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阅读网

无广告免费公益阅读网

老枪——老兵最后的战斗 一O三、触目惊心

老枪——老兵最后的战斗 一O三、触目惊心封面

作者:匿名  日期:2020-07-05

望着病床上昏迷不醒,仍未脱离危险期的老六叔,程诺内心的愤怒无法用词语形容,她实在无法想像竟然有人会对这位风烛残年、为国家献出自己青春、生命甚至亲生儿子、浑身伤痛的老人如此残忍,如此的丧心病狂。现在,她终于理解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所说的“百分之三十的利润可以让人铤而走险,百分之一百的利润可以让人践踏人世间的一切法律”这句千古名言了。

为了金钱和利益这伙人是没有什么做不出来的!

“你们把老六叔打成这样还嫌不够,还想要他的命是不是?”

“如果老六叔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们椿树坪村的乡亲跟你们没完!”

“……”

病房外的嘈闹声打断了程诺的思绪,她回过身去,望见县政府**办那位微胖的姚副主任正在病房外同小崔等几个椿树坪村的后生们争执。气愤难平的小崔等村民不但不让他进来,还扯着衣领想揍他。

程诺上前拉住小崔,冷冷地对姚副主任道:“你来这儿干什么?”

“我只是想来看看老人家。”

姚副主任铁青着脸走进病房,默默地站在病床前,望着浑身上下缠满各种输液管、输氧管和仪表电线的老六叔,一言不发。过了好一会儿,他深深地向病床上昏迷不醒的老六叔鞠了一个躬,然后转身小声对程诺说:

“程记者,咱们借一步说话。”

程诺随着姚副主任走到隔壁一间空的病房里,看着他把病房门关好,这才转身对程诺说:“程记者,我知道您不相信我,我也知道老刘同志是一名为建立咱们新中国流过血、流过汗的老兵、老英雄。同样作为一名抗日老兵的后代,我向您保证,我不是您想像中的那种同流合污,见钱眼开的势利小人。我也想坚持原则,也想和你们一道同黑暗势力抗争。可是,这里面的黑幕和这伙人的势力远远超出你们的想像。”

顿了一下,他继续道:“我知道我劝不动你们,但是,请一定要注意安全,这伙人为了自身利益一定会不择手段的。”

临别,姚副主任偷偷地把一个小小的优盘塞到程诺的手心。

直到第三天,老六叔才脱离危险苏醒过来。醒过来的老六叔第一件事情就是把小崔叫到病床前,艰难地坐起来指着程诺用断断续续的语言,要求小崔立即护送程诺离开虎泉县返回北京。

程诺再三交待小崔他们要照顾好老六叔,又悄悄地把身上除买车票外的所有钱留下用做老六叔的医药费,这才在小崔等三名青年村民的护送下离开虎泉县,直奔市里,上了当晚开往北京的火车。

姚副主任交给程诺的优盘里提供了很多程诺和村民们没有掌握的重要内幕和证据。回到报社后,程诺和总编调动各种社会关系,根据程诺采访到的材料和姚副主任提供的线索进行调查。随着调查的深入,黑势力和地方个别官员相互勾结,狼狈为奸,毁林开矿,污染环境,毒害百姓,瞒报矿难,威胁死难矿工家属,以暴力强占、吞并其他矿山并打伤、打死多人等等种种黑幕逐渐浮出水面,性质之恶劣,行为之猖獗,让人触目惊心。

鉴于事态的严重性,已经远远超出了媒体监督报道的范畴,报社领导决定将有关资料和证据向公安、海关等相关政府单位移交,作为交换,有关单位同意程诺所在报社享有对该案件的独家报道权,但条件是在案件侦结前必须保密,配合有关机关调查,公开发表的稿件必须经过相关部门的审核。

在报告和请示上级主管机关后,很快一个跨部门、跨地区的联合调查组成立了,在调查人员高效而专业的侦缉下,案情渐渐明朗。除非法采矿,污染环境,打人、伤人等程诺他们原先掌握的情况外,徐姓矿老板还纠集流氓地痞组成黑社会性质的团伙,对外称“护矿队”、“保安队”,负责对内控制矿工和遇难矿工家属,对外霸占、争抢矿山资源,巩固和扩大地盘。当地政府的主要领导在矿上都有“干股”,定期分红,其他领导和中层干部每逢节日也都会有矿老板奉上的“过节费”和其他“福利”。

富通矿开采的是铜和铟、铯等多种稀有金属的伴生矿,铟和铯等稀有金属通常用来制造各种特种金属材料,如特种钢、合金等,是制造各种精尖微电子、飞机,乃至火箭、导弹、核武器等高端装备和武器的关键性材料,属国家严格管制,限制出口的矿产。可是,这伙人为了个人利益,在没有任何批文、证照的情况下,通过贿赂、欺骗,甚至是伪造的方式取得相关检验、出口等报告和批文,不但偷税漏税,还偷天换日,违犯国家禁令偷运管制矿产出境,其中大部分直接或通过第三国或地区转口流入日本国,对国家利益造成无法估量损失和无法挽回的恶果。

正当侦破工作进入尾声,程诺正在为恶人即将得到惩处,无辜村民们将得以避免被污染和毒害而高兴的时候,她的手机又响了,显示的是小崔嫂的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