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阅读网

无广告免费公益阅读网

老枪——老兵最后的战斗 八、战利品

老枪——老兵最后的战斗 八、战利品封面

作者:匿名  日期:2020-07-05

李团长一行还没进村,远远地就听到村头的晒谷场上传来一阵吵闹声,走近一看,原来是两名战士正在争一杆步枪。

其中年龄和个子都稍大一些的那个战士大声喝道:“撒手!”

“就不撒,就不撒。”年龄和个子都稍小一点的那名战士身子已经被拖倒在地上了,仍死死抱着步枪的枪托不肯撒手。

“再不撒手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我缴获的枪,凭什么给你?”

“你撒赖,明明是我先缴获的。”

……

“全体都有,列队。”

红一连连长和教导员已经闻讯赶来。

小个子战士依然死死地抱着步枪死活都不肯松手,抢枪的另一名战士扭头望了一眼连长、指导员黑黑的脸庞,这才无可奈何地松开撰住步枪的手,归入队列中。

李团长伸手制止住正要上前大声斥责抢枪小战士的洪连长,就在刚才,当他再次见到这位憨憨的小个子炊事兵,他就已经完全明白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啦。

李团长走上去和颜悦色地对小个子战士说:“能让我看看你的枪吗?”

小战士抬头眯着一双小眼仔细地看了看李团长,这才恋恋不舍地将手中的步枪交到李团长手上。

李团长仔细地查看手上的这杆步枪。这是一杆让人一见就爱不舍手的全新三八步枪,枪身上下泛着金属的烤蓝光泽,枪膛里还散发出击发后淡淡的硝烟清香。仔细再看枪管和普通的三八枪又有些微微不同,管壁较厚且稍长,明显是为了获得更高的初速,更稳定的飞行性能,更远的射程而改进的。

李团长把目光从这杆奇特的三八步枪上收回来,问:

“能告诉我这是怎么一会事儿吗?”

队列中抢枪的大个子战士抢先大声地回答说:“报告首长,是我先发现并打死了拿这杆枪的鬼子,然后又是我先缴获这枪的。他,刘六子,一个小炊事兵,不分青红皂白,冲上来就硬说这鬼子是他打死的,枪应该归他。我把鬼子身上的雨衣、钢盔和指南针全给他,他都不干,偏要跟俺争这枪。”

“他放屁,鬼子是俺打死的,枪也是俺先找到的。”六子涨红了脸争辩道。

李团长听完后,说:“噢,我明白了。就是说你们俩都开了枪,都认为这个鬼子是自己打死的,这枪应该归自己,对吗?”

“对。”

“对。”

原来当天下午除了六子外,还有一位红一连的战士不但也向这个鬼子开了枪,还同六子一样生长在太行山的大山里,擅长攀爬悬崖峭壁,也同时想到如果跟在其他战士后面冲进鬼子阵地将只能捡点儿别人剩下的残羹剩饭,所以都不约而同地打起了崖顶鬼子这杆步枪的主意。

李团长对着队列中的红一连战士大声道:“八班长陈长庚?”

八班长回答:“到。”

八班长是红一连除老张外枪法最准的,也是团里最出色的神枪手之一。

“按你观察,你们当时所处位置到崖顶这个鬼子潜伏位置的距离是多少?”李团长继续问。

“报告团长,我们排是突击排,冲在最前面,当时我本人和全排战士都被敌人压制在沟底,观察不到崖顶的鬼子枪手,所以无法射击。”

“那你估计一下距离。”

“……我捉摸着要想看得着这个鬼子,那起码得在我们身后的半坡上,估计最少得有六、七百米吧。”

“对,战后我实地测算过,从你们出发的山坡到崖顶潜伏鬼子最短的距离是七百米。”李团长转身对六子和大个子战士说:“那就算七百米好了。

他用枪口指着地上的鬼子钢盔命令警卫员小李:“去,把这顶鬼子的钢盔挂到村外的大槐树上去。”

钢盔挂好了。

李团长对六子和大个子战士说:“这里到大槐树刚好七百米,你们俩谁能一枪打中小鬼子的钢盔,这杆三八步枪就是谁的。谁先来?”

“来就来。”

大个子先走上前来,从李团长手上接过步枪和一发子弹。依托着场中央的磨盘瞄了许久,发出一枪。

钢盔依旧稳稳地挂在老槐树上,一动不动。

大个子挠着后脑勺站起来,颇有些不忿气,嘴里嘟啷着:“不小心失手了,再来一次肯定能打中。”

李团长说:“陈长庚,你来。”

八班长也持枪依托磨盘瞄了很久,但他始终没有击发。八班长站直了身子,把子弹从枪膛里退了出来,把枪和子弹一同交回团长手上,说:

“距离太远了,我没有把握,还是别浪费这宝贵的子弹了。”

李团长对大家说:“大家听好了,咱们经过训练的优秀战士可以击中四百米以内的目标。超过四百米,一般人的视力已经看不清楚目标了,要经过长期严格的磨练才能突破。像你们连的神枪手陈长庚同志,六百米内的目标他有绝对把握击中,但是,现在目标是七百米,而且是个小小的钢盔。陈长庚同志没有把握,我也没有把握。”

李团长说完,走到六子面前,把枪和子弹交到六子的手上。

六子也不说话,他熟练地将子弹装好推上膛,双脚一前一后成丁字步,挺直了腰杆,双肘贴紧了身体,枪托抵在右肩不紧不松,用立姿射击方式瞄准远处的钢盔。当准心、照门和钢盔形成一条直线的时候,他又将枪口往上抬了抬,修正了弹道瞄准挂钢盔的绳子。

枪响盔落。

红一连的全体战士,包括王连长和张指导员个个目瞪口呆,尤其是刚才还牛X烘烘同六子争夺这杆三八步枪的大个子战士。他们完全没有想到,也不敢相信连神枪陈长庚都无法击中的目标,六子这个一点儿也不起眼的小个子炊事兵竟然一枪中的。在场所有人中只有李团长和他的警卫员小李笑眯眯地在一旁看着,也只有他们俩才见识过六子的精湛枪法。那一次目标的距离可是比现在更远,足足八百米,还是移动的!

“大家都看好了。”李团长从气喘吁吁的红一连战士手中接过被子弹前后对穿了个小孔的鬼子钢盔,举起来展示给大家看。

“现在,大家说这杆鬼子的三八步枪到底应该是谁的战利品?”

“六子!”全连异口同声地大声回答。

李团长继续道:“咱们八路军有铁的纪律,一切缴获要归公。鉴于刘六子同志在这次伏击敌人运输车队战斗中的出色表现,现在我代表团党委决定,将这杆三八步枪正式授予刘六子同志。”

“刘六子同志,请上前。”

李团长郑重地将步枪交到六子手里。

“哗哗!”

掌声响亮而热烈。

六子把枪挎在右肩上,然后向李团长行了一个标准的持枪礼。

待六子入列后,李团长从皮机要包里取出一份文件,道:“下面,我宣读边区司令部对你们连的嘉奖令……”

……

傍晚,红一连庆功的聚餐会正酣,为了今天的聚餐连长和指导员咬牙将平日省下来的餐费向驻地的老乡买了口猪给战士们加菜。

李团长离开外面喧闹的人群来到炊事班的小院里,看见老崔和另一名炊事班战士在收拾碗筷盆碟,六子则在一旁一遍又一遍地擦拭他的新枪。

“老班长。”李团长对老崔道。

“团长好!”六子这才跳起来,手忙脚乱地准备敬礼。

“团长,你怎么来了?”老崔转过身来,一面把满是油腻的双手往腰间的围裙上抹,一面说。

团长示意六子和另一战士不用拘谨,该干吗就干吗,自己则在院子中的小桌旁坐定,说:“来看看老班长您。”

老崔交待六子进屋去把床下他珍藏了许多日子的地瓜老白干给拎了出来,又搞来一听刚缴获的鬼子牛肉罐头、一碟炒花生米和卤熟的猪下水,俩人坐在明亮的月光下喝起酒来。

“我一看六子的枪法,就知道是您教的。”李团长先给老崔倒上。

“也不全是,这小子是老张头的徒弟,眼神特好,我只是点拨他几下而已。”老崔美美的咂上一口,道。

“就是那个神枪手老张?”

“对,入伍前是猎户的那个。”

“难怪。”

“老张在六子他们村养伤的时候,为了解救村民不被鬼子残害,牺牲了。可惜呀。六子就是拿着老张的番号牌找到部队的。”

……

从团长的警卫员小李嘴里六子得知,原来团长也曾是咱红一连的一员,刚入伍时老崔还曾经是他的班长呢。而老崔原先也是团里有名的神枪手,在娘子关同小鬼子作战的时候眼睛被鬼子的毒气熏坏了,一端枪瞄准眼睛就流泪,而且视力也大不如前,加上常年风餐露宿,胃病很严重,所以才主动要求调到炊事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