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阅读网

无广告免费公益阅读网

丁小艾北漂记 遗失的美好

作者:北小桑  日期:2020-07-05

第二天,小艾上班有点心不在焉。下班接到林延的电话就直接赶往林延父母的面馆。

正要进去,就听到林延妈妈用他们的方言很大声的说:傻小子,你不是说一直很小心吗?两个人在一起快一年了也没出事?怎么突然就有了?对了,前段时间她和她们老板不是走得很近吗?

妈!你瞎说什么呢!小艾听不到后面林延在说什么,只想尽快逃离。这个世界怎么了?为什么全世界都在怀疑自己?离开的时候不小心撞到垃圾桶,林延听到后追了出来。

小艾不听林延的叫喊,一直不停地往前走。

终于被疾跑的林延拽住。小艾盯着月光下林延那张好看却惨白的脸,哽咽。

林延,这是简单的怀疑吗?这是致命的侮辱!你妈一直都这样想我吗?

说完又转身向前走去。林延伸手来拉小艾的时候,小艾在挣扎中狠狠甩了他一巴掌,把刚刚积存的愤怒甩了出来。林延愣在那里,小艾蹲下身环抱着自己的肩哭得像个孩子。大街上的人来车往,霓虹闪烁。统统与小艾没有关系。跟林延穷到只剩一袋方便面的时候没有哭过,找工作穿高跟鞋磨出大大的血泡没有哭过,因经验不足造成的工作失误被同事冷嘲热讽也没有哭过……因为那些困窘还有那些不相干的可笑言论,统统无法伤及小艾真正的尊严。

而今天,自己的愤怒仍不能当场发作。为了一个自己第一次把身心全部交付了的人。为了自己准备用尽一生来相爱的人。为了不打破他一直恪守的孝道。为什么他另外亲近的人让她的心透彻冰凉。让她哭到悲痛欲绝。

小艾从来不曾埋怨过林延。这一刻却埋怨林延把他妈妈对自己的反感隐瞒了这么久。林延把哭得没有力气的小艾搀扶到了DQ冰激凌店。小艾感觉累,DQ奢侈而冰凉的美味也许可以刺激一下自己麻木的神经。第一次吃这里的冰激凌,是林延第一次发薪水买给自己的。那一杯香草冰激凌,仿佛让她看见整辈子的幸福。林延一口都不舍得吃。只是痴傻又专注地盯住小艾。小艾铁了心觉得林延就是自己生命中的王子,虽然没有富丽堂皇的宫殿,没有豪华绝美的马车,但只要他把自己的手捧在手心,那自己就是童话世界里的公主。

林延把小艾哄回了家。小艾却彻夜未眠。竟然给出两条自认合理的理由拿掉孩子:第一,自己和林延现在什么都没有,宝宝出生后不能在一个很好的环境里成长。至少不能保证宝宝的幼儿时代能过得幸福。也不绝不能给双方父母平添负担。第二,自己和林延妈妈的关系目前处于非常恶劣的状况。如果没有处理好就结婚生下宝宝,那以后自己、林延、林延妈妈三人的关系将面临非常尴尬的境地。

第二天闹钟响的时候,丁小艾没有像往常一样爬起来上班。只跟林延说不舒服,要请假在家休息。林延立即表示自己也要请假陪她。小艾说,你是要当爸爸的人了,从现在起要努力赚钱给宝宝。林延虽然不放心,却觉得小艾说的有理。安慰了小艾一下便去上班了。

小艾等林延走后,自己收拾了一下到医院排队拿号。当医生叫到自己名字的时候,她面无表情走进手术室。尽管打了麻药,小艾还是强烈地感觉到把骨肉从身体中生生抽离的痛楚,冰冷的感觉从脚心向全身蔓延。这一次,小艾没有哭,决定用美美的微笑祭奠手术盘里属于自己和林延的还未成形的胎儿。

林延打电话来的时候,小艾刚下手术台。林延听到医生在喊下一位病人的时候,内心产生不祥的预感。

小艾,你在什么地方?

小艾强忍疼痛,林延,对不起。我不能生下我们的宝宝。

你不要乱跑,我马上过来。

林延在出租车上无声流泪了,他比小艾更加忍受不了这一刻的痛楚。无力责怪小艾。快到医院的时候,擦干眼泪。看到脸色苍白的小艾。林延想狠狠抽打自己几个嘴巴子。

回来时,两人一路无语。林延让小艾上床躺好后。急忙出去买补品。不想中途接到老板电话,告知一个客户的投资方案出现很严重的问题,让林延必须回来安抚。否则就不要在这里做了。

林延知道现在自己真的不能丢掉这份工作,到公司处理一下回很快回来。打了个电话给妈妈,让妈妈去照顾小艾。帮小艾炖些鸡汤什么的。林妈妈不情愿地应许了。

小艾醒来的时候已经下午六点。肚子还在隐隐作痛,胃里也开始抗议。挣扎起身,搜来搜去整个房间只剩下一袋泡面。小艾准备煮给自己吃,煤气没有了。暖壶里还有一些微热的水,将就用吧

捧着温吞吞的泡面,守着狭小却格外空荡的房间,看乳白色的家具射放出清冷的光芒。不知道林延去哪里了?为什么没跟自己说一声。自己此刻所需要的,是林延轻柔的关心,一碗热气腾腾的汤水,是林延他能将自己的手放在掌心,给自己肩膀依靠。可这些不算奢望的需要,他现在都不能给了么?辗转反侧,小艾无法入睡。那些甜腻美好的时光越来越来模糊,捂着心口问自己:丁小艾,这是你要的幸福吗?

林延安抚好客户,重新做好投资方案给客户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二点了。猛然想起小艾。打电话给妈妈,知道她竟然没有去照顾小艾,说是店里很忙。林延跟妈妈吵了起来,妈,你怎么就变得这么狠心了呢?如果你不认小艾,也不要认我这个儿子了吧!林延冲回去的时候,看见小艾睡着了,脸颊挂着泪痕。林延跪倒在床前,真的狠狠抽了自己几个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