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阅读网

无广告免费公益阅读网

森林王卡皮成长记 狗妈妈黄昼之死

作者:杨黯然  日期:2020-07-05

旧生每迈出一步都要回头望一眼卡皮。然而,它只能离开而别无选择。现在,黄汉和五百兵士的性命就在自己的手上,一念之间的抉择很有可能犯下严重的后果。

旧生闭上眼睛,流出了眼泪。它不再回头的向来时的路奔跑,即使在痛,也要忍下去。

夜色中的卡皮看着旧生消失的背影,终于松了一口气。它的脑海里闪现的是黄舟和巴甫,这两位一直看着自己长大的人,现在怎么样了?哈坤会不会难为它们?

月夜越来越重,卡皮不敢在想下去。它走到了离北门不远的一个山洞,躺了下来。现在它必须养足好精神,等待黎明后的那场决斗。它与哈坤之间的较量是再也免不了的,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等待黎明本来就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而等待黎明一场没有把握的决斗,卡皮又该想些什么呢?

黄昼就蹲在离卡皮100多米的林子里。现在她已经知道了卡皮为什么突然停止队伍的前进,单独和旧生入城。对于哈坤,安森王曾经告诉过黄昼:“如果我不在的时候,你得小心提防它。”如今再想起安森王说的这句话时,黄昼有些难受,她觉得自己实在有负安森王的信任。

巴甫站在院子里,看着满天的繁星,它在心里默默的祈祷卡皮千万不要回来。哈坤的手段,它已经领教过。年幼的卡皮又怎么能是它的对手?

王宫里的戒备已经达到了一级的守卫。哈坤睡在自己的寝室里,想着还有什么地方没做到位。自古帝王只要走错一步,就会满盘皆输。安森已经不在了,一个小小的卡皮它不会放在心上的。

卡皮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已经大亮。这几天的奔波,它实在有些困顿。它听到了宫里吹吹打打的声音,它知道哈坤的登基大典就要开始了。

哈坤坐在王位之上,可以清楚的看见台下文武大臣的每一个细微的动作。它是一个观察事物十分仔细的狮子,这也是安森为什么会把元帅的位置交给它的原因。

礼官朗读完诏书后,站在中台之上的哈怂,紧接着宣读着一条条新的立法和制度。它现在的官位今非昔比,已经是纵览文武的首辅。

“吾王万岁万岁万万岁。”当哈坤带上王冠走向九五之尊的时候众大臣齐跪在地上高呼。

哈坤转过身,得意的笑了:“众爱卿平身。”这是何等的荣耀,何等的自豪。

哈怂紧接着宣读任命书:“独角兽明正任南王,原南王里斯任副将。大象琼聪任北王,原北王仁义任副将。梅花鹿辛里任真武大将军,原真武将军林翁任副职。安雀将军继任左武大将军……”

里斯,仁义,林翁的脸上看上去很平静,心里早已诅咒哈坤千万次了。这个毒辣的家伙,刚上台就任命自己的亲信,夺去它们的权利,实在可恶。可它们又不能明目张胆的做些什么,它们的家人都还在哈坤的手里。

卡皮正在一步步的走向宫殿的大门。士兵们看到了它,满是惊吓。它就这样独自的走向王堂,走向哈坤,走向本该属于自己的宝座。

士兵们不敢上前,只是围着它然后倒退。有些哈坤手下的亲信为了争功,向卡皮扑来。但它们的生命很快就消失了,卡皮咬在它们的脖子上,鲜血直流。

“今天我与哈坤决一死战,与其它人等毫无关系。”卡皮冲着用拥挤的士兵大喊三声。然后再也没有动物敢上前来。

哈坤还沉浸在登基大典的喜悦的时候,卡皮独自站在了宫殿之外。哈坤看见了卡皮,有些震惊。它实在不明白卡皮还有什么勇气站在这里。

“卡皮,现在我已经是秦巴森林的新王,我更有经验和能力来保护我们秦巴子民的安全,你却不能,还回来做什么。”哈坤坐在大殿之上,对着渺小的卡皮蔑视的说。

“你是一头卑鄙的狮子,我要替我父王好好的教训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如果有种,就和我来决一死战。”卡皮狂吼,声音暴躁如雷,令那些文官武将们胆颤。

“你也配和我决一死战?”哈坤哈哈大笑,它觉得卡皮这个毛头小子真是天真至极。如若是它,绝对不会回来送死。

“哈坤王,我愿和卡皮一较高下,为王效劳。”安雀在这个时候站了出来说话,它分明是为了报哈坤对自己的重用之情。

卡皮看着安雀,它是旧生的爸爸,秦巴森林功臣,这个时候竟要与自己决战,它有些失落。

安雀忽然朝着自己扑过来,动作迅速,来势凶狠。卡皮往左闪了一下,躲过了它的进攻。其它的大臣唏嘘不已。

“安雀,我父王待你不薄,你为何这样。”卡皮对于安雀的进攻有些愤怒。

“卡皮,成王败寇自古以来便是如此。这些道理用不着我再教你了吧。”它说完这些话的时候已经开始了第二轮的进攻。

安雀先是扑向卡皮的右路,在快要到右路的时候忽然一个转身朝着它的下盘攻去,不愧是一个狡猾的狐狸。卡皮是王,秦巴森林的王者,自然也不简单。就在安雀攻击它下盘的时候,它的一个腾跃,俯首。力道恰到好处,已经紧紧咬着了安雀的脖子。

所有的动物们都傻眼了,这个征战无数次的左武将军,只两个回合就被毫无战斗经验的卡皮制服。大家都闭上了眼睛,不想看着它惨死的样子。

卡皮松开了口,安雀重重的摔倒在地上。“看在旧生的份上,我今天饶了你。”

安雀灰溜溜的走开,站到大臣们的后面。

“我来领教下你的高招。”哈怂话还没说完就突袭卡皮的背面。卡皮吃惊的往前奔跑数步,然后回头和哈怂对峙。

哈怂再次扑来,先高后低,先左后右。整个进攻的方向就是一条曲线,摸不着来路。卡皮只能后退,靠着速度躲开它的攻势。

哈怂在步步紧逼,卡皮还在后退。这让站在一旁的巴甫满头大汗。它现在想扑上去阻止显然已经来不及了,哈怂已经再次跃起朝着卡皮进攻。巴甫闭上了眼睛,不敢看这一幕。它的眼角分明有泪水。

哈怂倒下去的时候,连坐在大殿之上的哈坤都有些吃惊。刚才分明是哈怂要将卡皮置于死地,现在它却软弱无力的躺在地上喘气。

卡皮站在门口,俨然一个勇士,势不可挡的勇士。

哈怂被抬了下去,太医松鼠安倍在给它进行抢救。

哈坤知道,如果再不制止卡皮的进攻,那么它刚刚坐稳的宝座就岌岌可危了。现在的卡皮体力明显不支,想要取胜它也是一件很容易办到的事。

“卡皮,原本看在安森的面子上我还打算饶你一命,现在你伤我两位将军,罪该万死。”坐在大殿之上的哈坤风驰电掣般的朝着卡皮强攻而来,第一个回合卡皮就倒在地上。

卡皮挣扎的站起来,看着哈坤。它的速度和它的眼神是如此的厉害,它的凶狠和残忍是如此的霸道,难怪爸爸会让它做元帅,看来自己也是看轻了它。

哈坤的心里也在想着同样的问题,安森的儿子果然厉害,我还是看轻了它。

第五个回合的时候,卡皮再也撑不住的躺在地上。哈坤命令士兵把它绑起来,明日午时处死。

卡皮被关在了死牢,由哈坤的亲信看押。

夜幕再次降临的时候,黄昼慢悠悠的进了宫。宫里的人都知道黄昼这次是出去旅游散心了,她可能还不知道宫里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哈怂看见了黄昼,兴高采烈的走了过来。“黄总管,这次外出旅游快乐否?”

“有劳哈将军操心了,我这次出去玩还凑合。”黄昼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的说。

“黄总管此言差矣了,我现在是可是首辅大臣……”哈怂把黄昼不再的所有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她。

“我早就恨死卡皮了,安森还在的时候它老是欺负我儿黄汉,现在总算出了一口气。”黄昼说的话让哈怂非常的开心。

“黄总管,反正这小子明天就要被处死了,你看我身上的伤都是它害的。可有兴趣和我一同再去折磨它,好报这切肤之痛。”哈怂的话到了黄昼的心坎里了。她这次进来就是为了打听卡皮的关押所在,好想办法救它出去。

“我也正有此意,可不知道它关在那里,要我知道非弄死它不可。”黄昼说些狠话好让哈怂上钩。

“黄总管放心,我既然能说这话就知道它在那里,请随我来。”哈怂走在前面带路。

明亮的月色照耀在王宫之内,今天恰好是十五,正是一个月里月亮最圆最亮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