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阅读网

无广告免费公益阅读网

森林王卡皮成长记 周密计划

作者:杨黯然  日期:2020-07-05

天已经暗了下来,森林的夜晚异常的安静。

安森它们已经被卫通活捉了,就在无数的铁网落下来的时候,再也无法脱身。

此刻,城堡的外面有着无数多的火把和火堆。卫通他们坐在一起,吃着干粮。

“哥,为什么我们现在不冲进去将它们全部擒获。”卫里还是急性子,在看着大家无精打采的样子时说道。

“现在已经是晚上了,如果我们举着火把进去,那么我们在明他们在暗,处于被动。第二,我们不知道他们里面有多少动物,如果都和今天这些老虎一样凶猛,那么我们就没有命离开这里。第三,大家已经疲劳了一天,如果这时进去,体力明显不是最好的时候。第四,对于城堡的环境,我们一无所知。如果冒然进去的话,后果是什么无法想象。所以,我们只能等待天亮。”卫通的话,终于让卫里安静了下来。

只不过,他只是安静了一小会就忍不住的又说道:“如果它们在晚上全都跑了怎么办?”

“城堡的后面我已经勘察过了,只有一处断崖,无法通过。所以它们只能朝东撤退,我已经让卫戍它们在那里埋伏了。这次的捕猎,我们势在必得。”卫通看着城堡的大门,露出喜悦的微笑。

黄昼还是一动不动的蹲坐在大殿的门外。用绳子围起来的五角星竟然在月光的照耀下发出淡淡的亮光。五个顶角在不停的变动,如仙术一般。黄昼就是看着自己的丈夫一次又一次在它们家的门前围起五角星,这么多年来一直相安无事,只是有一天黄汉因为贪玩在森林里迷了路,为了寻找儿子她才和丈夫离开了家。它们中了猎人的计,只能想西逃窜。

卡皮找到黄昼的时候已经是三更,它看见了神奇的五角星甚是惊喜。黄昼担心的看着它说:“王,你怎么可以回来,你知道这里有多危险吗?”

卡皮的眼睛里闪烁着光芒。它说:“黄阿姨,动物们正在通过断崖,黎明时分就能全部通过。我已经吩咐它们,全部通过的时候,就放三支烟花为信号。”

“王,你做的很好,也很勇敢。只是这里不需要你,赶紧回去吧。”黄昼只希望卡皮听自己的话回去。那样,就算今天死在这里,也无怨无悔。

“为什么您不和我一起走?”卡皮实在不明白。

“王,只要动物们没有安然通过断崖,我是不会离开的。我已经答应安森王了,我必须做到。”黄昼的坚守是为了一份承诺,对安森王的承诺,也是对秦巴森林动物的承诺。

“那好,我和你一起坚守,因为我是王,更有责任在这里。”黄昼的眼里有着泪花,她看见了年轻的王,是那么的高大,她不再说什么。

黑夜就这么静静的围绕在它们的身边。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卡皮和黄昼的心也慢慢的放心下来。同样,被铁链锁住得安森和拉恩也同样地放下心来。因为它们知道,只要天稍微亮起来,卡皮就安全了,动物们也安全了。

城堡外的猎人也在艰难的等待着黎明。卫里不停的来回在火堆前走来走去,他也困顿,可他不敢闭上眼睛。他清楚的知道,如果那样,自己将是动物们的宵夜了。

“卫里,你已经来回奔跑了好几天了,还是去睡会吧,这里有我。”卫通看着焦急的他说道。

“哥,没事,我撑得住,部落过冬的粮食可就要靠天亮的捕获了。”他实在是一个急性子。卫通摇了摇头,或许他永远也不会成为一个好猎人了。

山崖上突然升腾起三朵美丽的烟花,在森林的夜空里是多么的美丽。此时天已经微微亮了。

黄昼忍不住激动的说:“王,我们成功了,赶紧撤。”

两个矫捷的身体在奔跑,月色照在它们的背上,身影是如此的迅速。

卫通的脸在看见了烟花后变得惨白:“不好,它们已经逃了。”

卫里实在不明白的说:“你不是说它们已经无路可逃了吗?”

卫通叹了叹气说:“它们如果朝东跑,卫戍那边早有动作了。可现在断崖处传来了烟花,这分明就是它们的信号,也因此,一定会有断后的动物。”

“哥,那我们现在追还来得及吗?”卫里问道。

“或许可以。”卫通刚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卫里就拿起了弓箭和刀,冲进了城堡。

“你快去告诉卫戍组长,让他们火速赶到城堡增援。”卫通说这话的时候,已经和其他的人也冲了进去。

断崖处的铁链旁边,黄汉,旧生守在这里。它们在等待着卡皮和黄昼的归来。哈坤也在旁边,它不停的朝着黄汉,旧生喊道:“快把铁链放下,要不然我们都没命的。”

黄汉紧紧的握着铁链。“不可以的,王一定会回来的。”

哈坤向扑上前去咬住黄汉,把铁链放下来。却被林翁,安雀,巴甫团团围住。于是它再也不敢上前一步。巴甫是一只华南虎,从秦岭周至的山脉而来。这些年它一直追随着虎王安森,可谓是忠心耿耿。

“快看,是虎王和妈妈。”黄汉兴奋的大呼。周围人的脸色也都变了,因为它们看到了紧跟在它们后面的猎人。

哈坤慌了,它大声的喊:“黄汉,你疯了吗?赶紧放下铁链。”奈何情况在怎么危险,林翁,安雀,巴甫还是围着它。

“王,你先跑,我来掩护。”在紧急的关头黄昼应声到。

“黄阿姨……”卡皮刚想说话的时候,黄昼突然对它怒吼,卡皮忍住心里的痛苦继续朝断崖奔跑。

黄昼的一个转身,她狰狞可怕的面孔让还在追赶的猎人不由放慢了脚步。她看见了一个熟悉的人影冲在最前面,那张脸,刻在她的脑里已经半年之久,他就是卫通。

卫通也认得了她,这就是从他手里逃过的母藏獒。“这次你逃不掉了。”卫通在心里暗自欣喜的说道。同时,他拿开弓箭,朝着黄昼射来。

黄昼朝着箭的方向加速奔跑,她积攒了半年的怨气全在这个时候爆发。她咬住了迎面而来的箭头,这让卫通吃了一惊。

卫通不愧是一个好的猎手,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他再次张弓射了一箭。他相信这一箭她在也躲不过了。

就在黄昼咬住箭头的时候,卡皮已经转身朝着卫通扑了过来。它竟然跑过了黄昼,箭被它咬在嘴里,已经成了两半。

卫通想要再次射出第三箭已经不可能了。他的背上还有刀,只要坚持一会,他的同伴赶到就化险为夷了。可是他分明感受了,这一会儿自己绝对是坚持不下去了。打了这么多年猎,从来没有看到任何一只老虎如此凶悍和高速度的奔跑。卫通不愧是卫通,就在卡皮距离他还有两米的时候,他倒在地上,顺着山坡滚了下去。

黄昼和卡皮顺利的通过了铁锁。山崖上的动物们欢天喜地的呐喊,年轻的虎王卡皮带它们躲过了此生以来最大的一次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