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阅读网

无广告免费公益阅读网

老枪——老兵最后的战斗 八十四、洗刷

老枪——老兵最后的战斗 八十四、洗刷封面

作者:匿名  日期:2020-07-05

这伙追击的李伪军由始至终都没有搞清楚对他们射击的敌人人数,更无法理解怎么还有人能在这样漆黑的夜晚对己方进行如此精确的狙杀。在美军顾问的敦促和驱赶下,他们跌跌碰碰地跟在“共匪”后面追击,不时有人撞到石头和树桩上,重重地摔倒在地,可谁都不敢打开手电照一下,因为哪怕是仅仅几秒钟的亮光都会招来准确的子弹,引火焚身。除了致命的子弹外,这伙狡诈的“共匪”还在他们逃跑的路径上布设了拌雷,一再把他们炸得人翻马仰,让其追也不是,不追也不是。

六子就这样利用自己眼尖、跑山路快的优势,打打停停,引诱敌人跟在身后追了好长的一段路。跑过一个山口后,听到身后传来两声闷响,六子心里暗暗窃喜,刚才他还在担心如果敌人不再追了,那他用细棉线挂在小路边的两颗手雷就将白费了。六子琢磨着这个时候陈鹏飞、老林他们应该走远了,他眺望天上的星宿判明方向,头也不回地径直向北而去,将追赶他的李伪军远远抛在身后。

六子就这样在朝鲜中部的山地里疾驰了半个夜晚,攀上一道山梁后,他从怀里掏出陈鹏飞临行前交给他的手绘简易地图(志愿军排长以下战士是无权拥有和使用军事地图的)和手电,借助地形用身体和衣服遮挡住光线,趴在一块巨石旁对照地形仔细查看了一遍。还好,没有走错路,翻过前面那座山再走不远就到约定的会合点了。六子长长地嘘了一口气,再过不到一小时天就要亮了,以他的速度,天亮前赶到应该不成问题。六子摘下腰间挂着的水壶选了一块石头坐了下来,准备休息一下,喝点儿水,吃点儿干粮。可是,还未等他坐稳,就听到前方山的那边断断续续地传来枪声和爆炸声。

六子“噌”地一下从地上跳起来向枪响的方向张望,心想:“坏了!该不是陈科长他们又跟敌人干上了吧?”

他来不及喝口水,一面把水壶挂回腰间,一面向前方枪声最密集的地方奔去。

满头大汗的六子站立山脊向前方张望,远处一伙敌人正在追击我方的三名战士,六子望见其中一名战士背负着长长的图桶,一看就知道那是测绘员老林。老林同另一名侦查队员且战且退,往六子右前方的山顶跑来。这时天已经开始蒙蒙亮,那位断后掩护老林撤退的侦察员枪法也算了得,接连几个点射打倒了冲在前面的几名敌人,无奈敌人数量众多,最要命的是天色已亮,行踪被敌人锁定,俩人拼命往后跑,却始终不能摆脱敌人,脱离困境。

常言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同六子分手后,队伍在陈鹏飞率领下避开大路,沿偏僻山径加速北行,以避免与敌接触。谁料后半夜,却又与另一伙敌人不期而遇,而且这伙敌人人数远比前一伙众多。在敌众我寡的不利情况下,陈鹏飞无奈只得执行第二套方案,自己和战士们拼死顶住敌人,并伺机将敌人向别的方向引开,掩护老林携带机要图纸和情报撤退。谁料老林和两名侦查员在陈鹏飞他们的掩护下刚与敌人脱离接触,迎面却又碰上了另一伙前来支援的敌人,两名队员只好仓促应战,拼死护卫着老林往后退却……。

六子看准了方位,也不管有没有路,直接从荆棘灌木丛中趟过,径直往老林等俩人退却路线的前方斜插过去。

老林跌跌撞撞地向山上奔跑,随行保护他的两名侦察员已经先后牺牲,他不时回身向追上来的敌人扫上一梭子子弹。可是,他使用冲锋枪的技术远没有使唤自来水笔来的熟练,眼看着敌人就在身后跑动,可是自己却又总是打不着。这伙追击的敌人很狡猾,似乎认定他们面前的老林就是个志愿军的干部,所以穷追不舍。他们一看见老林转身开枪便停下躲藏在树木、石块后面,枪声一停立即又起身追赶。因此,老林的每次射击只能短暂地延缓他们追击的速度,不能有效地杀伤,更无法阻止敌人的追击。

虽然老林已经将身上携带的多余物资全部抛弃,只留下枪械、弹药,以及比生命更重要的机要包和图桶,但经过一整夜的急行军和奔跑,他的体力已经严重透支。之前多少个日日夜夜他渴望着上战场,渴望着用战斗,用自己的鲜血来洗刷曾经被敌人俘获的耻辱。可是,人生同战场一样,都是那么的残酷无情。空有满腔的热血却非但未能杀退敌人,甚至连自己的小命也无法保住,这个时候他再次深深地体会到“百无一用是书生”的无奈。他开始妒忌陈鹏飞,开始妒忌六子,开始妒忌侦查战士们,他原意用其毕生所学习的所有知识来换取他们的一手好枪法,哪怕仅仅是一身好力气也行,那样他起码可以杀死几个敌人。

终于,老林跌倒在地,脸色苍白,口吐白沫,他彻底跑不动了。

老林抽出弹匣检查弹药。连最后一个弹匣也差不多要打完了,可身面追击的敌人却依然有增无减。他很想用最后一颗子弹就此结束自己这郁郁不得志的一生。可是,当他的目光扫过身上的机要包和图桶,他又想起了自己肩上那份沉甸甸的责任,想起了那两名因掩护他而牺牲的侦察战士。

老林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拼尽最后的力气往前狂奔。

跌倒了,爬起来,再跑……

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