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阅读网

无广告免费公益阅读网

老枪——老兵最后的战斗 十七、重生

老枪——老兵最后的战斗 十七、重生封面

作者:匿名  日期:2020-07-05

重建红一连的事情才定下来,李团长和冯政委又开始为鬼子连续的扫荡、蚕食等事情烦恼,突然,警卫员小李连“报告”也没来得及喊,一头就冲进了屋里。

“回来了,回来了!”

李团长面有愠色,道:“什么回来了,你疯疯癫癫的搞什么鬼?”

“六子,六子,是六子回来了!”小李兴奋得连话都说不全了。

“六子回来了?”李团长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对,是六子回来了。”

“走,快带我看看去。”李团长一把抓起桌上的军帽就跟着小李往外跑。

李团长、冯政委等几个人刚跑出院门就望见衣衫褴褛的六子背着一支被打掉了枪托的步枪,拖着一条伤腿一瘸一拐地迎面走了过来。一个多月没见,六子像变了个人似的,瘦得只剩下皮包骨,肩上的枪伤也已经化脓,浑身上下散发着难闻的气味。

六子跛着腿走到李团长面前,还未举手敬礼,大颗的眼泪就扑簌簌地流了下来。

“团长……”

李团长上前两步,一把将瘦削的六子搂入怀中。

“回来就好。”

“呜呜……”

六子在李团长的怀中大声地哭了起来。

原来,直到第三天鬼子退回邯郸后,才有几个胆大的牛庄村民感恩于八路军牺牲自己以保全牛庄村民的义举,携带了农具前来收殓、安葬阵亡红一连战士的遗体。其中的一个村民发现了被砖瓦掩埋在神像后面的六子,他们将奄奄一息的六子从瓦砾堆里刨了出来,然后从家里拿来一些水和糊糊喂他,又找了些草药敷在肩膀的伤口和红肿的脚髁上,把他救活,并偷偷地把他藏在树林深处的坟场里。几天后,六子怀里揣着几个村民们给的窝窝离开牛庄,昼伏夜行,艰难地越过敌人的封锁线返回根据地。

一九四二年五一大扫荡大批敌特汉奸混入我根据地,给我抗日政府和武装造成极大损失,连左权参谋长也不幸蒙难,以身殉国。自此,我边区党委决定对掉队、落伍后又重新归队的干部、战士进行严格的审查,以防敌特叛变分子潜入根据地和我军。像六子这种全连都牺牲了,个人又失踪十余天后才独自从敌占区回来的战士更是是审查的重点对象,所以,六子的伤还没好利索就被从分区医院带走隔离审查。鉴于红一连的特殊性,一个在分区以致整个晋察冀边区都赫赫有名的标杆连队全军覆没了,事关重大,边区政治部林副主任亲自下来主持多次审讯。

派出去同当地地下党委联系的交通员已经回来了,但由于牛庄在红一连全体壮烈殉国后鬼子又加强对其的“肃正”工作,许多青壮年村民被杀害了,剩下的大部分远走他乡,再加上那几个村民救治六子时担心鬼子报复也没敢告诉六子真名,所以找不到见证人。其实,因为战斗发生在敌占区,即使是找到了当事人,当事人也会因害怕鬼子汉奸疯狂的报复而不敢承认救助八路军伤员的事实,因此,六子陈述的战斗和负伤经历也就无法核实。按照边区政治部林副主任的话说,纵使六子所陈述的情况全部属实,但他眼睁睁地看着全连被鬼子杀害,就他自己一个人活着跑回来,那么即便他不是叛徒,也是个逃兵。

咋一听到这个结论,李团长“啪”地一掌差点儿把八仙桌给拍碎了。

“净他X的瞎扯淡!一个十六、七岁的孩子,被掩埋在瓦砾堆里,身上两处负伤,没有子弹,枪也被鬼子炸坏了,你让他拿什么继续作战?”李团长气得直喘粗气。

一旁的冯政委赶紧把李团长按在椅子上,他十分清楚现在从延安到边区正在进行如火如荼的“整风”运动,这场“整风是思想上的清党,审干是组织上的清党”的运动由中央总党委直接领导,总党委副王任、中央社会部部长和情报部部长康生具体主持,目前正转入肃清内奸、审查干部的关键阶段。大批的老党员成为被怀疑对象,被诬指为“红旗党”(即打着红旗的假**)。一时间,延安和其他各根据地“特务如麻”,人人自危,根据地笼罩在一片红色恐怖的气氛之中。包括李团长他们俩人在内都是审查、过关的对象,所以在这个敏感时期个人的言行都要格外谨慎。

李团长伸手制止冯政委继续往下说,他道:“我敢用我的性命担保六子不是那种贪生怕死的孬种,更不会叛变投敌!我还是团长,这件事情就这么决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