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阅读网

无广告免费公益阅读网

老枪——老兵最后的战斗 九十五、解救

老枪——老兵最后的战斗 九十五、解救封面

作者:匿名  日期:2020-07-05

接着是某部一连一名姓孙的班长在二十号前后那几天的参战经历:

开战的第二天早晨,天才蒙蒙亮我所在的部队就与占据地利和优势火力的敌人遭遇。我部在昏暗的天光下仓促应战,加上所处之地地形复杂,植被茂密,我军各部各自为战,在混乱中我所属的排被打散。留在原地只能坐以待毙,因此我打头率领全班战士拼命向前冲,也不知道是自己情急之下搞错了方向还是战友们被敌人拦住了没跟上来,当枪声和爆炸声都被远远抛在身后时我才发现身边只剩下一名战士跟着我,我们俩人赶紧掉头往回走找部队。可回去一看,刚刚还炮火连天的峡谷这时竟然风平浪静,敌人和我们的部队都不见踪迹,只余下酣战后的一地狼藉。我揣摩着部队应该是继续前进执行原定的穿插任务去了,所幸这时太阳已经出来,我判明方向后就一直向南追赶部队。途中陆续遇到几名我军伤员和战士,有被打散的,也有掉队的,分别隶属不同的单位。于是,大伙儿就收拢在一块儿向南走。

因为队伍里面有伤员,所以我们的行进速度缓慢,这样走到下午不巧同一另股敌人遭遇。这股敌人有十几个人,大约是一个班的样子,配备有轻机枪、四O火箭筒和数支五六式冲锋枪。敌人的火力凶猛,战术娴熟,迅速呈扇面队型向我压来。我们这边虽说也有近十人,但分属不同单位,还有伤员,而且只有我一人拿的是五六式冲锋枪,其余都是半自动(一人为卫生员,没有武器),火力和行动速度明显处于下风,只能边打边撤。可是,很快便被敌人赶上,被压制在小河边的一块大石头后面。

这些数十年来一直忙于打仗的越南人与经历了数十年和平生活的我们明显不同,虽然个个都黑干精瘦,头戴绿色乌龟壳,脚蹬一双塑料凉鞋,装备简陋,却能仅揣着一个装水的破玻璃瓶、几个芭蕉叶裹着的冷饭团在丛林里生存几个昼夜,生存能力极强。打起仗来像猴子一样狡诈、敏捷,而且他们士兵手中那种没有折叠枪刺的五六式冲锋枪(其实是原产于苏联的卡拉什尼科夫AK四十七突击步枪,我军五六式冲锋枪就是仿制于其)火力猛,连续射击后枪管还不会发红。在这片他们原本就占据了天时地利的亚热带丛林里,敌人的单兵火力占据绝对优势,压得我们几乎抬不起头来。敌人快速地出没在灌木、草丛和岩石之间,我们单发的五六半自动根本无法对其产生威胁,只有我手中五六式冲锋枪打出的长点射才能让他们稍为有所顾忌。可不幸的是没多久我们的弹药就快消耗完了。

战士们都向我靠拢了过来,望着我手中握着的两颗手榴弹,大家做出了和敌人同归于尽,不给祖国抹黑的决定。在这最后的时刻,虽然我是一名已经有四年军龄的老兵,可当时我也只有二十二岁,面对这八张仅有十八、九岁的稚嫩面孔,我的手开始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怎么也下不定决心拉弦。

就在我踌躇是否该拉响手榴弹和敌人同归于尽的时候,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面前这帮穷凶极恶的越军竞先后掉转枪口,向其身后的密密山林猛烈扫射。可他们的猛烈火力却完全没有影响到埋伏在山林深处射手的射击节奏,从坡上那高耸茂密的树林、草丛等不同方位不时射出的一两发子弹每次总能击倒一两名越军,从不落空。首先倒霉的是手持四O火箭筒的那名越军,接着是对我威胁最大的越军机枪手,然后是……

是我们的人,我们得救了!

我的双眼不禁泛出了泪花,趁机冲出去并把两枚手榴弹向最近的敌人甩过去。这伙越军只顾着对后面他们认为威胁最大的敌人开枪,没料到我们这几位他们眼中的“残兵败将”也竟然斗胆发起反击,当场被炸翻一个,另一个刚转过身来也被我们打穿了心脏。残余的最后两名越军想逃,一个刚从藏身的石缝里蹦出来,就被山坡上的我军战士一枪打爆了头;另一个才跑出几步也被击中,虽然当时就停止了心跳,但巨大的惯性仍让他向前跃出好几米,一头栽进小河里才停止了运动。

死生一瞬间!

看着面前横七竖八的十几具敌人尸体,过了好一会儿我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这时,我们看见一名全身上下都挂着茅草、树枝,手里端着一支五六式半自动的我军战士从树林里向我们走来。我当时就十分惊讶――这个战士的伪装做得真好,他走到距离我们只有五、六十米的地方,我们才看清楚他。他怕我们误会,远远地就把原本别在脖子里面的红领章翻了出来,并露出了头顶的红五星。

战士径直来到我们跟前,用袖口抹了几把脸上的汗水和泥土,我们这才看清楚他的年纪甚至比我们所有战士都小,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的样子。

“小兄弟,您的战友们呢?”我望着他的身后问道。

“没有了,只有我一个人。”小战士一面不露声色地回答道,一面从挎包里掏出急救包给一名头部被敌人子弹擦伤的战士包扎。

“您一个人干掉敌人一整个班?”

“这有啥好稀奇的?”小战士依然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

不单我一个人,我们被救的一共八个人依然云里雾里,如做梦一般,仍旧不敢相信一个比我们年龄和个子都小的小战士拎着一杆五六半自动,轻描淡写地就将我们从鬼门关里拉了回来。

“这里地形不好,不宜久留。前面不远的山坳上有一个敌人的工事,居高临下,易于防守,咱们还是去那儿休息吧?”小战士用征询的语气问我。

刚吃过亏,这个道理我们当然深有体会,所以我组织战士们立即收集倒毙敌人身上的武器弹药,跟随这名刚刚得知姓刘的小战士来到他所说的那座敌人工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