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阅读网

无广告免费公益阅读网

老枪——老兵最后的战斗 七十二、抓“舌头”

老枪——老兵最后的战斗 七十二、抓“舌头”封面

作者:匿名  日期:2020-07-05

越过雷区后,一行人潜到美军前沿的铁丝网前。美军不管是海军陆战队还是陆军,还有那些没有马的骑兵师、不开飞机的空降兵什么的,名号虽然五花八门,但他们阵地布防有一样是共同的――那就是都喜欢在自己防守阵地的前面架设铁丝网,而且通常不止一道,六子见过美军阵地最多的总共有七道铁丝网,让人叹为观止。一道道一人多高的带刺铁丝网把自己牢牢地圈在里面,或许这样能让他们增加一些安全感。

陈鹏飞和侦察班长看起来应该是常在敌人前沿行走,明显精于此道。他们先是轻轻地将敌人挂在铁丝网上的罐头壳、啤酒瓶一一摘下,以免其发出声响;然后班长从背包里掏出一把大剪子将最下面两道铁丝剪断,一行人就可以匍匐着从铁丝网下鱼贯而入了。

在敌人第三道、也即是最后一道铁丝网前,陈鹏飞找到了白天在望远镜里选定的那个被炮火击毁后废弃的隐蔽部,在这里何副连长、两名战士和一挺机枪留下,其余人继续向纵深渗透。六子在队伍后面跟进,不由地被陈鹏飞和侦察班长俩人精湛的渗透技艺折服,心里暗暗的赞叹他们的胆大心细。

果不出陈鹏飞所料,凭借高山的遮挡和欺负我军没有侦察机,敌人近期在他们的防线后方动作频频,抢修了不少道路和工事。新修的道路上布满了各种型号车辆的车辙,在众多纷乱的车辙中陈鹏飞甚至还发现了履带车辆的车辙。好家伙,连坦克都调上来了!这时已经是半夜时分,但远处的敌人车辆仍旧忙做一片,敌人正夜以继日地向前沿运输弹药和其他军用物资。除此之外,他们还发现了一处前移的敌人炮兵阵地。

抢修道路和工事、炮阵地前移、加紧运输弹药、坦克……,一切迹象都表明:敌人即将向我发动大规模的进攻。

就在陈鹏飞他们基本摸清楚敌人的企图、准备悄悄地沿原路撤出敌人阵地的时候,两辆汽车一前一后地向着侦察小队的方向远远驶来。陈鹏飞重新拿起望远镜观察了好一会儿,凭马达的声音和车速他判断来的是两辆敌人的吉普车。吉普车被美国人戏称为“战地出租车”,是美军前线军官的主要交通工具。一下子来了两辆吉普车,车上肯定有美军军官。俗语说“择日不如撞日”,既然撞上了,就顺手逮着带走吧!于是,陈鹏飞做出了伏击的手势。

六子和机枪手立即在高处抢占有利地形支好枪支,陈鹏飞则同另两名战士悄悄地潜伏在道路的两侧。

当两辆敌人的车子进入伏击圈,六子一枪就穿过吉普车的挡风玻璃打在了敌人司机的前额上,敌司机的脑浆和血溅满了整块玻璃,吉普车车头一歪就撞在了路旁的石壁上。不待车上的其他敌人反应过来,机枪手一搂扳机就将车上的其他三个敌人连同吉普车一道打成了筛子。一般来说如果有两辆车的话,敌人军官肯定会坐在后面那辆车上,前面车上坐的是敌军官的护兵,美军的这些习惯及相应的打法陈鹏飞战前都详细跟六子他们说过,加上大家又都是久经战阵的老兵,所以打起来轻车熟路,没半点拖泥带水。

后面那辆敌吉普车的司机反应倒也迅速,见状“嘎”地一个急刹,接着就挂上倒档准备逃逸,不料被埋伏在路旁的陈鹏飞抬手一枪打中,头一歪也倒在了方向盘上。副驾位上的敌人卫兵反应也不慢,见状伸手推开车门身子一闪就跳下了车。但不等他冲着陈鹏飞把抢端起来,从另一侧路旁窜出来的侦察班长就“乒乒乒”地把一梭子冲锋枪子弹都打在了他的背上,立马也就挂了。最合作的反倒是坐在后座上的敌人军官,面对前、中、后三支逼近的枪口,连象征性的抵抗也省略了,直接就把手枪给交了出来。

对于敌军官的这种行径六子等志愿军战士是相当不齿的。的确,敌人包括连、排长这些一线指挥官在内的军官,特别怕死,总是躲在队伍的后面,甚至是坦克内指挥,与我军指挥员冲锋在前,撤退在后的作风绝然相反。因此,六子他们对敌军官不反抗一点儿也不感到意外,更不用担心他会自杀。陈鹏飞在弗吉尼亚军事学院的时候就因此事同美国同学激烈辩驳过,他的美国同学普遍认为只要是尽力了,当大势已去的时候选择投降是完全可以接受的,生命宝贵,没必要作无畏的牺牲。更让陈鹏飞等亚洲学生不理解的是不单自己不以被俘为耻,别人也不会因自己被俘而有看法,甚至歧视。像被普遍认为是麦克﹒阿瑟“替死鬼”的乔纳森•温莱特中将,接替前者的美驻菲部队司令官职务后仅两个月就成为了日本人的俘虏,被关押在我国东北奉天,战后获释仍回到美国军队服役,升任上将,仕途不但没有因被俘而受影响,还被许多美国民众视为“英雄”。对此,陈鹏飞颇难理解,只能归结于东西方文化的差异,但他认为对一名中国军人来说任何投降的理由都是牵强和绝对不成立的。

战斗到最后一颗子弹,最后一个人,绝不投降,这是作为一个中国人应有的气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