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阅读网

无广告免费公益阅读网

森林王卡皮成长记 卡皮的周岁生日宴

作者:杨黯然  日期:2020-07-05

秦巴山脉的深处有一片森林,树木葱郁,远远望不到尽头,它与山脉同名。

秦巴森林严严实实的裹着一个动物王国,在这里的动物都很快乐的生活着。它们有一个善良的国王,虎王安森。安森的家族统治这片森林已经历尽经上千年了,它们带给这里的只有祥和之气。

动物们对安森的爱戴已经超过了对神灵的崇拜,因为安森带着它们一次又一次的逃过了大自然,外敌,还有人类的侵犯。

今天的秦巴森林非常的喜庆,因为今天是安森的儿子卡皮一周岁的生日。动物们都把积攒了好久的食物和酒拿了出来与大家分享,共同庆祝这位未来的王的生日。

此时的卡皮正在和它一起长大的黄汉,旧生在宫内的操场踢球。

黄汉是一只藏獒,心地善良,今年有一年零一岁。它的家人是被猎人从**追到这片森林的。为了保护它和妈妈,它的爸爸不幸中箭而亡。后来,安森就把黄汉和它的妈妈收留在宫中。它的妈妈黄昼现在可是宫内的大管家,掌管着所有内府事物。

旧生是一只狐狸,只有九个月,它的爸爸安雀是左武大将军,不但作战厉害,还足智多谋,每次都能带领同伴们化险为夷。同样,旧生也很聪明,只不过,和卡皮在一起的时间长了,它的狡猾的性格和它的爸爸越来越远了。

安森和它的妻子拉恩坐在宫内的登高台上,悠悠的晒着太阳。再过两个钟头就是它儿子卡皮的喜宴,为了举办这场宴会,它们昨晚可是忙了一宿。按照它们家族的规矩,虎王后代的一周岁生日开始以后,就可以接管虎王的位置。所以今天来说,不仅是卡皮的生日,也是它继承王位的日子。

对于秦巴森林的动物们,卡皮的性情和品德人人都很是佩服。它是一个嫉恶如仇的老虎,对于不平之事总是第一个站出来,那些仗势欺负其它动物的,看见了卡皮就老远的躲开了。

拉恩递给安森一杯水,然后说:“安森,你说卡皮有没有能力继承你的王位呢?我总觉的它还是一个孩子,要不让它在长半岁呢?”

拉恩对儿子的溺爱安森何尝看不出来呢?只是它更明白,如果一直这样宠下去,那么秦巴森林的命运又该如何呢?单单不说外敌的侵犯,就是在这秦巴森林之内,也有不少动物对王位早有异心吧。

“拉恩,和你说了多少次了,卡皮已经长大了,我相信它有能力保护动物们幸福的生活,况且我们家族的规矩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都老了,迟早它是一个人要来抗这个重担的。”安森在说这话的时候,正好看见了卡皮一脚射门,球进了。

拉恩转过头来,眼泪忍不住的留了下来。或许,作为虎王家族的一员,你的出生就注定了一份责任。无论怎样,它也只能祈祷孩子安然无恙的生活一辈子。

“好了,别哭了,待会让卡皮看见,还以为我又欺负你呢。”安森走过来擦干了拉恩的眼泪,然后轻轻的抚摸着它的脸。

庄严豪华的宫殿之内,来来往往的动物相互问好祝福。

黄豹里斯和豺狼仁义已经好长时间没见了。它们分守森林的一南一北,可谓是王国的支柱。

里斯说:“仁义兄,今天是小王子卡皮的周岁生日宴,也是它继承王位的大喜日子,你我今天好不容易难得清闲,可要不醉不归哦。”

仁义皱了皱眉:“里斯兄,我们北边不像你们南边那样,从来没有酒喝,不知今天国王的酒管不管饱呢。”

它们的眼睛同时看向坐在皇位的安森。安森的脸喜笑颜开,乐的合不拢嘴的说:“管饱,管饱。”然后它们一起大笑。

已经到时间了,可是卡皮还没有来。

“真是贪玩的孩子,不像话。”王后拉恩对着殿下的文武大臣抱歉的说。其实她是想让大臣们原谅卡皮的顽皮。

“王后见怪了,小王子顽皮大家都早知道了,它还只是一个孩子吗。”说话的是狮子元帅哈坤。

拉恩刚想说什么安森就朝她使了个眼色,然后对着站在旁边的黄昼说:“黄总管,去看看小王子,让它赶紧过来,别耽误了吉时和冷落了大臣们。”

黄昼应声刚要出大门的时候,卡皮,黄汉,旧生满头大汗说说笑笑的冲了进来。

“妈妈,你也在啊。”黄汉在看到黄昼的时候抱紧了她大声的喊道。平日里妈妈总是很忙,一个星期下来也只能碰到几次。

“别胡闹,虎王在上面呢,还不赶紧前去跪拜。”黄昼的脸色有点发黄。

“参见虎王。”黄汉和旧生在行完礼后分别站在了它们妈妈和爸爸的身边。

“黄总管,安将军你们的孩子好生威武,将来一定是我儿最勇敢的将军。”安森看着黄汉,旧生,为卡皮高兴。

“多谢虎王夸奖。”安雀,旧生,黄昼,黄汉四人同时谢礼。

这时候的卡皮已经顽皮的在拉恩的跟前玩闹,好像即将举行的生日宴会和继承王爵之位与自己无关。拉恩平时宠惯了卡皮,实在不忍心说什么,任凭卡皮胡闹。

安森怒了:“卡皮,越大越不像话,大臣们已经等你很长时间了,还不赶快像各位大臣谢罪。”卡皮也被爸爸的威严吓破胆了,赶紧下殿在每一位大臣的跟前鞠躬道歉。

殿下的每一位大臣对安森的做法感动至极,在它们的心里对安森的敬意更上一层楼。

“卡皮,父王现在就在众大臣面前将虎符交给你,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们秦巴森林下一任的国王了,你要保护你的子民,幸福安康。”安森看着卡皮,年少的脸,单纯的脸。

“爸爸,儿子还小,还想多玩几年了,你现在又不老,干嘛要将位子传给我啊。”卡皮的一番话让各大臣面面相觑,只有元帅哈坤的脸上露出一幅得意的笑容。

“混账东西,我们虎族历来的规矩你又不是不知,怎敢公然在大堂之上污蔑族中之法。来人,将它拖出去重大二十打败。”安森的话让拉恩慌了,从小到大,别说打孩子了,就是小小的呵斥都没有。

她赶紧跪下替儿子求情的说:“虎王,看在它第一次犯错的份上就饶了它吧。”

众大臣也都跪在地上替卡皮求情:“虎王,就饶了小王子吧。”

这是卡皮长这么大来第一次看见爸爸生气,或许,年幼的心里,还不知道什么是责任吧。

“卡皮,你听着,这虎符是我们王国最高权力的象征,有了虎符,你就可以派遣兵马,保佑我们王国的其它动物。谁持有虎符,谁就是我们王国的统治者,你可要保护好它了。”安森的心里在卡皮接过虎符的时候,如释重负,现在,它也可以好好的和拉恩享受晚年生活了。

卡皮站在大殿的中央,举起虎符。众大臣跪倒在地齐声喝道:“恭喜小王子继承正统,保国安民。”

这一瞬间,卡皮长大了,它自己这么认为的。黄汉,旧生看着夕日的玩伴此时威风凛凛,在内心里为卡皮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