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阅读网

无广告免费公益阅读网

老枪——老兵最后的战斗 二十四、桃花寨

老枪——老兵最后的战斗 二十四、桃花寨封面

作者:匿名  日期:2020-07-05

天才蒙蒙亮,一夜未眠的李团长扎好武装带,然后吹熄了桌子上的油灯走到门外,他深深地呼吸了一口外面清凉的空气。老七已经按照他的吩咐连夜返回桃花寨,以免谢金荣一伙察觉。他命令小李去后面柴房把关押着的刁老三带出来,如果不是李团长的阻拦这个刁老三昨晚就早被愤怒的下坪村民兵和村民打死了,所以特别的配合不敢再使坏。在下坪村幸存村民的注视下,李团长和小李俩人押着被反绑双手的刁老三,跟着前面带路的勇敢拉雷手、下坪村民兵小队长雷队长从容地走在通往桃花寨的山路上。

天边泛起鱼肚一样的白色,山谷里乳白的雾气开始消散,“的嗒,的嗒”的马蹄声在空旷的山野格外悦耳,不时惊起路旁枝头上栖息的一群群不知名鸟儿,鸟儿“叽叽喳喳”地鸣叫着飞到湛蓝色的天空上。

可是,李团长的心情却无论如何也没法子像这些欢快的鸟儿一样轻松起来。

事态的发展远比自己原先估计的严重,一旦桃花寨这百十号人和几十条枪投向鬼子,那么我们这方就不但少了个盟友,同时还将多出了个敌人。虽然昨晚已经让雷队长派了一个下坪村的民兵连夜带着自己的亲笔信赶往大刘庄找政委,让他立即调两个距离这儿最近的连队赶过来,但远水不能解近渴,估计不等部队赶到土匪们就已经进入敌占区了。他思考了一夜,决定独闯桃花寨,看能不能说服候老大打消投靠鬼子的念头,又或者最低限度能阻他一阻,为部队赶到进行拦截争取时间。虽然彼此出身和身份不同,但他和匪首候老大还是挺投缘的,通过上次短暂的接触感觉这个候老大虽然是江湖人,但也钢筋铁骨,没理由心甘情愿去当汉奸的。

桃花寨位于清漳河支流一个深邃险要的峡谷尽头,外面的人根本想不到在这莽莽大山深处竟然还有这么一个去处,所以如果没有当地人领着是没可能找得到进谷的路,李团长上次就是通过关系找到一个桃花寨安放在外面的眼线带路,这才得以一探桃花寨真容。雷队长远远地就在谷外一户人家把李团长的马寄托了在那儿,然后三人押着刁老三继续沿着陡峭的山路往山谷深处走去。

李团长一行走在狭窄的峡谷底部,两侧山峰如厚厚的两堵墙高耸入云。雷队长走在最前面,李团长中间,小李则押着刁老三走在后面。小李的手上拿着一支上了膛的驳壳枪,腰间还挎着一支,那是团长的枪。李团长平时腰间除了挂一支“橹子”外,还喜欢背一支德国原装的驳壳枪,他总是说只有驳壳枪才是能真正战斗的手枪,只有到分区开会或见上级领导的时候,才会摘下来交由小李保管。

仰头望去,暖暖的朝阳把山峰顶端烘焙成金黄色,而这谷底却光线昏暗,寒气逼人。清澈的溪水沿着山谷从头顶流淌而来,看似柔弱的水流硬是在坚硬的岩体上冲刷出千奇百怪、各式各样的形状和纹路,让人叹为观止。外面的人以为这桃花谷里应该满是桃花,可事实上谷里并没有很多的桃花,而是因为湍急的水流在带粉红色条纹的岩体上冲刷出一个个圆形的舀,咋一看就像一朵朵艳丽的桃花,因此得名。李团长的心思显然并不在此,虽然上次来时已经将这里的地形记熟,但一路走来他还是看得很仔细:这里可以放两个人,那里可以屯一个班,上面可以架一挺机枪……。

十几年的战斗生活让他养成了什么时候都留意观察身边地形的习惯,以至遇到突发情况不至于手忙脚乱,无所适从。即使是逃跑也得讲战术,不能瞎跑,这么多年来他一直是这样要求和教导自己部下的。但是,打仗这样东西也是要讲点儿天分的,像小李这样机灵的小鬼头,练队列,学写字等,学得既快又好,短枪打的也不赖,但要论起真正打仗,特别是在利用地形地物上,就比六子差远了。六子这小子是块好材料,一点即明,举一反三,似乎天生就是“打猎”的,假以时日好好锻造锻造将会是个出类拔萃的神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