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阅读网

无广告免费公益阅读网

老枪——老兵最后的战斗 十九、封锁线

老枪——老兵最后的战斗 十九、封锁线封面

作者:匿名  日期:2020-07-05

村外的空地上,一连的战士们正在以班排为单位进行训练。进行队列训练的,战士们精神饱满,队伍整齐划一;进行刺杀训练的,个个虎虎生威,杀声震天;进行射击训练的,人人全神贯注,动作有板有眼;进行体能和越障训练的,全都生龙活虎,孔武有力……。

李团长在何连长的陪同下一路走来,看到这种情景,心里不禁暗暗地称赞:这个王指导员还真不愧是延安抗大出来的优秀干部,同何连长配合默契,才短短几个月一群新兵就被他们俩人训练得有模有样。王指导员还专门整了个口号“红一连,冲!冲!冲!”,每天早晚集合和训练前全连都会吼上几遍,吼得人热血沸腾。

红一连复活了!

看到这里,李团长的心里颇感欣慰。这支全新的连队目前唯一缺乏的是实战,假以时日这将是一支优秀的、战无不胜的英雄队伍。

回到连部,王指导员和何连长向李团长汇报了这一段时间来一连的建设情况,李团长代表团党委对一连的重建工作给予了充分的肯定,末了,李团长专门向两位一连领导了解六子近期的情况。令李团长颇为意外的是王指导员对六子的表现极为不满,一说起六子就颇为来气,认为他充满了悲观情绪,政治学习不认真,往往答非所问;军事训练不积极,练了几个月连正步都走不好;而且骄傲自大,自认为枪法好,军事训练包括射击训练他都认为正规的训练方法方式没用,多次顶撞教员。这些还不算,最严重的是消极厌战,冲锋时总是落在最后面,拼刺刀时违犯纪律开枪,几乎误伤自己同志……。

连以厚道朴实著称的何连长也只是打了几下“哈哈”,说:“是个好战士,只是还需要好好**磨炼。”也间接认同了王指导员的看法。这也难怪何连长,作为红一连在老牛庄一战的唯一幸存者,由于没有证明人,六子到底是如何逃生,如何归队,都存在着疑问。这姑且可以搁置不提,王指导员原本希望六子作为老红一连唯一幸存的种子能化悲痛为力量,激励和带领新组建的红一连尽快进入状态。可是,六子归队后沉默寡言,离群索居,不但没起到激励作用,反而把悲观失望的情绪带到新的队伍。

就说前天晚上穿越封锁线时和鬼子遭遇的情况吧。当时,带领这一百二十几个首次深入敌后独立执行战斗任务的新兵们通过鬼子封锁线,何连长和王指导员俩人的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了。过封锁线前,他俩把全连的干部都召集来开会,每个干部的分工和位置都有明确安排,并针对可能出现的突发情况制定详细的应对方案。出发的时候俩人一个负责在前开路,另一个则在后面压阵,力求不出一点儿状况,不丢下一名战士。

但到了实际执行时还是出现了状况,个别新战士因过度紧张发出了声响,被炮楼上的鬼子发现,一时间探照灯和机枪子弹就像瓢泼般撒了过来。按预定的方案,由何连长率领一个由曾是游击队员、有战斗经验的战士组成的班,主动开枪吸引敌人火力,王指导员和其他干部则率领其余战士按预定方向和路线转移。天亮后到了会合地点清点人数,全连都到齐,唯独缺来一个刘六子。六子失踪了一整天,直到第二天晚上才归队,让原本就窝了一肚子火的何连长和王指导员再也按奈不住,关了他禁闭,让他在里面好好反醒。

李团长默默地听他俩说完,这才道:“六子自加入咱抗日队伍以来,红一连就一直在突围、反扫荡、反蚕食,差不多每天都在战斗,所以他没有经过完整系统的政治学习和军事训练这是事实。还有一点你们不了解的是,六子在红一连的位置有些特殊,他平时随炊事班行动,作战时在不违反连领导命令的前提下,他可以自由地选择射击位置,不隶属于任何班排,这是得到原红一连连长、指导员的默许的。这是我的责任,我没有及时把这个情况告诉你们。还有一个情况很重要,关于前天晚上的事情有些细节你们两位可能还没有了解到,六子当时确实擅自脱离了队伍,可当时你们遭遇鬼子火力压制情况危急,六子随机应变离开队伍插到鬼子炮楼前面打熄了鬼子探照灯、消灭了鬼子机枪手,掩护全连安全通过鬼子封锁线。”

王指导员和何连长俩人颇感意外,何连长回忆起前晚的战斗,忽然想起来一件事儿,他说:“当时我们刚一开枪,鬼子的轻重机枪和掷弹筒就劈里啪啦地砸了过来,压得我们都几乎抬不起头。就在这个时候,鬼子的探照灯却突然熄灭了,机枪的射击声也没有先前那么密集,同时发现鬼子的火力转移去了侧面另外一个方向。我们坚持了一段时间,估计指导员他们已经脱了,就跟着撤了。当时我就在纳闷是那一支部队或地方武装在策应我们,掩护我们通过鬼子封锁线呢?”

何连长和王指导员俩人面对面地凝视了好一会儿,王指导员说:“报告团长,是我们两个情况没了解清楚,我们接受团长的批评。但是,一个战士长期游离在连队的正规训练和行动之外,毕竟不是一个好办法,我怕……”

李团长低头沉思了片刻,道:“你们考虑的也是,六子这只自由散漫惯的小野猴是需要好好约束一下。这样吧,团部在前一段时间的战斗中损失了两名通讯员,我那儿正缺人,你俩把六子借给我一段时间,什么时候你们想要回他了,再来把他领回去。”

何连长和王指导员:“……”

李团长从桌子后面站起来,说:“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

既然团长已经这么说了,王指导员他们俩人也找不出什么反对的理由,况且,这确实是最好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