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阅读网

无广告免费公益阅读网

老枪——老兵最后的战斗 一O五、久别重逢

老枪——老兵最后的战斗 一O五、久别重逢封面

作者:匿名  日期:2020-07-05

“李团长”如往日般轻轻地拍着六子的后背,哄着他道:“好啦,好啦,别像小孩子那样又哭又笑的让别人看着笑话,您小子都已经当爹了……”

“……敌人都摸到你背后了,你都没有发现。这可不是我们认识的孤胆英雄、神枪手――六子喔!”

六子有些不好意思,回答说:“那是很久以前的事儿啦,离开部队后就再也没有摸过枪了,俺现在每天就是扛锄头下地干活的庄稼汉。”

“好,好。种地、吃饭,生活就应该这个样子!如果不是为给咱穷人讨个活路和打**的小鬼子,我应该还在老家做我的木匠,可能都当爷爷了……”李团长握着六子因干农活而满是老茧的双手说着,若有所思。

“团长,您……”

见六子盯着自己双鬓的白发,李团长颇为感慨,道:“老了,一晃就是十多年。”接着,李团长转身拉着身后穿便装的男子问六子:“看看,我今天把谁一块儿拽来了?”

“王指导员?”

如果不是李团长介绍,六子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面前这位身体极度瘦削,脸色苍白,满头白发,脸上挂满沧桑、懦弱与无奈的中年男子就是当年那个新从延安党校分配来,意气风发,雷厉风行,硬是把一群新兵蛋子**成嗷嗷叫的小老虎,重塑红一连的王指导员。是他带着红一连高喊“杀!杀!杀!”,在万仙山大败鬼子藤原挺身队;是他带领大家在羑里城全歼鬼子士官队;同样也是他带着大伙儿率先攻上太原城垣,将“红一连”的旗帜插上太原城楼……

可是,眼前的这个中年男人目光呆滞,完全失去了往日的刚强和锐气。

李团长转身对陪同的大队书记和群众道:“我们战友多年未见,只是想叙叙旧,就不打扰地方上的同志们啦。时下正是农忙时节,大家伙儿都去忙吧。”

书记会意,对围观的社员群众大声道:“同志们,两位首长和咱们的六子同志是出生入死的革命战友,咱们不要打扰他们,让他们好好叙叙旧,大伙儿都去干活吧。”

待众人散去,李团长站在坡地上四顾,见巍巍太行石峰耸立,万山红遍,蔚蓝的天空中不时传来大雁的叫声。面对这久违的熟悉景象,李团长心情顿感舒畅,同时不禁有些技痒,他高兴地对六子说:“秋高气爽,好天气!我也好长一段时间没有打枪了,今天陪老团长打打猎怎么样?”

六子有些踌躇,道:“团长,俺自打离开咱部队就再也没有摸枪了,不知道还能不能……。”

“少废话,拿着!”

李团长返身从陪同的警卫员手里拿过一杆步枪抛给六子,六子连忙伸手接住。

这是一杆崭新的新式步枪,修长的枪身泛着枪械特有的金属蓝光,整块硬木削成的黄褐色枪托护木还散发着木料的清香,雪白的刺刀是六子未曾见过的细长三菱形状,虽然已经折叠起来,但仍让人感觉阵阵寒气袭来。

“好枪!”甫一上手,六子由衷的赞叹就不禁脱口而出,他的双眼散发着很久没有的光芒,仔仔细细地端详和摆弄起手中的步枪来。

这种原名SKS的半自动步枪在苏联只是一种过渡性武器,很快就被AK47所取代。 虽然她在原产国生不逢时,但她的尺寸、后坐力适中,结构简单可靠,最重要的是她的射击精度很高,明显优于同期的比利时FN49、法MAS49、捷克斯洛伐克的Vz52。因为适合中国国情,她的仿制品五六式半自动步枪在中国落地生根,遍地开花。

李团长脸上堆起罕见的坏笑,手里拿着一个弹夹凑上来说:“这可是全新的五六式半自动,一次装十发子弹,扣一下,打一发,不用每打一发都要手动上膛。而且,她的射击精度特别好,不但远远超过大八粒,连三八大盖和水连珠这些手动上膛的步枪也望尘莫及,部队也是这几年才开始全面换装的。怎么样,不想试试?”

作为一名曾经在朝鲜战场使用美制伽蓝德半自动步枪击倒不少美国大兵的志愿军老兵,六子当然知道自动射击的重要性,当年使用三八步枪和水连珠步枪的时候,就曾多次因重新上膛而耽误战机,不但白白放过不少敌人,还有战友因自己无法提供连续的火力掩护而牺牲,他曾多次为此懊恼不已。参加过激烈战斗的老兵们都深有体会,这在中近距离射击中尤其重要,如果不能准确而迅速地把面前的敌人打倒,那面临的可不仅仅是损失战机,连自身和战友的性命都可能不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