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阅读网

无广告免费公益阅读网

苍狼惊世录 第八章

苍狼惊世录 第八章封面

作者:匿名  日期:2020-07-05

西原,夜陵城郊大营。

“大哥,雷霆一脉窃据家主之位已有数十年之久,现在该他交出这一切了。”中军大帐内,一名青甲将领神色激动。

“是啊,将军,该是到了报仇的时候了!”另一名青年将领附和道。

“凌云,我知道你想干什么,报仇?你会想到报仇?你觊觎这家主之位也很久了吧?”大帐主位上的中年将领说。

“大哥,你手握西原道十万大军,你就不能果断一些!”

“果断?你也说了我手里有十万人,还有十七万人掌握在雷霆兄弟手里,你贸然行动必败!”

“没错,是有十七万人掌握在雷霆兄弟手里,但是这十七万人大都分散在西部边陲,最精锐的金羽骑射虽然驻扎在城里,但是只有三万人,我就不信这区区三万人能经得住我十万大军倾力一击!”

“凌云,你有什么把握这十万人都能对你忠心不二?你想过没有,万一有人告密,这十万人性命何在!”

“大哥,你才三十五岁,怎么就这般胆小,做事前怕狼后怕虎。实话告诉你,这半月之间我已经把大军清理了一遍,凡是不和我一条心的都已经统统除掉,现在这剩下的八万二千人都是对我忠心耿耿的。而且我在清理的同时已经派人偷偷潜入城中,和申屠越等人取得联系,他们答应在城内接应我们。”

“凌云,看来你是势在必得,也罢,你自己去吧,不要扯上我。”

“大哥,你觉得你知道了这么多秘密还有其他选择么?两条路:要么和我一起起兵,事成之后我推你做家主。要么去死。”

“雷凌云!你敢威胁我!”

“雷昊云,我不是威胁你,是给你一个选择。”

“你!好好好,你想取我性命,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雷昊云一跃而起,落地时已拔剑在手,没有半点停顿重剑直刺,寒光闪烁直取雷凌云眉心。

雷凌云腰一沉,一个铁板桥躲过这凌厉的一剑,左手撑地,身体向左用力,整个人向左一闪,同时右手拔出腰间长剑向上一挡,“当!”两柄剑剑刃相碰,撞出火花。

雷昊云见一击不成,重剑立即回撤,右手将重剑举过头顶,以千钧之势劈下,竟是要生生将雷凌云劈成两半!

雷凌云见状不退反进,长剑上挑,贴着雷昊云的剑身径直向上,然后手腕突然一翻,剑刃削向雷昊云手腕。血光一现,雷昊云长剑落地:“你敢杀我!”

雷凌云长剑一送,剑尖已然刺入雷昊云咽喉,雷昊云双目圆睁,不可思议地看着面前一脸阴翳的同胞兄弟,张开嘴想要说话但却发现冰冷的剑尖已经堵住了他的咽喉,他用尽全力也只能发出微弱的呜咽,雷凌云拔出长剑,和长剑一起离开雷昊云喉咙的还有鲜血,温热的血液溅在地上,还散着微微的热气。

雷昊云觉得眼前的事物渐渐模糊,“砰”失去知觉的雷昊云倒在地上。

雷凌云瞥了一眼地上的尸体:“传令下去,兵发夜陵城!”

夜陵城

“吴狗子,你爹不是说今年给你娶媳妇儿吗,这都十月了,怎么还没动静啊?”一名值夜的守军说。

不远处那个叫吴狗子的士兵憨憨一笑:“俺爹说了,那家姑娘嫌俺只是个大头兵,非要等俺当上屯长才肯嫁给俺。”

“屯长?狗子,你想媳妇儿想傻了吧,你只是个武卒,离屯长还......”话没说完那守卒突然没了声音。

“大刘,怎么了”吴狗子跑过来一看,一支羽箭**了大刘左眼。

“夜袭,夜袭!”吴狗子取下腰间的铜锣疯了似地敲着,城墙上瞬间人声鼎沸。

“炮弩攻城!”城下雷凌云下令。

十七具炮弩被驭马拉到城下,比人腿还粗的倒钩弩箭被安放在巨大的弩机之上,四名军士用力拉动机括牵引弩弦。“放!”十七支巨箭带着手臂粗的铁链飞向城头,带倒钩的箭头深深钉入城墙,铁链后面连着云梯,身披铜甲手持盾牌的士兵顺着云梯向上攀爬,城墙上人头攒动,士兵们刚从睡梦中惊醒,连盔甲都来不及穿就跑上城头,“噗噗噗”钢刀入肉的声音不绝于耳。

“大将军,不好了,雷凌云率城郊驻军兵变,叛军正在攻击北门!”定西侯府,一名士兵跌跌撞撞地冲进大门。

“雷凌云反了?”年过六旬的老将雷霆站在阶前。

“报,大将军,雷凌云已反,叛军已登上城墙!守军正在抵抗。”另一名士兵闯入侯府。

“来人,着甲!”老将军下令,声如洪钟。

一身镀金钢甲的老将军双手拄着重剑威风凛凛站在阶前,两旁将校林立:“雷敢”

“在”另一名银发老将出列单膝跪下。

“持我令箭调金羽骑射前出西门,绕到叛军背后突袭!”雷霆解下腰间银色虎头令牌,掷向面前的老人。

“是”老人接住令牌转身离开。

“雷震”

“在”,出列的又是一名老将。

“快马前往虎踞关大营,调两万精锐前来支援!”

“是”老将转身离开。

“其余人随我上城迎敌!”

“是”诺声如雷。

北门战场

“将军,城上守军已经开始反击,我们必须速战速决!”城下一名叛军将领说。

“攻城冲车!”雷凌云下令。

高达三丈的攻城冲车被二十名军士推着缓慢前进,冲车外部用生牛皮覆盖,中间用铁链挂着一根两人合抱的巨木,那木头的头部被削尖并被包上生铁,城上守军射下火箭,冲车周围的军士手持盾牌一路护送冲车来到北门前。

“撞门!”一名百夫长下令。

“嗬嗬嗬”士兵们喊着号子晃动巨木一下一下地撞击着城门,每撞一下城门上都会落下大量的木屑。

眼看城门就要被撞开,雷霆率领一队精兵赶到,及时加固了城门。“他妈的!”雷凌云骂了一声,随即下令,“火箭,两轮齐射,烧城门!”

三千弩手排成两排上前,一声令下前排弩手同时扣动弩机,一千五百支火箭离弦而出,第一轮箭还没落下时第二轮已经发出,三千支火箭钉在城门上,本就摇摇欲坠的城门在烈火中轰然倒下。

“杀!”雷凌云大喝一声,催动战马带着数千亲兵冲进城中。

城内。

须发皆白的老将双手挥动重剑,奋力砍杀着周围的敌军。“父帅,不好了,金羽骑射已经宣布效忠雷凌云,二将军被杀,三将军率虎踞关援军半路被叛军袭杀!”,一名副将一路杀到雷霆身边,“什么!”雷霆听闻自己两个弟弟皆已战死、金羽骑射又已叛变,犹如晴天霹雳,两名敌军趁其不备突然放箭,两枝羽箭射进雷霆右肩与右胸。“父亲,父亲你受伤了!”那副将大惊。“辰云,我在此抵挡,你杀出重围回到侯府,让蝶舞速速出城,让她为我们报仇!”说罢不由分说单手拎起雷辰云向远处掷去。然后一把扯下早已支离破碎的甲胄:“来吧,兔崽子们!”说罢挥动双手重剑冲向源源不断的敌人......

定西侯府

城内的火光和厮杀声早已让府中的家人奴仆各自逃散,当浑身是伤的雷辰云回到侯府的时候,侯府大门敞开,门前站着一个不算高大但挺拔的身影,那是雷霆十三岁的孙女雷蝶舞。

“蝶舞,快走,叛军已经进城。”

“不,我不走,我要留下和爹一起杀叛军。”

“蝶舞,你还小,快离开这儿,我会引开敌军助你出城。”

雷蝶舞还想说什么,却被雷辰云不由分说拉着胳膊回到侯府内堂,从内堂屏风后墙暗格里拿出一柄剑,那剑长四尺,宽只二指,镶银的鲨鱼皮鞘上用金丝嵌着“离恨”二字,雷辰云将剑交到雷蝶舞手上:“蝶舞,这是我雷氏家传宝剑‘离恨’,今天我把它交给你,你带着它从东门出城,一路向东到帝都去,若天下大乱,唯有帝都或有一片安宁。”

雷辰云带着女儿来到后院马厩,备好两匹马,将其中一匹马的马蹄用布层层包好。

“爹,那你呢?”

“我去帮你引开追兵。”雷辰云翻身上马,“等会儿我会把追兵引到西门,你从东门出去。”

黑暗中的雷蝶舞含泪看着自己的父亲策马西去,一路用长剑敲击马鞍,立刻有无数火把追赶雷辰云,半晌,她一夹马腹,包了布的马蹄在石板路上发出细微的声响,向东门而去。

帝都烈元

“铛铛铛”乾元殿三声悠长的钟声响起,数百名大臣由左右相国领衔,从乾元殿正殿两侧的白色大理石楼梯鱼贯进入乾元殿,长宽各十丈的大殿中伫立着十八根金漆楠木巨柱,每一根柱子都有三人合抱粗细,上面雕刻着九条飞龙,九条一尺粗细的纯金巨龙攀附在大殿的穹顶上,巨龙张牙舞爪面目狰狞,龙头聚向一处,共同攒着一颗三尺方圆的水晶球,大殿正中用黄金堆砌的高台上一座由纯铁铸造的王座静静伫立着,黑色的王座上没有镶嵌宝石,只是在王座的靠背上用浮雕浅浅的雕刻着三支羽毛。这座钢铁王座是喾元帝亲自铸造,象征着自己的王朝是用钢铁打下的,也是提醒子孙不要忘记江山来之不易。铁王座的右边放了一张榻。

“啪啪啪”三声静鞭响后,整座大殿安静下来,安静的如同一座坟墓。

二十七名金甲长门卫手按腰间佩剑从偏殿走出,四名内侍举着白羽葆紧随其后,七岁的皇帝秦奚一身九龙皇袍拉着皇太后的手走上黄金台。

“皇上、皇太后驾到,众臣早朝”

“吾皇万岁”数百名大臣齐刷刷地跪在大殿的青砖上。

“众卿平身”

“谢皇上!”

皇太后待众臣起身后缓缓开口:“近来边报频传,北野、东海、西原先后起兵,各立国号、定都城,不听皇室号令,前日这三家分别派人送来奏折,竟要求皇室封他们为诸侯,赐节钺,要与朝廷平起平坐,各位爱卿以为如何?”

“臣郑浩启奏皇上、太后,北野、东海、西原三处目无君上,擅自起兵,实属大逆不道,臣以为,应速速发兵征讨,以宣我朝廷威严于天下。”

“臣以为不妥,此三处握有大军百万,且士卒久经战阵,皆为精锐,朝廷发兵,倘若这三处发兵应战,敢问郑大人,朝廷胜算几何?”

“田大人此言差矣,此三处虽然士卒众多,然三处并非一心,朝廷大可遣一大将率精锐数万分而破之,必获全胜”

“那司马大人以为谁可领兵?”

“慕容太尉可担此任”

“臣以为不妥,朝廷发兵,谁敢保证这三处不会结盟反抗,到时战端一开,国库存粮支持不了半年,若这三处切断我粮草辎重,我军必败”

“刘伶!你竟敢说朝廷必败,我先杀了你!”

“曹大人息怒,且听皇上圣断。”

“诸卿”皇太后缓缓开口,“诸卿之意哀家已经知道,待哀家与皇帝商议之后再做决定,退朝吧。”

“众臣退朝”

“吾皇万岁”

回到安平宫,皇太后对身边的贴身内侍说:“你悄悄去请太傅吕靖进宫。”内侍低头回答:“诺”

吕靖来到安平宫,跪在珠帘之外:“臣吕靖拜见太后。”

“太傅请起”

“谢太后”

“太傅,今天在朝堂上你都听见了,你觉得哪个主意可行?”

“启奏太后,臣以为诸大臣的办法都有风险:贸然开战则帝都不保,观望不前则养虎为患。”

“那太傅以为该当如何?”

“启奏太后,臣有一计,可使薛、雷、白三家相争,朝廷可坐收渔利。”

“哦,不知太傅有何妙计?”

“要行此计,还需一人相助。”

“谁?”

“太尉慕容襄。”

“来人,宣太尉慕容襄进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