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阅读网

无广告免费公益阅读网

老枪——老兵最后的战斗 一O四、一杆老枪

老枪——老兵最后的战斗 一O四、一杆老枪封面

作者:匿名  日期:2020-07-05

这天清晨,端坐床头一夜未眠的老六叔早早地便忙碌起来,他推开面前冰凉的玉米粥和馍馍,那是小崔嫂昨晚送来的晚饭,原封不动地仍摆在那儿。老六叔打开里屋角落的那个老式描金楠木箱,那是小薇的嫁妆,里面依旧装满了绣花、女红等小薇从娘家带来的陪嫁物什。想起小薇当年那双颊泛起的红晕,老六叔一直紧锁的眉头渐渐地舒展了一些。

老六叔在箱底翻出一套老式的军装,这是部队配发给他的最后一套军装,一直珍藏着不舍得穿,曾经有过留着等儿子结婚的时候再穿的打算,但不曾料到……。

想到这里,老六叔的眼里不由地滴下几颗浊泪,他喃喃地念叨着:“小薇,儿子,你们狠心丢下我一个人,知不知道这些年我一个人孤苦伶仃好苦呀!”

老六叔用哆哆嗦嗦的双手将这散发着樟脑清香军装的扣子一颗一颗地扣好,接着又郑重地从一排勋章里选择了一枚最普通的、一九四九年开国时颁发的全国解放勋章,端正地别在胸前。穿戴整齐后,老六叔吃力地将箱子挪开,露出隐蔽在箱子背后的一个墙洞。老六叔弯下腰从里面掏出一杆油纸层层包裹着、拆卸成两截的长枪。老六叔拆开油纸,然后熟练地把长枪完全分解开来,并用干布仔细将枪械上面涂抹的保护油脂擦拭干净,再一一组装好。

这是一杆老枪!

确切地说是一杆小鬼子的老三八大盖步枪。

一杆很老、很老,老得连枪托和下护木都被汗水和硝烟、沙尘浸染成黑色,完全看不出原本木纹和色泽的三八步枪。

但是,对枪械稍有研究的军迷们或许都能看得出来,这枪又跟当年小鬼子普遍装备的普通三八大盖不尽相同:枪托形状明显不同,比起普通三八大盖曲线较简单的枪托形状,她的枪托形状明显复杂一些,比较适合现代人说的“人体工程学”;仔细看的话还可以发现她的枪管比普通三八步枪要厚一些......

这是老六叔的枪!

这是老六叔亲手从鬼子手里缴获、而后团长又亲自授予他的枪。

这是一杆射杀过许多、多的连他自己也记不清楚到底多少个鬼子和敌人性命的三八步枪。

老人如以往每一次战斗前夕一样,仔细地擦拭和检查自己的枪械。从老牛庄、任村、太原城到龙渊里,每一次血战前夕他都以为那将会是自己的最后一次战斗。可是,不知道老天爷是格外眷顾他,还是在惩罚他。看着身边的战友一个一个都离他而去,而他却还在。

全国解放离开部队后,他以为再也见不着自己的这个“老伙伴”了,却不曾想到分别十多年后,再次重逢,似乎命中注定今生今世不离不弃。

那是一九六六年,也是在秋天,正在地头同社员们一道埋头忙着秋收的六子忽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呼唤自己,猛地站起身,看见一位威武、挺拔的中年军人伫立在自己面前,正笑吟吟地望着自己。

这熟悉的容貌,熟悉的声音……恍如梦里。

六子当场愣在那儿,半天回不过神来。

还是生产队长见多识广,脸上堆着如花般的笑容,大老远就迎了上来。

“首长好!欢迎首长来指导工作。”

嘴里说着,眼睛却往首长后面陪同的大队书记脸上瞅,征询上司的意见和暗示。

“怎么,不认得我了?”中年军人盯着六子,笑着道。

“团长!!!”

六子这才反应过来,举手欲敬礼,却又想起自己已经不是战士了,犹豫着又把手放了下来。

六子双目间闪着泪花,上前一把紧紧地抱住李团长,脑子里有好些话想跟他说,喉咙却不争气地呜咽起来。

“团长,真的是您!”

李团长仔仔细细地打量着眼前的六子,双眼也不禁被喜悦的泪水湿润,真还没有想到大家还有在胜利后相逢的那一天。金城战役后,时任志愿军某部师长的“李团长”走上龙渊里阻击战的主阵地,战斗的激烈和残酷让所有人震撼:整个龙渊里阵地被敌人的燃烧弹烧成一片焦土,敌人和我们战士的尸体都被烧灼成一片焦黑,融入泥土;成百上千吨的炮弹和航弹将这座毫不起眼的小山头足足削低了几米,一脚下去,浮土齐膝;一眼望去,完全没有任何生物的痕迹,侥幸残存的武器、装备,以及敌我双方的尸体,所有的一切都被掩埋在泥土下面……

他的红一连,他的战士,二百多条鲜活的生命就这样消逝在这片焦黑的泥土下面。

李师长强忍泪水,用嘶哑的声音命令部下:“都给我用手刨,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一个也不能给我拉下!”

当战士们将焦土里刨出来的唯一幸存者抬到他面前时,他差一点就认不出这个衣不遮体,奄奄一息,浑身漆黑的人就是他牵肠挂肚的六子,直到战士们用水壶里的水清洗过六子的面部。

李师长哽咽着命令随行的宣传科长和警卫员;“你们几个用我的车,立即将他送到后方医院,出了差错我毙了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