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阅读网

无广告免费公益阅读网

老枪——老兵最后的战斗 八十九、美军顾问

老枪——老兵最后的战斗 八十九、美军顾问封面

作者:匿名  日期:2020-07-05

午后,西南方向灰尘滚滚,机械轰鸣,从华川出发增援的敌人机械化部队前锋抵达龙渊里河南侧。

“六子,看见吉普车旁的那几名敌人了吗?”矮墙后的陈鹏飞问身旁的六子道,双眼却一刻也没有离开望远镜。

六子的目光越过一排排敌人的坦克和车辆,找到了敌人队伍中的那辆吉普车,他看见车旁几名军官模样的敌人正在半山的崖壁上对着我军方向指指点点。

“留意中间那个瘦高个!”

虽然都穿着几乎一样的军服,但六子还是分辨出其中一人的个子明显比其余几人高大,估计是南朝鲜军队中的美军顾问。

“能打得到吗?”

900米,一米八O的高个子看起来也就跟半截豆芽似的,这是装上2.5倍瞄准镜的狙击步枪也十分困难的距离,常人裸眼的眼力能分辨出人影已经很了不起,更别说瞄准了。确实有些勉为其难了,陈鹏飞想到这里,眼睛离开望远镜扭头征询六子的意见。

“俺试一试吧。”

六子不露声色地回答道,同时将手中步枪的标尺调到尽头,然后依托矮墙开始瞄准。

陈鹏飞低头看了一眼指北针,再次核对方位,然后再次端起望远镜望向敌人车辆上飘着的太极旗,测量出旗帜飘扬的方向和下沿同水平线间的夹角。

“风向东南偏北,风速15mph,修正值30米位……”

时间好像静止了一般,只有自己的心跳和河水潺潺流过河谷的声音,阵地上所有人都屏住呼吸望向敌人的方向。

“叭!”

枪声如同丢入平静水面的一枚石子,远处的敌人顿时慌乱起来。陈鹏飞在望远镜里望见那几名敌人闻声相继趴倒在地下,接着看见几名南朝鲜军官都飞快地躲到了坦克后面,只有那名美军顾问没有反应,过了好一会儿才被人拖进去。按照志愿军评估狙击效果的标准,这个敌人应该被判作“击毙”。

“这小子的射击技术日益精湛了!“

陈鹏飞丢下望远镜,欣喜地望着六子,真想给他一个热情的拥抱,但六子一副一如既往的淡定模样让他冷静下来。

从容淡定,荣辱不惊,这才是一名出类拔萃狙击手的品质!

在六子击毙美军顾问后,对面的敌人沉寂了好一阵子,然后才见到几辆M4谢尔曼坦克轰隆隆地开到村头的铁桥边上,陈鹏飞知道这是打头阵探明情况的敌人装甲部队。几辆坦克里的敌人在确认铁桥已经被严重损毁、无法通过后,它们折向了桥的左侧。敌人在左侧河岸发现了一个缓坡,原地不动停留一段时间,估计是通过无线电向上级汇报情况并得到指示后,其中一辆谢尔曼小心翼翼地开下河床,其余的则在岸边掩护,企图找到一条徒涉过河的道路。

陈鹏飞见状心里窃喜,他清楚龙渊里桥的下游虽然河道开阔,河水不深,相对上游水流也较为平缓,但是上游湍急河水带来的泥沙却大量在这里淤积。因此,表面上看起来平静的水面下是松软的河床,过人还行,但这种几十吨重的大家伙……。陈鹏飞命令战士们隐蔽好,全体不准动,等着看热闹。

果然,这铁疙瘩没走几步就在河里陷住了。敌驾驶员开足马力左冲右突并后退,企图脱离困境,直把整条龙渊里河搅得浑浊不堪,油烟刺鼻,却始终未果,反而淤陷得更深了。

又过了好一会儿,敌坦克手应该是在潜望镜里反复观察,没有发现异常情况。于是,六子和战士们看见坦克炮塔上的盖子慢慢地打开了,敌坦克手探出一个小脑壳出来又四周仔细地观察了一圈确认安全,这才跳下车来,接着又爬出来一个。岸边的车上也下来一个敌人,手里还扯着一根钢丝绳。陈鹏飞让身后的战士将手中的水连珠步枪递给他,然后又用手势告诉旁边的六子,让他打在炮塔上掌控机枪担负警戒任务、掩护同伴拖车的那名敌人,自己则瞄准岸上拿钢丝绳的那个。

“一、二、三!”

当陈鹏飞小声地念到“三”的时候,感觉枪身猛地一震,岸上的敌人应声倒地,子弹从这个敌人的前胸穿进。当陈鹏飞正准备推弹上膛再瞄准时,却望见河中那名准备接过钢丝绳的敌坦克兵也已经一头栽倒在河里。陈鹏飞心里颇有些不悦,他的目光离开步枪的准心,正要责备六子不服从他交代的射击顺序,放走了炮塔上的那名敌人时,却看见那名拿机枪敌人的身体已经歪倒在炮塔上,脑壳里流出的鲜血正沿着坦克的铁壳往河里淌。

五百米的距离,六子竟然在短短的两、三秒时间里,用陈鹏飞给他的伽蓝德半自动步枪,先开枪击中炮塔上只露出小半个身子的敌人头部,然后立即移动枪口,再次射击,击毙水中另一名正在移动逃命的敌人。要说第一个静止目标是实打实的精确瞄准射击,那么打第二个运动目标则完全凭的是感觉,而这种感觉是与生俱来的。没有这种天赋,任你后天如何勤修苦练也无法做到。

陈鹏飞自认自己没这份天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