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阅读网

无广告免费公益阅读网

丁小艾北漂记 自主失业

作者:北小桑  日期:2020-07-05

小艾缓过神来,想起自己得先找个安身的地方,借住璐璐那里毕竟不是长久之计。住处离公司近一些,就不用把太多的时间都花在上下班的路上。恰巧在公司附近的房屋出租栏发现一条出租启事,两居中的主卧,租金面议。要求单身年轻女孩,社会关系简单,有正当工作。小艾觉得自己完全符合。就打电话过去,听起来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大姐。小艾决定过去看看。房子和家具都有些旧,但还算干净。大姐看起来比较和善。就定了下来,反正苏筱筱偶尔会过来,空间大些舒服点。房租1100,押一付三。交完房租小艾的全部财产还剩6千块左右。

和林延分开的事情还没有告诉苏筱筱。很奇怪地是这丫头竟然打电话来。

丫头,我很好呢。不用这么频繁地电话吧?

哼,谁愿意查你的岗呀!从今天开始,我正式加入北漂一族,这样与你才有共同语言嘛!死丫头,还不来接我!机场T3航站楼第一个出口穿着格子衫破仔裤马丁靴却长发飘飘的美人就是我啊!给你半个小时的时间!

这个鬼丫头,掐准了我离机场的距离与车程! 从东直门乘机场快轨半个小时真的能到。

小艾内心的阴霾被这个丫头迅速现身的奇迹冲散很多。

见面,两个人同时扑向对方抱成一团。久违了彼此馨香亲切的味道。

苏筱筱松开小艾的时候,才发现她憔悴的脸色。小艾,告诉我,是不是林延那小子变心了?!

不是的,你别乱想,只是我突然想明白了而已。我不想再这样下去了。

小艾,别骗我。你就不是那种贪慕虚荣的人。当初家里托人给你介绍的高干子弟以及那份众人争夺的银行的稳定工作,远远超出林延能给你的。你还不是抬脚就跟他来北京啦?

先不说这些了!走,我带你去吃东西。去吃24小时营业的陈阿婆火锅!里面还是帅哥跳着舞为你拉面呢!

筱筱也不再继续聒噪,小艾就是这样,等她想说的时候,会把喜怒哀乐一股脑全倒给你,不管你接得住接不住。

吃火锅的时候,小艾点了半打百威啤酒。苏筱筱没有阻拦。这是她们之间最有默契的饮料。在火锅热气与酒精的熏染下,小艾的脸色终于泛了些红晕。随之眼圈也有些发红。

我和他完了。36个月,一千多个日夜。你知道吗?做掉宝宝的那一天,我还是希望他能从天而降阻止我,柔声对我说:宝贝,留下我们的孩子!我妈妈也同意。那天我们失去了孩子以后,希望他能够守在旁边知冷知热地安慰我一下下。筱筱,你能知道一个小生命被无辜地从你的身体中拿走,你醒来以后,身边空无一物的感觉吗?

小艾有些醉了,终于抑制不住爬在餐桌上嘤嘤哭了起来。苏筱筱挪到她旁边,揽过她的肩膀。一阵纠结的心疼。这个天杀的林延。

哭吧。哭完我们回家。

小艾哭完清醒了很多,红肿着双眼带筱筱到新租的住处。

小艾向老板告的病假已经到期,可状态仍然不好,又申请了几天年假。

并一直嘱咐苏筱筱,不要去找林延。

和筱筱去逛街,正赶上小艾喜欢的要命的牌子打折,狂扫一气。结账时花了一千五百多块。这将近一年的时间,小艾已经没有敢迈进ONLY的门店了。每次新款到货的时候,都会远远地望向橱窗。安慰自己,一定有一天,自己能够有钱买得起里面任何一件,专挑全价卖出的新款。

现在小艾终于不再需要刻意为谁亏待自己了。

苏筱筱见小艾昨晚哭过之后就再没出现低迷状态。情绪一直很高亢。觉得这是另外一种不正常。但这也总比愁眉不展强过百倍。

于是轻描淡写地告诉小艾,其实自己也失恋了。是那个自称痴情专一的广州男人玩儿劈腿被自己发现。用她的话就是,在他们准备干柴烈火轰轰燃烧的美妙时刻,她敬了每人一杯12年的苏格兰威士忌,给他们的暧昧加点料。不过方式稍微有点激进,直接浇脸上了。

小艾被这丫头一脸无辜地表情逗笑了,这个主儿。利落干脆,下手够狠。

喏,够意思吧。现在失恋又失业,境地比你惨。

所以嘛,我陪你一起单身啊。小艾的俏皮话语里还是渗出了丝丝苦涩。

其实我们还是太傻太天真,当我们要和一个人谈恋爱时,就应该做好各种准备,准备接受你的男朋友在不久之后突然喜欢上别的看起来并不如你的女生;准备接受他的家人或者朋友对其实通情达理的你横挑鼻子竖挑眼;准备好应对二人世界里的各种狗血遭遇;当然,最完美的准备是他能真心真意爱你一辈子。

哟,苏筱筱什么时候成了爱情专家了。

小艾闲散了一个星期,终于回去上班了。老板见到小艾,看起来很高兴,一点也没有小艾不管不顾地丢下工作这么长时间。话里话外洋溢着关切之情。小艾也只能客气回敬。劳您惦记了,我会把堆积的工作尽快处理掉的。

平时关系尚可的人事部阿美在中午食堂吃饭的时候,偷偷告诉小艾,说在她休假的这一周里,每天都有一个年轻好看的男人来大堂门口等,礼宾员每次问都说是等丁小艾的。

丁小艾尽量克制自己,但还是不停猜想,林延还有多少话对自己说呢?

小艾装模做样地提醒自己,书上说分手很简单,不过是分开行走,不会再互唤昵称,不再拥抱,不能亲吻。但小艾也忘了这段文字的后半部分:如何去遗忘回忆,那些只属于我们的记忆,被一遍遍的忘记,却又不停的记起,然后永远印在了心底。原来爱情,不是离得开,就能不爱的,原来分手,也是需要练习的。

筱筱忍住了没去找林延,其实她还是想问问林延,自己毕业之前跟他说过,小艾是我最好的姐妹,不准你欺负她。现在为什么把她逼到这份上,给自己扣了个贪慕虚荣的大帽子惨痛离场。

林延把小艾那天留下的银行卡快递到小艾工作的酒店了。小艾拿到卡,没说什么。只是说,筱筱,我们又多了可以胡吃海喝的money。

自己拿了这些钱,林延会心安,也会死心吧,希望他早一点开始自己的新生活。

小艾拿出了一部分邮寄给爸妈,虽然他们都有丰厚的退休金,不缺这点钱。但小艾想,也算稍稍弥补自己这一年的任性吧。在汇款单的附言处照常写到已经格式化的那句:爸妈,女儿安好。勿念。

时间很快,转眼已经是六月初六,小艾的生日了。小艾想就这样低调处理了吧。晚上叫筱筱订了酒店KTV的小包间,约几个不错的同事嗨皮一下。不知是谁大嘴巴走漏了风声。老板带着几个男经理出现了,这里阴风太重,很需要补充些阳刚之气嘛!顺便过来为众美女埋单。老板适时的玩笑轻松了气氛,大家倒也不拘着,喝酒碰杯,掷骰子唱歌。不亦乐乎。老板竟然用磁性的男中音唱了一首辛晓琪的《味道》给小艾,倒别有一番自己的味道。曲毕,坐到小艾身旁。

那晚的小艾穿了紫色的小礼服,把身形勾勒地恰到好处。称不上火爆却也散发淡淡的性感。喷了璐璐那天送的L'Eau D'Issey,味道犹如透过丛林,与花香嬉戏的水中的一缕阳光。

小艾,我喜欢你。我想升你坐总经理助理的位置。听到这两句话的时候,小艾的右手已经被紧紧老板攥住。

小艾猝不及防,但还是反应灵敏地用力抽了出来,她看得懂老板带着醉意的眼神里射放的信息。

老板,我资历太浅,还不能担当这么重要的职位。你还是另外物色合适的人选吧。

白日衣冠楚楚的老板在酒精怂恿下竟然越挫越勇。索性把手搭在小艾白皙的肩膀上。脸凑得更近一些,目光直线降落在小艾胸口。

小艾扫视四周,大家都像没发现这个角落一样,玩得很投入。小艾一时紧张不知如何脱身。

老板正要再次开口的时候,苏筱筱走过来,邹总,咱们来玩儿大话骰吧。小艾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看出来这丫头是为了解救自己,可别出幺蛾子。毕竟这是还是老板的地盘。没想在精明头透顶的老板面前,筱筱毫不畏惧,几盘下来,倒是老板处于下风。加上被筱筱连将带哄地灌了几杯蓝带马爹利后,眼神开始发直。小艾借机让客房部经理把他送回了御用客房。和大家说了几句感谢的话,结束了这场完全不在自己控制中的生日PARTY。

小艾奇怪,小样儿,你这骰子玩儿的可真够厉害的呀!之前我见过几次,好多经理都是他的手下败将呢!而且第一次见面,你怎么知道蓝带马爹利是他的克星呢?

苏筱筱翻了超级大白眼,煞有姿态地撩了撩额前的秀发,从他心腹那里套出来的呗!关于本姑娘的骰盅绝技呢,是这一两年在广州从事销售工作被迫练就的。我一个姑娘家家的,不能乖乖等着那些居心叵测的客户灌酒吧。所以找个名头遮挡啊,骰子可真是好家伙式儿,凭着我的聪明伶俐以及骁勇善战,基本没几个对手。所以一般的结果都是客户喝多了,而且下次长记性不能使坏灌我酒。

小艾不得不佩服这个人精,在这个鱼目混杂的社会里,懂得适时的自我保护。而且也能看见自己的困境,恰到好处地为自己解围。

两个人挽手走在回去的路上。

小艾突然沉默不语。去年的生日,在沙滩上,只有一个一磅大小的蛋糕和一根紫色的蜡烛,还有月色下林延倍显柔情的眼神。那时的小艾以为,不论身处天涯还是海角,都能实现两个人的地老天荒。

而此时的林延,真的在小屋照常准备了蛋糕,轻声许了愿,吹灭蜡烛的时候双眼湿润。我的丫头,如果你真的幸福,我从此不再打扰。

第二天,小艾选择了自动离职。因为凭尚且有限的想象力以及有限的社会经验,实在不知道老板还会出什么新奇或者烂俗的招诱惑自己。事实证明了曾经诽谤自己的同事不是没有事实根据。

还有至关重要的一点,反正生日前一天已发过薪水,够小艾支付接下来三个月的房租。

初春到初夏,小艾经历了疯狂的选择。选择失恋,选择失业。幸好有苏筱筱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