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阅读网

无广告免费公益阅读网

与你无关 在京城学说话(1)

作者:月色情人  日期:2020-07-05

在京城学说话(1)

在我们山西老家,如果有人说一二句电视里的普通话,那是会被人笑话的。同时还加上一句评语叫:咬京腔。

这也难怪,大家都说着一种“亲切”的“熟悉”的语言,突然冒出这么一二句“外语”来,惊异中有一份突然,倒不是说“咬京腔”有什么不好,也不能否认“京腔”有什么不好听,只是习惯了“日常”的生活,偶尔有一点“奇迹”的发生,竟然有一种“浑身不自在”的感觉,也就是村里人常说的“不合时宜”的另一种现象吧!

记得刚来京城时,因为自己语言的“不合时宜”,曾多次受到北京人“新奇”的目光,就好像在老家我成了“咬京腔”的那位了。

换位思考的结果,是自己要“合时宜”,要“咬京腔”。这就要学,而学的第一步就是多听老北京人聊天;第二步就是要进入他们的聊天范围。当然,也免不了自己的一种努力:刻意地去学。

学过之后的体会还挻多。

先学北京人的方言,然后再加上老家的方言。这么一比对,竟然发现有许多口语异常相似。但还是有特点的。

比如北京人爱用省略句:把北京大学说成北大,把清华大学说成清华,把上海吊车厂说成上吊,当然了,上吊之说乃是一句笑话。还有,在老家说:这是谁家娃娃呀?北京人不这么说,而是将“娃娃”说成“孩子”。如此一改,自然多了一份亲近。有些称谓也不一样,老家称父亲的哥哥为伯字复读,称父亲的嫂子为大字复读。而北京人称父亲的哥哥为大字复读,称父亲的嫂子为:大妈。

自然也有一些北京人的口头语,让人听了不怎么舒服。比如:傻B;比如:**。好像这三个汉字一个英文字母都是骂人的话儿,却也省略的可以,最起码能说:通俗易懂。

还有一个惊叹语:哇塞。

据有关专家考证,这个哇塞来源于台湾某地的一句土语,原意好像与“**”有关。哇通我,塞通操,也可理解为插入。有一篇文章这样比喻:如果一位漂亮女孩子在众人面前惊叹一句“哇塞”,“业内人士”肯定会笑她“傻B”。

我想,以上这三个口头语,切不可流行为时尚。中国乃文明古国,而北京又是中国之首都,有那么多的汉字,随意组合一下,就可随意组合成许多优美的话语,比如北京人常说的谢字复读,该多好听呀!还有,北京人说话的音调成“腔”,象戏剧里的音乐,有上下起伏不平之美,可学呀!

2007年7月8日

其他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