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阅读网

无广告免费公益阅读网

老枪——老兵最后的战斗 六十九、前沿

老枪——老兵最后的战斗 六十九、前沿封面

作者:匿名  日期:2020-07-05

一九五一年夏秋防御作战以后,我人民志愿军全线开始大规模构筑坑道等防御工事,至一九五二年已基本成形,从而在横贯朝鲜半岛250公里长的正面战线,形成了具有20~30公里纵深的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在巩固阵地的同时,志愿军一线部队还广泛开展了冷枪冷炮运动,各部队组织优秀射手和炮手射击“联合国军”阵地上暴露的单个及小群目标,有效地限制了“联合国军”昼间在其阵地上的活动,让他们度日如年,苦不堪言。

启明星刚刚挂上天空的时候,新华社随军记者肖怡就来到了一X三师的师部,不巧遇上一X三师的主要领导都到前沿阵地去了。

“前沿阵地!”

肖怡不禁兴奋地叫出声来,她此行的目的不就是到前沿去采访一线杀敌的战士吗?肖怡跟一X三师师部的同志都比较熟络,她在太原战役的时候就已经认识他们的李师长了。肖怡想:既然师长都上前沿阵地了,她为什么还呆在这儿呢?于是,肖怡不由分说,死磨硬泡地要跟着一个后勤补给分队上前沿,搞得留守的宣传科长没办法,只好亲自领着两名警卫战士陪她一块儿上去。

即使是夜晚,敌人也没有闲着,夜空中敌人的飞机不时投下照明弹以监视我方阵地和道路,一旦发现有人或车辆的身影便会进行扫射或投弹轰炸。肖怡一行小心地避开空中盘旋的敌机,驱车跑了一段,然后下车沿着迷宫一般的交通壕和坑道左穿右转,折腾了大半夜,天亮时分才爬上位于山峰的我军主阵地。但是,真正的前沿还在主阵地下面、紧埃着敌人防线的那几座矮一些的山头,但宣传科长死活也不许肖怡再往前走了。正争执间,李师长的警卫员不知道从那儿冒了出来,将肖怡等一行四人带到了一个隐蔽得很好的地堡,科长轻声告诉肖怡这个隐蔽部就是红一连所属营的指挥所。

一进门,肖怡就看见李师长那张坚毅而和蔼的脸庞,他微笑着招呼肖怡到瞭望孔的高倍望远镜前面来。

这个隐蔽部位于主峰颈部的隐蔽处,居高临下,视野开阔,高倍望远镜下敌我双方的阵地和整个防线尽收眼底。这是肖怡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观察三八线的敌我双方前沿阵地,虽然事先已经有了充足的心理准备,但当前沿的景象映入眼帘,她的心里头还是为之一颤:敌我双方猛烈的炮火和燃烧弹把防线两侧双方阵地上原本茂密的植被全部烧光(其实部分树木是被交战的双方砍伐下来修工事,或者是因影响射界而清除掉的),目光触及之处全是裸露着的灰黑色山体,以及烧剩半截的树干和背阴处一小片一小片白色的积雪。在冰冷的晨光下,她没有见到一个人、一个小动物,甚至一株完整植物的影踪,只有一些被打坏的武器、装备东一件,西一件地散落在分界线两侧……

如果不是事先被告知这就是三八线,肖怡还真以为这是西部的某处荒漠。

战斗的惨烈程度远远超出了人们的想像!

随行的宣传科长指着面前的阵地主动向肖怡介绍说,在他们下面的两个山头就是四连(红一连)的阵地,中间隔着一条山沟同敌人对峙,当面的敌人是美第十军。一九五一年的夏秋防御战期间被我军死死顶住的“联合国军”再也无力发动大规模进攻,于是战线便基本稳定在这一线。在战线两侧双方都修筑了大量的防御工事,加上相互间的冷枪冷炮,双方的交战人员都转入地下不敢轻易露面,所以在阵地表面看不见任何人员。

“看,好戏就要开场了!”

隐蔽部里,不知道是那位军官在肖怡身后轻轻地说道。

这时,天空中层层叠叠的灰色云层渐渐裂开了一条缝,耀眼的阳光撒在这死一般沉寂的黑色大地上。

宣传科长继续告诉肖怡近期在这个团的防线当面活跃着敌人的狙击手,已经连续射杀我多名官兵,包括几名反狙击的特等射手。与以往敌人狙击手惯用高精度步枪进行狙击作战不同,这次敌人使用的是一种远射程的重机枪,根据敌人射击的规律推测,几次杀伤我军人员的狙击行动极可能是同一人所为。联系前一段时间敌人部分阵地主动后撤数十至数百米,主动脱离我军轻武器有效射程的情况来看,应该是在前一阶段的冷枪运动我方明显占据优势后,敌人调整了战术并从后方调来专门的人员和装备对我方进行反狙杀。敌人做狙击用的这种重机枪有效射程远超过我军现有的“水连珠”步枪和波波莎冲锋枪等单兵武器,使得两军阵前互打冷枪的战斗形势骤然向美军倾斜,我军则处于被动挨打的境地。

为拔掉这根扎在我们眼中的钉子,师部决定由师部作战科陈科长负责,并抽调四连刘梓班长等几名特等射手组成猎虎小组,准备猎杀这只直接威胁我们前沿阵地的“老虎”。经一段时间来的侦察和分析,猎虎小组已经初步掌握了敌人射手的活动规律并据此制定了具体的猎杀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