路枪手

老枪——老兵最后的战斗 四十二、狡猾的八路枪手封面

作者:匿名  日期:2020-07-05

藤原中佐端坐在小树林的帐幕里,定定地看着手中那两颗手下士兵找回来的友坂尖弹子弹壳。袭击皇军炮兵的八路枪手明明就藏匿在附近的山林里,可他的士兵将周围山头几乎挨个筛了个遍,却始终没有搜寻到潜伏的八路枪手。这些八路枪手显然是经过专门训练,他们隐藏在皇军炮阵地附近的山上,每次只发一枪,最多不超过两枪,而且弹无虚发,专挑皇军炮兵联队的指挥官或观察手为狙杀对像。得手后就如同幽灵一般消失在茂密的山林间,再也找不到一点儿蜘丝马迹,他的部下只在一个疑似八路枪手曾经藏身的地点找到两颗子弹壳和一张饼干的包装纸。可是,当你以为他(们)已经远去的时候,他(们)却又如同鬼魅一般冷不丁从另一处你意想不到的地方打来一两发致命的子弹,然后再度销声匿迹……。

这伙八路枪手虽然使用跟皇军士兵一样的三八步枪,但他们的狙击方式和皇军狙击手平日训练和惯用的狙击战术完全不同,皇军狙击手是时刻抱着玉碎的决心走上战场的,他们以尽可能多地杀伤敌人高价值目标为唯一目的,所以选择的狙击阵位一定是没有遮挡、视野开阔的地点,根本不考虑或极少考虑个人安危。而出现在这里的八路枪手却与皇军狙击手惯用的战术和习惯完全相反,狡猾得如狐狸一般:他们秘密潜伏在皇军防线后方,极其注重隐蔽和伪装,并表现出难得的耐心,最重要的是不贪功,每次只狙杀一个、最多两个目标,让皇军官兵防不胜防。

鉴于八路冷枪射杀的对像几乎都是炮兵大队的指挥官或观察手等关键岗位和人物,对炮兵部队的作战、乃至整个皇军部队的进攻作战都产生了极其不利的影响,令亲自前来监督部队作战的“雪”师团山下师团长极其不满,藤原因此才自动请缨率部下前来搜剿这伙秘密潜入皇军阵地的八路枪手。

“报告!”

正当藤原看着两颗子弹壳入神的时候,他的中队执行官回来了,附在他的耳边小声地耳语一番。藤原听后面露喜色,立即命令收拢部队并派出传令兵将正在远处搜剿八路冷枪手的两个小队士兵唤回。

这种搜剿和警戒渗透过来零星八路枪手的任务完全可以交由“雪”师团的常规部队来做,他们“特别挺身队”更适合执行那些艰巨的、决定战局的“特殊重任”。

太阳西沉后,高高的天空上漂浮着几朵金黄色的彩云,从小河里袅袅升起的一缕缕雾气缠绕在树林中、山谷里。山区的夜晚来的比外面早,很快山谷里的光线便暗了下来,喧嚣了一整天的枪炮声逐渐平息,分散在山林间像猎狗一样四下搜寻猎物的鬼子搜索队也陆续收队回营。夜幕渐渐笼罩整个太行山区,山野重归平静,山谷里青蛙和昆虫的鸣叫声此起彼伏。

河畔湿地里忽然一阵骚动,青蛙和昆虫霎时停止了鸣叫,警惕地望着自己身旁茂密的水草――草丛里慢慢站起一个浑身上下插满了青草、树枝的人,一个连脸上、手脚都抹上黑泥、伪装得很好的人,以至鬼子搜索队多次从河边经过都没有发现他。六子伸展了一下因长时间趴在泥地里而变得冰冷僵硬的肢体,然后甩开身上用藤蔓、树枝和青草编成的伪装网,又捧着清凉的河水洗净了身上的泥土。

昨天,六子一路跟踪鬼子部队的痕迹到这儿后,偷偷地在鬼子阵地后面观察了一个下午也没找到空隙可以偷越鬼子防线去找自己部队,所以只好找了个安全的地方休息,准备等到后半夜再找机会。熟料半夜突然枪声大作,六子循着枪声一路找去,发现藤原正率领一伙鬼子伏击我夜袭敌炮兵阵地的二连战士。小鬼子提前在候连长他们的必经之路上占据有利地形,布好口袋阵,二连的战士们被鬼子压着打,几无还手之力。刁排长同战士们拼死还击,掩护几名战士背着负伤的候连长撤退。

事发突然,加上鬼子准备充足,还没等六子赶到加入战斗,刁排长和战士们就全部阵亡了。刁排长和几十名战友的牺牲让六子懊恼不已,想想上一次见到他们还是在一个月前,六子送团部命令给二连,恰好遇见候连长和刁排长都在连部,俩人硬是拉着六子不让走,请他吃饭喝酒。饭桌上刁排长一再说:这世上他最佩服的人除了李团长就是六子,佩服六子出神入化的枪法。并当场下跪,要拜六子为师,学习枪法。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还是个干部跪下叫自己师傅,可把六子给吓着了,他一骨碌跳起来,连连唤着:使不得,使不得。转身窜出门去,一溜烟地跑回团部,连饭也不吃了,搞得二连战士全体哈哈大笑。

谁料再次相见却是阴阳两隔,六子恨死了这帮小鬼子。刁排长他们的牺牲让六子明白到消灭鬼子炮兵阵地的迫切性,他决定暂时不急着找部队,要对鬼子还以颜色,完成刁排长他们未竟的任务,不让战友们的鲜血白流。于是,六子花了半个晚上摸清鬼子炮兵阵地的位置和警戒兵力的部署,并在天亮前精心选定和布置了几个狙击阵位。

李团长曾经在去开会的路上指着分区唯一的炮兵连给六子一一讲解猎杀鬼子炮兵的技巧:前面的观察手是炮兵的眼睛,而躲在后面的指挥员则是炮兵的心脏,没有了眼睛和心脏的大炮就是一堆废铁。射杀鬼子炮兵观察手和指挥官不难,难的是得手后如何才能全身而退,为此六子在伪装和撤出路线上颇费了一番心思。一句话就是:不贪多,不怕麻烦,狡兔三窟。但即便是这么小心谨慎,到了下午在射杀第七名鬼子观察手后,六子还是被闻声跟踪而至的鬼子搜索队给逼到了河里,差一点儿就跑不掉了。

天黑后,六子发现一队穿着八路军服装的鬼子(应该就是前些天伏击自己的那帮鬼子)越过鬼子的防线,往侧后方去了。六子虽然不知道这伙乔装的鬼子要去那儿,想干什么,但直觉告诉他这伙鬼子肯定准备去干比正面攻打我八路军阵地更坏、更邪恶的勾当,想起死在这伙鬼子刺刀和枪口下的运粮队同二连战士,他决定再次跟上这伙鬼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