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阅读网

无广告免费公益阅读网

森林王卡皮成长记 卡皮逃亡之豺狼仁义

作者:杨黯然  日期:2020-07-13

四川眉山的小相岭,树木葱郁,两边全都是悬崖峭壁,只容两个动物并肩穿过。

里斯早在三天前就起兵秘密朝着小相岭进发,此时它已经带着队伍埋伏在小道的两边,等待着卡皮它们经过。

此时的里斯,陷入了自己的迷茫。哈坤继承王位以来处处打压、削弱自己的力量。明正自接替南王后,就开始了大张旗鼓的改制和笼络人心,从前自己的立法和金库也被它可恶的洗劫一空。这次它出兵围堵卡皮它们,明正竟然明目张胆的克扣它的粮饷。里斯想过带着自己的军队离开秦巴森林另谋生路,可是,自己的家属全都被哈坤牢牢的掌握在手里,让它不得不有所顾虑。它也想过和哈坤一样谋反,可自己的实力和哈坤比起来简直就是杯水车薪。

一肚子的怒火全都挤压在里斯的胸口,随时都会喷发。

“将军,我们要在这里埋伏多久?”里斯的副将里桂看着里斯写满忧愁的脸问道。

“最快也要明天,它们要是行动缓慢的话就可能要等到后天了。”里斯皱着眉头,秦巴森林的冬天已经来临了,林子里温度在零度以下。想到这些,里斯就更加来气,明正扣了自己的军饷士兵们用野果充饥也就罢了,它却连士兵们的棉衣都克扣了下来,这不是逼着它造反吗?

“可是将军,士兵们都在抱怨,夜晚的气温会更冷,它们还能抗的住吗?”里桂明明知道里斯会生气,但它却不得不说。它是一个爱兵如子的鬣狗,所以它必须替它们讨要点什么,哪怕一点点的安慰都行。

“那你让我怎么样,造反吗?你别忘了,我们所有的家属都在它的手里。”面对里桂的质问,里斯只能把皮球踢回去,它实在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

黄汉自从和旧生分别以后,就命令士兵们连夜赶路。它对于进藏的道路非常的熟悉,这也是它爸爸还活着的时候经常讲给它的,所以它更知道抢先通过盲肠山林对于它们这次转移的意义。

在里斯到达眉山小相岭的时候,黄汉已经带着队伍通过小相岭两天了。黄汉把士兵分为两队,一对继续赶路,一对留下来接应卡皮和旧生,如果它们还活着的话。

卡皮和旧生在相遇的第一个晚上后终于逃出了哈坤士兵们的搜索范围。

“王,我们安全了。”死里逃生的感觉,让旧生感慨万千。

“是啊,我们安全了。”卡皮的心里何尝不是这样想。

“王,我们也要向南走吗?”刚还沉浸在喜悦之中的旧生,对于未来的逃亡又有了新的烦恼。

“是的,我们也朝南。”卡皮看见了一个山洞,朝着洞里走去,旧生紧跟在后面。

“哈坤也已经算准了我们朝南,会不会在半路伏击我们呢?”旧生担心的问道,同时看着卡皮朝着洞里走去,更是疑惑,为什么不赶路了呢?

“肯定会的,以我对哈坤的了解,而且绝对不是一次伏击。”卡皮看了看洞里的环境,高兴的说:“这个山洞绝对是一个睡觉的好地方,没有人能够发现。

“王,我们已经逃出了包围圈,白天趁着光好赶路啊。”旧生有些生气,这个时候卡皮还想着睡觉的事情。

“旧生,这一路你也辛苦了,好好的睡一觉吧。”

卡皮的话让旧生急了:“王,我们还是赶路要紧。”

卡皮躺在地上说:“旧生,你应该好好的想一想,现在哈坤肯定早已经派队伍赶去埋伏了。我猜的没错的话,离我们最近的伏击点就在眉山的小相岭,此地十分凶险,我们要冲过去简直是做梦。”

“那我们怎么办呢。哈坤的搜索队伍肯定会向前推进的。”

“超出王林,搜索队伍肯定不会在向前,哈坤一定会认为为们朝着它的伏敌圈逃走。此地距离小相岭也就两天的路程,但小相岭的气温和这里就是千差万别了,即使士兵们穿着棉衣,最多也只能挺住六天。”卡皮有些渴了,旧生寄给它水壶。

“所以,我们只要第七天通过就不会遇到伏击了。这也是你为什么不愿意白天赶路的原因。”旧生拍了拍自己的脑门,彻底的觉悟了。

里斯的队伍还在守着小相岭,今天已经是第六天了,早上的时候竟然下了雪。这几天除了有猎人通过以外,那里能看到卡皮一等人的踪影。

“将军,在这样下去的话,没等到卡皮它们,我们就要冻死在这里了。”这几天里桂一直在抱怨,劝里斯早点撤兵归去。

“那就传令撤吧。”里斯的话让里桂跳了起来,它没等里斯在说什么,已经传令去了。

里斯心里的底线,和卡皮想的一样,最多只能守六天。哈坤给自己的命令是削弱卡皮的有生力量,但卡皮它们根本没有经过,自己一点责任也不用付。

它的心里,更希望卡皮完好无缺的活着。这样自己留在秦巴森林,就有用处,哈坤也决不会对自己做什么过分的事。

黄汉它们还在坚持着,它们忍受着身体的极限挑战。有探子前来报告:“黄队长,里斯它们已经撤了。”

黄汉笑着说:“里斯的忍耐力实在让人佩服,它的队伍可以穿着单衣在这里坚守六天,实在了不起。”

“黄队长,那我们呢,还要等吗”探子问道。

“等到明天天黑,要在见不到王我们就南撤。”黄汉下定了决心,它知道卡皮和旧生活着的希望越来月渺茫了。它要带着队伍离开,活着离开秦巴森林。

守在大渡河的仁义有些着急了,哈坤写给自己的锦盒上明明写着最迟三前天应该到达了,来来回回的探子却始终没有得到卡皮它们的任何消息。

就在这时,一个探子飞快的跑了过来:“报,将军。里斯它们已经退了,另外我们还发现了两支队伍,一支朝西南角进发,一支还守候在距离眉山小相岭五公里的林子里。”

“里斯能坚持这么多天倒出乎我意料,西南方向的队伍竟然绕道重庆而过,这肯定是卡皮的迷魂药,它必经还会从大渡河入藏。至于留下来的队伍,自然是为了接应卡皮。我们就平心气和的在这里等,定会有收获的。”仁义的老谋深算实在让人佩服,怪不得它会有“赛诸葛”的称号呢。诸葛就是此时成都城孔明,他带着队伍出城,准备第三次伐魏。

在快要到达小相岭的时候,旧生忽然停住了脚步。

“旧生,怎么不跑了,今天我们就能穿过小相岭了。”卡皮看着旧生,它的脸上分明是愁眉苦脸。

“王,还是我先闯过去吧,如果没有伏击你在过来,如果有那么你千万不要来救我,往回撤。”旧生实在是良苦用心,令卡皮感动不已。

“旧生,我们是好朋友,好伙伴。不求同生,但求同死,谁都不要丢下谁,好吗?”卡皮的话也让旧生感动,它使劲的点头,不争气的眼泪在这个时候顺着红红的眼圈流了出来。