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阅读网

无广告免费公益阅读网

老枪——老兵最后的战斗 五十二、鵺

老枪——老兵最后的战斗 五十二、鵺封面

作者:匿名  日期:2020-07-05

羑里城外一片寂静,藤原静静地趴在高高的城楼上,抬头望去深邃的夜空中繁星流动,如钩的月牙儿则在遥远的天外时隐时现。

如此寂静难得的夏夜让藤原不禁有些想家了,想念自家庭院里的静翳和远处歌舞町上艺妓馆偶尔传来的音乐声和酒徒们的喝彩声,想念妈妈做的甜米糕的香味……。如果不是身上沉重闷热的伪装和手中的狙击步枪时刻提醒着他,藤原几乎忘却了自己正身处残酷的战场。

露水打湿了他的双颊,却丝毫不能驱散他背心的燥热,不透气的雨披让他浑身被汗水湿透,但藤原却不敢乱动,更不会将雨披脱下来――雨披反面的黑色在夜晚是最好的伪装服。

就在这个寂静的夜晚,城外一个毫不起眼的小土包上,同样静静地潜伏着一名八路的枪手。这名枪手用石块、杂草和树枝将自己隐蔽得很仔细,仔细得即使在大白天你从他身边走过也未必能发现他。枪手瘦削的脸庞透着远超其年龄的沉着和坚毅,这时候的六子完全没有了先前的稚嫩与任性。

石城和任村一战后,六子成为了新一团和整个边区的大英雄。伤愈归队后六子拒绝了胖事务长等团部一众人等的挽留,在王指导员和红一连全体战士们的热烈欢迎下重新回到红一连,重新成为红一连的一名普通战士。这次攻打羑里城,自打从李团长那儿得知上次在任村杀害小李的鬼子指挥官就在城里后,他就憋足了一口气要为小李报仇。今天天还没亮的时候六子就带着几只窝头和两壶水潜伏在这里了,一整个白天都没有发现有价值的目标。天黑以后,城外的其他神枪手都陆续撤回去了,只有他还潜伏在这儿一动未动,直觉告诉他今天东门的鬼子有些反常。果然,初更后借助微弱的星光他发现四个反穿雨披的鬼子悄悄地爬上了城楼,并分散埋伏下来。六子打醒精神,往手上、脸上又涂了些艾叶汁以驱除蚊虫的骚扰,然后两眼盯紧了那几个鬼子,等待机会。

不出所料,二更时分城外开始出现动静,透过装在九七式上的3.5倍瞄准镜藤原瞧见数十个土八路正抬着几门土炮和抛石器,沉着夜色悄悄地向城墙潜近。

“呦西,终于来了!”藤原轻轻地将子弹推上膛,测算好距离,然后将瞄准镜中心T柱的柱尖牢牢地套住打头的那个干部模样的土八路头部,正准备勾动扳机……

“叭!”

三八枪特有的脆响打破了原本寂静的夏夜。枪响的同时,那几伙土八路立即趴倒在黑暗中,迅速消失了踪影,狡猾得如同一群准备偷农民家禽而被人发觉后的狐狸。

藤原侧过头来,正想看清楚到底是那名队员违犯自己的命令擅自开枪,却骇然发现趴在自己上方城楼檐口上的一名狙击手“哗啦啦”地滚落城楼。藤原一脸的惊讶,作为一名狙击手他竟然丝毫没有察觉到敌方枪手的存在,甚至对方已经开枪了,他都没有发现对方身处何方。

这时,远处微弱同萤火虫般的火光再次闪烁了一下。

“咣!”

子弹穿过雨披擦着钢盔边上飞过,藤原感觉到像被人拿大木棒在脑壳上狠狠地砸了一棒一样,随即翻倒在地上,脑袋一片混沌。如果不是恰巧偏了一下头,死定了。

天渐渐地亮了,从不吸烟的藤原大佐呆坐在城垛后面,一根接着一根死命地吸着向属下一名小队长要来的香烟,一言不发。

城外除了几片被压倒的青纱帐外,什么也没见着,土八路已趁夜色退了回去。随行的三名狙击手两死一伤,全军覆没。被击中前,他终于看清楚了八路神枪手开枪的位置――就是城外六百米外的那个小土包,前两天他的九二步兵炮还有炮弹时,他曾命令炮手开炮压制那上面的八路机枪手和神枪手。

六百米!

在这个距离即使装备了3.5倍光学瞄准镜的九八式狙击步枪也无法看清黑暗中的目标,藤原实在搞不明白在这个距离上怎么还能有人能在黑暗的夜晚仅凭肉眼看清楚并击中他和他的队员。

他不由地想起传说中的一种动物――鵺,据说牠有着乌鸦的外表,黑天鹅的翅膀,鹰的利爪和眼睛,漆黑中视物如同白昼。牠杀人的手法凶残,无法用语言描述,只要是牠认定你是坏人,那你就不可能活到天亮……

想到这里,藤原夹着香烟的手不由地颤抖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