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阅读网

无广告免费公益阅读网

丁小艾北漂记 奋斗开幕式

作者:北小桑  日期:2020-07-05

林延把车票递给检票员的时候,右手做了个微小伸缩的动作。他也搞不清楚是彻底不想离开这座城市还是潜意识在期待迟疑的一刻会有奇迹发生。

回头张望,没有人出现。心里掠过隐忍的疼痛。用力拽了拽肩上的背包,抬腿向站台走去。

车就要开了。看来苏筱筱还真够意思,守口如瓶呢!小艾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早上七点,那个丫头大概还在熟睡吧,是不是还流着口水呢。多久以后才能再见她调皮的笑脸呢?

林延!听了一万遍也不厌倦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丁小艾还是来了,就在自己的背后。

林延转身,看她在0.5m的距离之外举着一张站台票。整张好看的脸上写满淡定,再无其他情绪。

原以为小艾会幽怨,会扑过来捶打自己,会骂自己没良心。

不曾想到,她只是姗姗走来拽住自己的手臂,含笑说道:林延,带我走。

小艾,我……

你什么你?你想丢下我,独自去看奥运盛事啊?反正现在我爸妈也不要我了,你看着办吧!

这是林延期待了无数次的一幕。真正发生的时候他又手足无措。

拉小艾坐下,把包塞给她。林延装作去补票。转身的时候努力收回差点掉下来的眼泪。

自己想背着小艾仓惶地走掉,内心有多少纠结与不舍只有自己能够体会。其实是为了有更多的时间打拼,不想让她从一开始就跟自己吃苦。他的终极理想是在偌大的北京城里做个简单的有些钱的人。让父母不再风里来雨里去,能够安度一个幸福的晚年。把小艾接来时,已经有一个真正属于俩人的窝,然后帮她完成另一个梦想:开一家不大不小的绝对有独特格调的咖啡馆,看若干有素质有修养的顾客在进进出出,在招呼完客人之余,找一个角落安静地写自己喜欢的文字。这些都是从小艾的好姐妹儿苏筱筱那里窥探的。

补完票回来,看到小艾已倚在座位上睡的歪歪斜斜了,怀里紧抱着林延的背包,像抱着比生命更重要的东西。

林延轻抚她柔软顺滑的头发,心中默念:丫头,我会保护你,在以后所有的日子里。他从小就见识了现实很黄很暴力的真面目,它不会让你轻而易举享福。从现在开始,他要带着小艾要赤手空拳与它对抗。追求完胜的过程里,势必承受数不清的磨难与挫折,但自己会努力,将她承受的辛苦降到最小。

北京这座城市,林延间或来回已经八个年头。第一次去有很多列车通往北京的车站,林延16岁。每一趟驶过的列车都会嘶哑激奋地鸣叫,他深刻记下了从耳边呼啸而过的关于离别的声音。终于触到陌生的大城市,有颜色,有形状,有气味,于是确定它的真实。漂亮轿车吞吐的尾气沾着很多人们的厌恶也沾着很多人们的口水。一脸贫苦的乞丐靠着临街的玻璃橱窗,向路人伸出脏兮兮的手掌。男男女女经过他们的身边,是为了欣赏橱窗里吊挂的美丽衣衫,很少掏出钱币给他们。那时的林延扬起脸撞见高楼天台跌落下来的阳光,在这个城市里他只比乞丐多一个父母租借来的屋檐。再后来的长短不同的假期里,林延在连接着城市和小镇之间的轨道上往返。夏日里水绿的稻田沿着视线飞驰。他贴着车窗和着嘈杂的人声睡去又醒来。那时的爸妈在摆摊买水果蔬菜,他带着妹妹一起帮爸妈热情招呼着客人,叔叔阿姨叫个不停。附近的人倒蛮喜欢这两个乖巧的孩子,愿意多光顾着小摊几次。假期结束,爸爸送林延和妹妹回家的时候,妈妈站在黎明与夜色交接的朦胧里挥手,什么也不说。那时候林延把眼泪藏在微笑背后,也用力向妈妈挥着手。

“旅客们,你们好,前方到站是终点站北京站,请大家携带好随身物品准备下车……”列车员甜美的声音将林延从短暂的回忆中拉回,这时怀里的小艾也兴奋地蹿了起来。

啊,终于到了!北京,我来了!

出站的时候掏出电话打给苏筱筱,姐妹儿,我到京城了!别忘了来找我啊!

行了,瞧你个兴奋颈儿的!勇敢地开始您的北漂生活吧!苏筱筱就是个惯于一边翻白眼儿一边予以好友无限精神支持的主儿。

这座城繁华空旷,一眼望不到边,却蕴藏了关于人生的无数种可能!等姐妹儿我胜利的消息吧!小艾用简短却颇具文艺气息的话语表达了初到北京的感受后挂掉电话。挽住林延的胳膊走向出站口,内心莫名地雀跃。

林延前段日子听爸妈说新开的小面馆很忙,就没告诉他们今天回来,更没提及带了小艾。在公交与地铁间辗转了几次之后,终于站在了‘尚福面馆’门口。下午两三点,林延父母不是很忙,看见儿子回来惊喜不迭。

林妈妈眼尖,发现站在身后的小艾。快速收好惊讶的表情后热情地打招呼:来了,小艾,饿不?我去煮面给你们吃。

小艾忙说:阿姨,不用忙。您歇会儿吧。与林妈妈对视,发现林延的相貌完全是遗传了她的优良基因。衣着朴素却干净整洁。她叫自己的名字时候竟然一点都不觉生疏。应该是从林延那里听来的吧。

林延在她们聊天的空档已随爸爸进厨房煮了两碗西红柿鸡蛋面出来。小艾确实饿了,跟林妈妈客气了一下就开始狼吞虎咽起来。

爸妈在面馆附近租了两间平房,一间老两口住,一间给林延的妹妹林续住。林续刚刚在老家参加完高考,正忐忑不安地等着分数。与小艾第一次见面就很投缘,聊过之后焦虑的情绪缓解了不少。

当晚,林延在他爸妈房间聊了一阵后就在妹妹的房间打地铺,小艾挤在林续那1.2m宽的木头床上。

第二天一早,根据林延爸妈提供的附近的房屋信息,两人挨个去看。朝阳区的一间将近20平米的简陋平房,里面空空如也,月租都要500。小艾试着和房东侃价,竟然被严词拒绝。

房东大姐看起来一副敦厚朴实的模样,嘴却比刀锋还犀利:哎呀,小姑娘,你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行情?这也就是平房,你知道这要是租楼房,20平米的得多少钱?最少得一千!再说,就是终日不见阳光的地下室也不见得比我这儿便宜啊!要不你去打听打听?

丁小艾被大姐噎得没话说,上大学时在韩国城买衣服讨价还价的功力竟然一层都使不上。

林延看着不服气的小艾,把她拉到一边:丫头,我了解过了,其实这个房租也在合理范围之内,位置离我爸妈又近,出了胡同口没几步就是公交站牌,交通也还方便。就定了吧。

小艾还没从大姐的不近情理的气势中脱离出来,嘟着嘴说:好吧,你都综合分析过了,就这么定呗。

丫头乖。林延宠溺得捏了捏小艾细皮嫩肉的脸蛋。

与房东大姐签订了简单的租房协议。两人找到最近的旧货市场,挑选了几件生活必需的二手家具,又应小艾的要求买了最便宜的适用木器的油漆。两人花了一整天的时间全部刷成乳白色。配上丁小艾在地摊上淘来的米色几何图案窗帘及床上四件套,这个临时的小窝终于弄出了几分温馨模样。

折腾完毕,林延靠勤工俭学积攒的钱以及最后一期奖学金已经花得所剩无几了。两个人靠在这张有一半DIY成果的木床上,环视着小屋,疲惫中参杂小小的满足。

丁小姐,为了解除您一天的劳累,现在由当红男歌手林延送上一曲‘我相信’……小艾还没反应过来,就见林延头罩一块花枕巾,双手做出飞翔状,激情四射地吼起来:

想飞上天和太阳肩并肩

世界等着我去改变

想作的梦从不怕别人看见

在这里我都能实现

大声欢笑让你我肩并肩

何处不能欢乐无限

抛开烦恼勇敢的大步向前

我就站在舞台中间

林延滑稽的装扮和偶尔破音的表演竟让小艾陶醉其中,还有他看似随意挑选的歌曲,也应了两人此时此刻的心境。她全然忘记住在这里,解决大小便需要疾走5分钟到街口的公厕,全然忽略了小屋的狭窄。也全然忘记了因为要来北京与父母发生不快的争执。

一切都不重要。只要现在、将来,能和林延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