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阅读网

无广告免费公益阅读网

丁小艾北漂记 一个年轻男人的担当

作者:北小桑  日期:2020-07-05

话说林延和小艾分手后,隔了一阵才强打精神去看望爸妈。

当林妈妈得知儿子和小艾分开了,心里竟然没有之前想象中那么高兴。那小艾以后怎么过呢?还在北京工作吗?

在的。妈,不说了。你最近身体还好吧?

嗯,没大事的,就是偶尔头疼,明明睡够了还是老打哈欠,有时手臂会麻。林妈妈尽量显出轻松姿态,为了不让儿子担心。

妈,改天我带您上医院看看去。别出什么问题。林延忧心忡忡地说。

能用什么问题?你老妈健康着呢。倒是你,赶紧找个称心如意的媳妇,让妈早点抱孙子。小蒙这姑娘我是真喜欢,你抓紧的,别让其他小伙子抢了去。

林延就觉得这个小蒙像给妈妈吃了**,让她认定林延就该娶这样的媳妇。

他一时也没太多精力跟妈妈冲撞。看老两口没什么事,就径直会简陋的小窝了。

房间里跟小艾离开前的摆设一模一样,只是少了小艾的物品,少了小艾的气息,显得冷清。有时候林延会出现幻觉,那个丫头蹦跳着打开门,带着馨香扑进自己怀里撒娇。

林延咬着嘴唇, 丫头,有一天你过得不幸福我会把你接回来。而现在,我会加倍地努力。

某个周六早上,林延还在熟睡的时候。爸爸打来电话,声音焦急颤抖:儿子,你妈摔倒了,头撞在桌角上昏迷了,你快过来!

林延一惊,起身胡乱套了件衣服,打了120告知具体地址后急匆匆赶往面馆。看见妈妈靠着爸爸,脸色苍白双眼紧闭。林延紧攥住妈妈的手,不断祈祷: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

爸,妈妈做事一向很谨慎,怎么会这样?

最近听说你和小艾分手了,又看到你整天不振作的样子,你妈心里也不好受。有一天还问我,也许她是不应该阻止你和小艾的。可能这几天老琢磨这事儿来着。

终于把妈妈送到医院了。林爸爸在急症室外蹲下来,双手掩面,分明是流泪了。林延觉得父亲在那一刻无助地像个孩子。

儿子,你妈不会有事吧?我们这个不富裕的家全靠她要强地撑着,才能过到今天,把你们兄妹都供得上了大学。她还没开始享福呢,不能有事啊!

林延轻扶爸爸坐到旁边的椅子上安慰,不会的,妈妈还得为我们操心,还得看着我和小续各自成家立业,她还得帮着哄孙子外孙呢!对吧!

嘴上不断宽慰着爸爸,心里却涌起一阵难过与愧疚,这两三个月自己确实忽略了妈妈的感受,虽然妈妈做了对小艾很过分的事情,但也怪自己没用心去转变两个人的关系。导致现在小艾离开,妈妈又住院。

正说着,小蒙也急匆匆跑来了。她周六一早习惯性地想到林延父母的面馆里帮忙,却被小同乡告知,林妈妈不小心摔倒了已被救护车送到医院了。顾不上多想,给林延打电话确认在哪个医院后,伸手打车直奔过去。

对于小蒙来讲,也没有想过究竟是出于对林延的喜欢导致爱屋及乌,还是林妈妈对自己的好本身让她感动,她都觉得自己这些日子和林妈妈相处的非常好,感情好的像亲生母女一样。

走到跟前一边关切地问着林延没问题吧,一边开始安抚林延爸爸。

一个小时后,医生出来。像电视剧里演的一样,大家都紧张盯着他,他告诉大家目前病人身体没查什么异常情况。只是病人没那么快苏醒,需要住院观察几天。

听到这句话,大家总算放心一些。

小蒙看出林爸爸状态不好。示意林延赶快送他回去。这里她先照顾着 。

林延说你帮我照顾下我爸,我去办住院手续。

行,小蒙扶着林爸爸坐下了。叔,别担心了,阿姨吉人自有天相。

孩子,话是这么说。我这心疼啊!你阿姨脾气硬,但也能干。我也一直不懂得照顾她。以为什么都顺着她就对了。可现在明白了,她抢着忙里忙外左右操心的时候我就该劝住她,让她学着清闲点儿。何必弄成这样?

小蒙一边听着一边被这种老夫对老妻的朴实情感打动着。

林妈妈醒了。医生说会有后遗症,就是轻微脑震荡。不能让病人受刺激,不能劳累。要静养。

林延当即做了大胆的决定,让爸爸带妈妈回镇里。不在这里辛苦忙碌。自己辞职打理小店。

林延爸爸不同意,我和你妈辛辛苦苦把你供出大学,不希望你只是做个小买卖啊。还是要到在高大气派的写字楼里当个白领啊!

爸爸,您跟妈妈劳碌这么多年,现在该是儿子撑起这个家的时候了。您听我的,等妈妈病情稳定,你们就先回去。等这边我干出个样子来,妈妈身体好了,再把你们接过来。谁说这是小买卖,将来我把它变成像样的产业。

林爸爸听了儿子的一席话,也不再做争执。确实不想老伴儿受累了,独自想着哪怕过段时间回来帮他也成。

小面馆停业了几天。林延把爸妈送回家安顿好。小面馆再开门的时候,方小蒙竟然出现了。

延哥,让我帮点儿忙吧。小蒙一进门就开始忙活起来,打扫卫生,招呼客人。

林延说,小蒙,你不好好上班,怎么大周一跑到这里来?

小蒙神秘地笑笑,我跟公司说家里有事,要暂时请几天假。叔叔阿姨一走,你这儿不是缺人手吗?

林延的心被小蒙的热诚感动着。但毕竟小蒙是有正经工作的人,在自己的小店帮忙不是长久之计。

小蒙,我这里会尽快招人的。你快回去上班吧。找到一个正规的公司上个朝九晚五的班不容易。别让领导对你有什么看法。

没事的,阿姨对我那么好。我也就不把自己当外人,店里现在这样,我能袖手旁观吗?

林延看小蒙说到这份上,便不再多言。只是暗自盘算尽快招个服务员过来缓解小店忙乱的局面。另外一点重要的原因,林延早已看出方小蒙对自己的心意,他不希望自己不明朗的态度给她错觉。

虽然小艾提出分开,也忍着一个多月没有联系,可她还是自己放在心尖的人。

这天林延正趁店里客人少的午后,清算一下账目,看有没有余钱把店面装修一下,他在考虑除了一些附近干力气活儿的的哥们,还能不能吸引一些下班路过的小白领们光顾。爸妈做的时候没考虑这么多,林延想既然接手,就把这个小店做得像样一点,日后有个明确的发展方向。

突然一个陌生的北京号码打进来,接通后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是大学时上下铺的好兄弟汪阳。只是林延不知,汪阳也有段时间暗恋过小艾呢。

哥们,忙什么呢?还知道我是谁么?

嘿,你不会也在北京吧?臭小子!

是啊,怎么样?出来喝几杯?!

那还用说?去哪儿碰头方便?

我在东直门附近,这里有家烧烤店还不错,来几杯啤酒,侃一会儿!

行,那就晚上七点见吧。

现在店里也就一共三人,林延给大家提早下了会儿班。跟汪阳快一年没见了,正好叙叙旧。

林延乘地铁到约定地点大概花了四十分钟的时间,见面后,两人面目没有太大变化,但脸上少了上学时的青涩,开始显露出初步社会的几许成熟。

汪阳张嘴便问,小艾呢?

林延的脸上出现了难以言喻的表情。边吃边说吧。

怎么了啊,哥们儿?你俩可是棒子打不散的神羡情侣啊?闹别扭了?

一言难尽啊。我 们分开了,是我对不起她。放手也是希望她过的幸福。

从你们大二下学期谈恋爱,谁都能看出小艾对你是一百个真心一百个喜欢啊。你要是爱她,就不应该放手!什么祝你以后幸福,狗屁那是,一个女人只有跟着她爱着的男人才会觉得幸福,哪怕是大排档路边摊,哪怕是走路挤公交。

林延怔怔地看着汪阳愤慨地数落自己,觉得他说的是有道理的。自己分明记得分手那天小艾隐忍的表情。

怎么突然这么了解女孩子的心情了?

汪阳说这是血的教训啊,是前女友在分开半年之后跟他讲的。当他明白时,前女友已等的心灰意冷,在家人催促之下闪电结婚。

唉,好了,两个大男人还是谈点理想与事业之类的吧,不要在这里期期艾艾地,说出去让人笑话。

林延讲了自己辞职接管父母小餐馆的事情。也说了自己的一些想法。让汪阳用灵光的脑袋帮自己出谋划策。

果然汪阳给林延提供一条很好的建议,小店的地理位置很重要。他们公司附近的十平米的桂林米粉小店,在每天11:30—14:00的客人都络绎不绝,还不包括要求送外卖的客人。你若是把小店挪到这附近来,白领成群,每天又必须用午餐,想必生意不是一般的火!

听到这个提议,林延内心不由一阵激荡,瞬间看到了一条快速赚钱的溜光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