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阅读网

无广告免费公益阅读网

丁小艾北漂记 初遇现实里的小艰辛

作者:北小桑  日期:2020-07-05

住处安顿好了,丁小艾找出上学时候买过的正式一点的衬衫,努力使自己和林延看起来有些许职场人士的气质。因为住的房子暂时无法安装宽带,大三时妈妈给丁小艾买的笔记本派不上用场。只能和林延一起到附近乌烟瘴气的地下网吧狂投简历。小艾的专业是旅游管理,在没有工作经验之初,只能选择旅游行业的一些文职工作。林延学的是金融管理,这个专业主要培养在银行、证券、投资等企业工作的相关人才。但刚毕业只具备理论知识而缺乏实际业务技能的林延,只能想法进入与专业沾边的企业,以求日后能学以致用并在行业里有所发展。两人海投了简历之后,倒是分别接到了N多预约面试的电话。

因为并不熟悉偌大的北京城,即使包包里揣着最新08版的北京地图,小艾也不能准确无误地找到公司提前发过来的地址。这些地址看似很详细,但北京商厦林立,有时候到了面试公司所在的附近仍找不到。穿着高跟鞋走了N久,问路之后被告知走了相反的方向。找到公司时人家已经午休,还不知道下午是否能重新安排面试。那时的小艾真想一屁股坐在地上,不管不顾地扔掉高跟鞋让双脚彻底解放,顺便大哭一场。终究还是忍住了,这一点小委屈并不能动摇了自己和林延一起在北京寻找幸福生活的坚定决心。林延的电话会在每天中午如约而至,听到他关切的声音,丁小艾就会快速把眼泪吞回去。以换频道的速度转为轻快的语气。

林延通常会问,宝贝吃饭没?面试怎么样?然后让小艾不要担心他。基本的表述都是公司还不错,有用他的意向。他只是想多比较一下,找一份薪水能稍微高点的。天知道,林延在电话另一端也是忍住叹息故作轻松。

只有晚上回到小屋,林延看到小艾脚趾上豌豆大小的水泡,小艾巡视林延满脸的倦容,就明白,白天的对话通通只是善意的谎言。

林延轻拥小艾之后会去烧水帮小艾烫脚。水温适中,如两人的爱,温暖自然。小艾伸脚进去,整日的劳累在瞬间荡然无存。

经历了所有应届毕业生都经历过的尴尬境地后,在两个人把各自父母所给的最后一笔生活费花所剩无几时,丁小艾被一家四星级酒店聘做总经理行政秘书。试用期月薪一千八。面试的时候,小艾看到很多外表精致漂亮的女孩,意外的是她们大多不能通顺阅读一份china daily。原来这家酒店秘书的工作内容中包含每天按时阅读china daily,然后将大致内容转述给老板,其中含括了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等方方面面的信息。老板称其是权威、客观、迅捷的报道,是与世界接轨的一种便利方式。虽然高考发挥失常,但丁小艾是进入H大的时候英文成绩仍是系里第一名。加上四年的学习,这一份报纸还不是太大的Case。所以那天并未怯场,表现良好。随后林延也进入一家投资公司作见习咨询顾问,底薪两千+X(业绩提成),但据说X部分较为可观,只能拭目以待。两个人总算靠自己的力量在北京勉强站住了脚。

小艾进入酒店工作,看到酒店客房每天爆满的状况,才想起奥运盛会正在如火如荼地拉开帷幕,平民老百姓也兴高采烈地期待着。

酒店接待了很多外宾,小艾在两位大堂副理忙不过来的时候会去帮忙,用相对不错的口语赢得了多国宾客的赞许。看他们露出友好笑容的感觉让小艾一时间恍惚觉得自己所做的事情虽微小,但也算是对奥运有丁点的贡献。

奥运会的比赛实况在各台反复播放,全国人民一遍又一遍随着夺得金牌的冠军们激动,不厌其烦。每个人都希望荣耀的时刻永驻。林延和小艾当然也是其中的狂热成员。但他们下班后没有忘记到林延父母的店里干活。林延心疼小艾,顶多让她帮忙帮客人点个菜,不会让她下厨房刷油腻腻的碗筷。小艾一直不娇气,衣袖一撸和林延一起挤进厨房。甜甜地叫着阿姨叔叔,林延的爸爸总是乐呵呵地答应着,但感觉林延的妈妈的神色里似乎有些难言之隐。

两个人回去小屋的路上,小艾提醒林延,阿姨好像有什么心事。你抽空多关心一下她。

林延轻描淡写地答道,没事,我们家是我妈当家,她一天到晚都习惯操心这个操心那个的。

其实林延和小艾来北京的第一晚,林妈妈就和林延摊牌了,心里对这个城里模样的女孩子未婚便敢和林延同居持保留意见。郑重其事地劝过林延,儿啊,我总觉得这个女孩儿跟你在一起,是一时的新鲜。北京是个花花绿绿的世界,她是很快会变的,不会陪你吃苦太久。你年轻,谈个恋爱妈不反对,但要过日子,还是踏踏实实找个跟咱们家庭一样的孩子当媳妇。

林延觉得妈妈对小艾这样的城市女孩子有很深的偏见,但从小他不曾顶撞妈妈一句,努力保持平静地说,妈,小艾是个好女孩,不像您想的那样。您不相信,就让时间来验证吧。

接下来的日子,林延尽量不让小艾觉察到妈妈的顾忌。因为他了解小艾,她虽然从小在城里长大,是独生子女,但从不矫揉造作随波逐流。只是个性偶尔有点倔强,但与她纯真的秉性并不冲突。

两个人都上班了,经济上也已处于捉襟见肘的境地。因为小艾的入职日期在月末,所以只能隔一个月拿到薪水。小艾知道林延家里刚刚给林续凑了一笔大学学费,不可能让林延再向他爸妈开口。便一直都在哄林延自己还有生活费够两人撑一段时间。

那天下班,小艾双手插在空空的口袋里,心情低落地走出酒店,夏末的风迎面吹来,身上竟觉出一股凉意。琢磨着是不是先向苏筱筱借点儿。突然间手机响了,很意外是妈妈发的信息:小艾,你爸给你汇了点钱。照顾好自己。一条简短的信息,却像无数根救命稻草塞进小艾手中。快步到就近的ATM机查询,发现自己的储蓄卡里多了三千块。那张卡是上大学前在家里办的,爸妈嘱咐她不要随便注销,这样家里可以随时随地给她经济援助。想起这些,小艾鼻尖酸涩,默默地叨念:爸妈,谢谢你们。不要怪女儿任性,女儿一定会和林延做出成绩,让你们感到骄傲。想给他们打个电话,但又不想让他们知道自己目前的窘况。最后只回了妈妈的信息:女儿安好,勿念。

小艾取了一千块,两个人省着点,应该够用一个月的房租和零花了……

在小面馆不忙的周末午后,林延怕小艾烦闷,会骑着自行车带小艾出去玩,此行程美名曰:低碳-环保-穷游胡同。

小艾每每坐在后座上,闭上眼轻倚着林延的后背。胡同里安静古朴的空气让人觉得无限享受。林延骑累了,就把自行车放在某小店门口。两人在小巷里闲荡。你一口我一口分吃一种叫做‘吉事果’的奇怪冰激凌。相依在简单的红色沙发上,看窗外的行人过往。林延会调皮地抢喝小艾面前的西柚汁。快乐如此纯净,没有任何世俗的干扰。两人都希望这样的时光,能够拉长,再拉长。

骑车回到简陋小屋的时候,总有愧疚感在林延的内心不断放大,觉得能给小艾的实在少之又少。暗暗发誓,将来会有宽敞明亮的大房子,会有数不清漂亮的衣服给小艾。尽管他知道小艾并不贪慕虚荣。尽管他知道小艾从未嫌弃过自己的贫穷。

两人刚刚恋爱时,小艾就对林延说,觉得网上有段话问的非常好:你愿意看着富二代开车接送女朋友而跟我一起挤公交吗?你愿意看着别的情侣吃金钱豹而我们却吃路边摊吗?你愿意看着别的情侣在电影院情侣包间看大片首映而我们却只能在家看DVD版吗?你愿意看着别的情侣吃着哈根达斯而我们却在咬着三块钱一斤的果冻吗?我没钱没势没背景但有上进心,你愿意跟我在一起吗?

林延,你不用问,我统统愿意!

转眼已经冬天了,两个人习惯了上班族的生活,也积攒了三个月的工资,不再像之前那么窘迫了。

临近年底,酒店按惯例都会接待政府部门的年终会议及商务公司团拜宴会,一些重要的会议老板也得亲自在场巡视。丁小艾自然不能按时下班。加班稍微晚一些,老板执意要开车送她到方便乘地铁或者公交车的路口。一天太晚,老板坚持把她送到住处附近,下车时丁小艾掩饰着疲惫与老板微笑道别。转身走向路口时发现林妈妈站在那里,小艾小心翼翼地问,阿姨您怎么来了?林延呢。

他今天也加班,特意嘱咐我在路口等你一下。怕附近不安全。林妈妈脸色不甚好看地回答。她大概是误会了吧。

阿姨,那是我们老板,因为太晚,他就顺路捎了我一段。小艾还是尝试做了解释。

不用和我说这些。林妈妈的声音突然冷冷地,让穿着羽绒服的小艾从脊梁骨开始感到一阵无法形容的寒气。

随后两人一路无语。小艾内心的委屈开始无限扩散,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从小到大妈妈都没有这样对过自己。

终于回到小屋,小艾坐在床上,眼泪不争气地扑打着衣服。

林延终于回来,开门还没站稳,就见小艾扑进怀里。

把她扶到床边,发觉她的大眼睛红红的。

丫头,发生什么事情了?

没什么,不管什么时候,你都是相信我的,对不对?

我会一直相信你,一直,无论何时何地。林延扬起好看的脸孔,坚定地回答。

小艾突然破涕为笑了,搂着林延的脖子,心里没那么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