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阅读网

无广告免费公益阅读网

老枪——老兵最后的战斗 九十九、英雄虎胆

老枪——老兵最后的战斗 九十九、英雄虎胆封面

作者:匿名  日期:2020-07-05

当李连长紧随着作为突击队的二排冲进五O七号高地顶部的环形工事时,迎面撞见足足让他操了一整天心的本连“失踪”战士刘胤龙,这家伙胸前挂着一副敌人的望远镜,肩膀上还扛着一根缴获敌人的四O火箭筒,迎面从敌人的隐蔽部里走出来,正冲着他笑。

“别跟我嬉皮笑脸的,等一会儿再跟你算帐!”

李连长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越过刘胤龙快步走上前去,一把握住他身后的孙班长双手,对孙班长道:“同志,真是太谢谢你们了!你们是那个部队的?”

“你们部队的其他同志呢?”李连长的目光找遍了整个山顶和高地背面,都只见到孙班长同他身后的两名战士,他满怀疑惑地问。

“没有其他人了,只有我们四个!”孙班长答道。

“你们只有四个人就攻上了敌人高地?”李连长更加疑惑了。

“也不全是这样,如果没有你们在前面牵制敌人,把敌人的注意力和火力都吸引过去了,我们也不可能成功……”孙班长很谦虚的回答了李连长。

“哦,是吗?……无论怎样,都应该衷心地感谢你们,感谢你们帮助我们拿下敌人高地。战后我一定会向你们的上级报告,为你们几位同志请功!”

“谢谢连长同志。不过,这差不多都是你们这位小刘同志的功劳,我们三个只是配合他,敲敲边鼓而已,就连我们三个人的性命都是他搭救出来的。不是小刘的话我们今天也不可能在这儿见面,昨天就去见马克思了。” 孙班长指了指李连长背后的小刘道。

李连长回头,望着夕阳下一脸阳光和灿烂笑容的新战士刘胤龙,更感疑惑,完全摸不着头脑。

原来,昨天上午连队遇伏时,胤龙看着和自己同睡一间营房、对自己处处体贴照顾的战友转眼间就倒在血泊中,愤慨和为战友复仇的强烈意识充满了他的胸腔,首次参战的紧张和恐惧感瞬间抛弃到九霄云外。他不但没有像其他新战士一样躲避,反而仰高了头去寻找藏身在山坡上的敌人。可惜,敌人占据着绝对的地形优势,我们的一举一动他们看得清清楚楚,我们却很难发现他们,更别说反击了。胤龙一连开了好几枪,不但没有打中一名越军,反而招来越军疯狂的报复。胤龙所在班的班长大喊着“隐蔽!”,指挥战士们躲避敌人的子弹和炮弹,却发现新分配来自己班的小战士刘胤龙不知死活地立在那里往坡上还击,完全没有留意到敌人的枪弹正在向他砸来。班长赶紧冲上前去一把将他推到在地,自己却被不幸被敌人的迫击炮弹击中,身负重伤。新战士胤龙也被爆炸的气流推得连打几个跟斗,翻到了路旁的小溪里。

这样蛮干可不行,敌人没打着,却差一点儿连自己的小命也搭进去了,还连累了班长。清凉的溪水让胤龙炙热的头脑瞬间冷静下来,他爬起来四下仔细观察,发现沿着小溪有一条草木茂密的深沟直通五O七号高地侧后,心里不禁大喜,暗暗叫道:“有了!”,他决定沿深沟迂回,摸到敌人阵地的侧后去。

当衣衫褴褛的新战士刘胤龙终于从那条草木茂密、完全没有路的深沟里钻出来的时候,正赶上连长指挥部队向高地上的敌人发起反击,敌我双方激烈交火,打得正酣,根本无暇顾及这边。好家伙,连越军狰狞的面孔都看得清清楚楚,敌人占据有利地形,以为我们对他们完全没有办法,所以有些肆无忌惮,大部分敌人的半个身子都裸露在工事外,有的甚至还光着膀子。胤龙顾不上脸上、手上满是被荆棘、茅草划破的血口,被汗水一淹正火辣辣地疼,他马上依着树干将五六式半自动的准星套住了一个最得瑟的越军勾动扳机,却发现这名敌人在枪响后叫嚣得更大声了,胤龙这才想起临行前父亲的叮咛:人在运动过程中,身体的不同部位运动幅度不完全一致,只有瞄准运动幅度和位置变化相对较小的部位,才能一枪毙敌。人在平地跑动,腰部以上到胸部位置相对静止,瞄身子;从下往上攻击时,头部先暴露而且左右摆动的幅度不大,瞄头;下坡往后撤退时,与左摇右晃的身体和头部相比,腿部是在一条线上往前迈进,瞄腿。

这打活的敌人同打死的纸靶真是绝然不同!

胤龙屏住呼吸,调整好瞄准的部位,再次勾动扳机。这一次,这名光着膀子的越军就再没有那么好运气了,胤龙望见五六式步枪弹从越军的后背钻入,前胸穿出,留下碗口大的一个血洞,一头栽倒在地,再也得瑟不起来了。

一旦找到了窍门,紧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越军……

就这样,高地上的越军一直等到被胤龙打倒了四、五个才发觉致命的袭击原来来自自己的侧后。一时间迫击炮、轻重机枪和冲锋枪一起打来,子弹“啾啾”地在身边乱窜,打得树枝、草叶扑簌簌地往下落,炮弹激起的泥土碎屑则迸了他满嘴、满脸。幸好这时候山下的连长指挥部队再次发起了进攻,及时转移了敌人火力,他才得以趁机从树下一跃而起,跃进一片更加茂密的灌木丛里,躲开了敌人的炮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