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阅读网

无广告免费公益阅读网

老枪——老兵最后的战斗 一O六、秋猎

老枪——老兵最后的战斗 一O六、秋猎封面

作者:匿名  日期:2020-07-05

六子和李团长各握着一支五六式步枪走在前面,王指导员和两名警卫员跟在后面,一行五人沿着山道往更高的山林走去。几人一面走一面聊,说起龙渊里阻击战后从浮土里将昏迷不醒的六子跑出来的情形,说起那场空前残酷的战斗中牺牲的陈科长和红一连全体官兵,几人不禁再次涕泪横流。再想起那些建国前牺牲的许许多多战友,李团长仰望这巍巍太行,不禁有些唏嘘。

路上,时任我军某部军长的“李团长”告诉六子他这次是奉命到北京学习,路过虎泉县,所以顺道叫上在县委任书记的王指导员一道来探望他,并简单地给六子介绍了五六式的来历和特点。这是一杆来自老毛子的步枪,是用来替换水连珠的,继承了苏制步枪的简单、皮实和高精度。在前不久的中印边境自卫还击战中,表现出优异的弹道性能和精度,全面压倒印军普遍装备的旧式恩菲尔德步枪。

六子从家里带出来的两条黄狗以往还从未陪同主人出来打猎,所以异常兴奋,一路“汪汪”地吠着在草丛和灌木丛里卖力地搜来搜去。不一会儿,百米开外一只受惊的野兔“嗖”地从藏身的草丛里跃出,正欲窜进树林深处。李团长眼疾手快,抬手就是一枪。

一名警卫员快步跑了上去,撵跑了黄狗,双手高高地举起一只野兔,兴高采烈地喊道:“打着了,打着了!军长的枪法真棒!”

李团长接过这正贴秋膘的兔子,瞅了瞅,不以为然地道:“这算得上啥!你们身边的这位六叔才是真正指那儿打那儿,弹无虚发的神枪手。想当年我初次遇见他的那会儿,个头比这枪也高不了多少,挑着一副饭挑给前线战士送饭。足足有八百米的距离,他小子两枪就干掉两名鬼子军官。”

说着,李团长转身对六子道:“这枪我亲自调校试射过,来,打两枪,让这俩少不更事的小兵娃子见识见识啥叫神枪手!”

六子眯着双眼四下一扫,然后举枪瞄准左前方二、三百米开外、坡上高高的那棵大榆树树梢。俩警卫员睁大双眼仔细朝树梢上望去,可是,树上除了密密麻麻的叶子外,他们啥也没瞧见。

“他在瞄啥呀?”

就在他俩纳闷的时候,伴随着一声清脆的枪声响,一只猎物应声从树稍上掉了下来。与此同时,一只大鸟惊叫着飞向湛蓝的天空。

“叭!”

说时迟,那时快,在受惊的大鸟才刚刚飞离树梢的时候,六子的第二枪紧接着也出膛了。

两只大鸟就在那么一瞬间,先后坠落树下。

两名年轻的警卫员看得目瞪口呆,如此枪法,他们是前所未见,以致完全忘记了阻止两条兴奋的大黄狗一面“汪汪”地叫着,一面撕咬猎物。他俩在部队机关也算“见多识广”了,见过我军无数的神枪手,有打固定靶,也有打移动靶的。但今天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们无论如何也想像不出来人世间竟然还有如此出神入化的枪法。

真是太神奇了!

夕阳西沉时分,几人回到椿树坪村。六子那八岁的儿子已经放学了,正在村头的银杏树下张望,看见六子的身影远远地就欢天喜地迎了上来。李团长高高地把小六子举起放在自己的肩膀上,一行数人有说有笑地走进院子里。孩子的娘小薇事先得到了消息,已经提前在准备晚上的饭菜。

现役制式步枪打野禽,那准确性和射程完全不是山民们那些土制猎枪可以比拟的,再加上由两位弹无虚发的神枪手执枪。几人才在山上兜了半个下午,收获就已经不少了。六子从中挑了一些让儿子给村里的几位老人家送去后,自己就在院子里剥皮、拔毛,拾缀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