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阅读网

无广告免费公益阅读网

丁小艾北漂记 搬家那点事儿

作者:北小桑  日期:2020-07-05

丁小艾六点半就起床了,睡眼惺忪记起北京秋末清晨的气温已经很低。随手套上卡其色风衣赶去送筱筱乘坐早七点十分的动车组奔向她更北方的幸福。这家伙也算无条件随军了,黄凯伦被调派到那个据说美容院泛滥成灾导致街上清洁阿姨身上至少也有一到两处被手术刀整过的城市拓展公司业务。她奋不顾身辞职买票追过去。筱筱走之前仍用暧昧无限的德性嘱咐小艾:孩子,听姐姐一句,你应该在晚上画个魅惑的烟熏妆,穿上特意置办的only性感小礼服参加某个交友网的同城派对。说不定就此撞上你的Mr Right…丁小艾当时翻了个超级白眼,把KFC的早餐塞进她怀里,速将这个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妞儿推进车厢。筱筱不死心再次探出头:乖乖,别一天到晚对着电脑,小心沦入网瘾脑死一族。筱筱口中的脑死一族有如下特征:除了在电脑之前,你已不觉得自己是个女人或男人。如果你未婚,电脑可帮你完成工作、娱乐、恋爱等一系列本应有异性或同事来搭档的正常事务。

既然筱筱是为了爱情上演传说中的奔走天涯,丁小艾也就没顾得上储备离别前的伤感。在公交车上差点就困得睡过去不管不顾流上口水了。回到房间时针指向九点,突然十分清醒。打开电脑,**、MSN上好友就没一个的头像是鲜活的,这帮小兔崽子都跑哪里缠绵快活去了?也不知道抽一点宝贵时间问候这个顾影自怜的丫头。无端端就想起前几天跟隔壁那个35岁仍未谈及婚嫁但可确信已进入更年期的女人吵嘴。曾试图理解并尽量适应她的古怪。对你好时仿若出自同一娘胎,做好饭顿顿叫你吃。若心情不爽,哪怕你只是音响开的大了点她也会说你找了一帮人在房间里狂欢,总之你就是这个世界上最不通情达理最不知恩图报的八零后。好在当时还有筱筱在,才暂时没搬家。现在自己要一个人面对她,总有一天会被折腾到心里BT,所以还是早早脱离为好。

反正今天也没安排。去找房子,搬家。

丁小艾在筱筱的熏陶下,俨然一个无计划冲动型的行动派。在网上搜了几个出租房屋的联系电话,打过去统统都不能直接联系到房东或者直接出租者。只好咬牙在口袋里留出一部分安抚中介公司的人民币。中介的小男孩倒挺热心,大概就指着中介费中的抽成部分过活呢吧。在大中午放弃吃饭时间带丁小艾看了N套,不是合租伙伴不理想,就房间环境太差。再者就是小区周围设施设备陈旧,通道狭窄,加班晚些恐怕回来不安全。终于小男孩又拍脑门想起临近地铁的公寓里有一套两居,房东本人也住在里面,但年后要经常出差,希望在自己回来的时候房子里有些人气。介绍了很多人过去,房东都不同意租。丁小艾心说,看来还够挑剔的。要出租的是向阳的次卧,干净整洁,最惊喜是那张一米八的大床角落还靠着一个大大的毛绒熊仔,憨憨地看着自己。亲爱的上帝,可怜我颠颠跑了多半天,总算赐给我中意的一间。这个严肃冷峻的三十出头的男人,用不容商量的口气与表情开价一千,而且是不包括水电煤气上网等等其他费用。对于月薪三千五百块的丁小艾来说还是咽了下口水定定神。这意味着她近三分之一的工资用于交房租,余下的钱除了日常生活开销以及不定时娱乐消费,所剩无几。

告知小男孩自己需斟酌下,在地铁口旁的仙踪林要了大杯的芋香珍珠奶茶,狠狠地啜了下去。有些后悔跟筱筱一起过的挥霍无度的日子,要不也不至于今日落得月光下场,还得为了房租伤脑筋。转身看到周遭一对又一对不知道人间愁苦开心无限的当地小情侣。丁小艾做了决定,住进公寓那个还看得上眼的朝东向阳小房间。一千就一千。

说了要搬进来,这个男人和蔼了很多。大方地介绍自己,我叫周煜。与吟出“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的李煜是同名。

千古名句从他嘴里不打磕地溜出来,丁小艾竟然用了三秒钟在心底夸赞对面的男人粗犷里掺杂着恰到好处的委婉。不过好感归好感,在签定能确保自己权益的租房合同之前,丁小艾特意用尽量刻薄的眼神从上到下打量一番,周煜身高175-176CM之间,平头,双目炯炯,面色白净,穿着一身七匹狼的黑色运动装。整个人的姿态慵懒却不懈怠。还会说几句古诗词,怎么看都不像能够对一个弱女子生出歹意的坏蛋。既来之则安之吧。

为了更深一步建立你对我的信任,我可以无偿帮你搬家。周煜的提议着实让丁小艾的内心狂热欢喜了几十秒。其实在决定搬进来的时候,提前给在那个同城聚会上认识的IT精英打过电话,这位曾表面接受丁小艾没有进一步交往的宣判。但前段时间仍以“总可以做朋友吧”的姿态殷勤关心过小艾什么时候搬家,表示可以用自己新买的车子帮小艾载一下东西。结果真要用他,答复却是很不巧,车子没时间。

挂了电话,丁小艾讪讪地笑了,怪自己快25岁了,还是很傻很天真。你斩钉截铁不与人家发展男女关系,人凭什么颠儿颠儿过来给你当司机兼苦力?

好吧。痛快地答应周煜。确实想不起还有别人可以麻烦了。

那个提早进入更年期的女人果然蓄意为难了丁小艾。那张估计年龄比小艾小不了几岁的木头床,以及那个除了关闭时不响其他时候从不消停的三合板衣柜以及纱窗上丁小艾一住进来就存在的裂口,她以损坏折旧的名义要求赔偿了三百块。丁小艾不想多做纠缠,要求她扣除三百块后把余下的押金一分不少退给自己。

周煜在一旁,想拔刀相助又找不到合适的身份,也只能在临走时揶揄老女人几句。大姐,您相当有经济头脑啊,这辈子指这个发财不太现实啊。

下了九楼,周煜一边拎着她的卡通编织包一边诅咒似的冲丁小艾嚷嚷:她是我见过的最刁钻刻薄的女人,难为你跟她同处一室半年多。

是啊,好在那个时候是有筱筱一起。想起和筱筱可枯海烂石的友情,这所蜗居中最后发生的不快瞬间被掠去。

转脸发现这个上午漠然冷淡的男人现在却像个孩子嘟嘟囔囔为自己打抱不平,丁小艾胸口的怒气突然烟消云散,在路口一边等车一边偷笑。

周煜,你真是个英雄,不过是事后逞能的那种。

丁小艾,收拾好房间,我们一起去吃饭吧。

丁小艾点头答应。她做好了买单的准备。毕竟眼前的男人,在清冷的傍晚迎着大风帮自己把那些零零碎碎搬了回来。这种看似平常的插手已足够决定独来独往自行处理一切的丁小艾深切感受了人间温暖。

在一家粥铺临窗的位置面对面坐下。丁小艾简单介绍了自己。

周煜却直接从口袋里掏出一卡片式的东西放在丁小艾面前。喏,你仔细看下这个。我就省下很多口水了。对了,回头我会复印一份给你留底的。

丁小艾定睛,原来是身份证。

这位倒是极其省事又体面,户籍年龄一应俱全。还间接表明自己是一个有“身份”的人。

饭毕,周煜借着上洗手间的机会买了单。丁小艾没多争执,想想以后总有机会再还回去。

两个人散步回住处。路边擦肩的行人似乎少了白日的匆忙。舍得慢条斯理地享受夜晚的空气,四周弥散着馨香烟火的味道。

周煜感叹,终于不用自己一个人从这间房子踱步道另一间房子了。春节过后,他每每看着空落的房间,抽着烟,吞吐着寂寞,那种情绪像极了快要出锅的爆米花,膨胀而汹涌,却猜不到何处可以释放。

但就是不愿意随便找个房客。丁小艾裹着一团明黄色闯进来,像一片正午的阳光击中自己。是个意外。

回到房子,周煜精心调了一杯蜂蜜水递给小艾。

早点休息吧,明天叫你起床。丁小艾愣神的几秒钟周煜已经退出去并随手带上了门。

丁小艾捧着热热的纸杯,腾不出手插门锁。周煜,是个可以让自己轻松放下戒备的人。

给筱筱发了信息,询问她的情况顺带炫耀一天的战果。

小妮子,姐姐前脚一走你后脚就找男人同居。后面跟了个坏笑的小表情。筱筱擅长发表歪理邪说。

纠正一下,我们只是纯洁的异性合住。做了睡前总结,整个人摔倒在还算舒适的大床上。

丁小艾确实折腾累了,一夜无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